第154章 凄然泫然-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154章 凄然泫然

    突然之间,传来嘤嘤低泣之声,我扭头一看,原来是妮子忍不住哭了起来。

    听何队开始谈论康伯父康伯母的时候,妮子是凄然欲泣。听何队谈到一半的时候,妮子是泫然欲泣。听到后来,妮子再也无法忍受,失声啜泣起来。

    妮子这一哭,何队愣了一愣,不忍心再说下去了。

    我忙低声劝道:妮子,你镇定点,不要哭,何队还没有说完呢。

    妮子忙忍了几忍,但终是忍不住,忙抬手捂住嘴,但敲心震肺的嘤嘤低泣之声仍是从手指缝里传出来。

    我忙又劝道:妮子,快别哭了,我们现在不是正在想办法嘛

    没想到我这一劝之下,妮子哭的更厉害了,不但泣不成声,连秀肩都不住抖栗起来。

    我顿时有些无所适从起来,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何队道:大聪,我想单独和你说几句话,让你女朋友先回避一下好吗

    何队不愧是个刑警队长,对人的心理把握的极其准确,妮子听到康伯母的情况如此糟糕,将心比心,她再也无法忍受从而痛哭流涕起来,这种时候让她回避一下是最好的办法了。何队话是对我说的,实际上更是让妮子听的。

    我忙起身将妮子扶起来,趴在她耳边轻声道:妮子,你先出去一下,何队有话和我说。

    妮子点了点头,用手抹了抹泪,转身向外走去,我将她送到外边屋里,让她坐在沙发上等我。当我返回来的时候,何队示意我将门关上。

    我将门关好后,又坐在了沙发上,着急地问:何队,这件事该如何办理才好如果再这么拖下去,把我们也会拖垮的。

    何队长叹一声,道:急也没用,这种事急不得,只能是慢慢来。

    何队,我现在连班也没去上,就为了等你回来,商量一下这件事该怎么办才好。

    大聪,我下了飞机,并没有直接回队里,而是先找到了我们市局预审处咳咳

    何队说到这里又突然咳嗽了起来,我忙端起他床头上的那杯热水递给他,他喝了几口方才慢慢止住了咳嗽。

    说句真的,我现在真的不想再让何队多说一句话了,这发烧咳嗽的滋味我也亲身经历过,实在不好受。但又不能不让他说,不由得心中更加歉然起来。

    我到预审处就是去咨询康伯母的情况咳

    听到这里,我顿时一怔,不明白何队怎么到预审处去咨询康伯母的情况了但何队说到半截子又咳嗽起来,我不解地看着他,又不忍心催问他。

    他举杯又喝了口水,吞了几口唾沫,这才又道:预审处里有我们市局最好的心理学专家,我去找他就是为了咨询康伯母的病情。

    听到这里,我才明白过来,忙点头道:嗯,何队,你考虑的很是周到。

    在乌鲁木齐时,我曾多次问过康伯父,康伯母住院治疗了那么长的时间,她的病情为何还是时好时坏康伯父告诉我,医生的诊断是由于女儿的突然离世对她打击太大,导致精神崩溃,神情恍惚痴呆,用药物治疗效果微乎其微。我这才想到去咨询了我们市局的心理专家,与心理专家探讨了一番

    哦,探讨的结果怎样

    咳咳

    何队,你慢点说,别着急,你又咳嗽了

    心理专家告诉我,只有一种情况,才能让康伯母彻底好起来。

    什么情况

    就是让康霄茗复活。

    操,这不是胡扯吗阿花要是能够复活过来,也就没有这些愁人恼人的事了。妈的,什么狗屁专家

    听何队说他们市局心理专家竟给出了这么个馊办法,我禁不住破口大骂起来,气的呼呼直喘粗气。

    何队冲我摆了摆手,说:大聪,稍安躁,你听我把话说完。

    嗯,好,何队,你说。

    别说你生气了,当时我听完心理专家的话后,我也差点开口骂他,但人家能这么说,的确是从理论上来说的,虽然不切合实际,但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才能有点希望让康伯母的病情好转过来。

    说是这么说,但他这办法,就是胡诌八扯。

    大聪,不能这么说,今天要是你自己来,这些话我根本就不会和你说,我只会劝你不要再抱有任何幻想了,更不要再去努力了。

    听到这里,我更加不解起来,怔怔地看着何队。

    因为我看到你女朋友后,我才想把这些话单独告诉你,和你商讨一番。

    哦为何

    大聪,我这是日次见到你女朋友,乍一看去,你女朋友真的和康霄茗很像。

    嗯,是有点像。

    不是有点像,而是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