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酸梅汤-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二一、酸梅汤

    酒楼的大堂经理认识李满江大哥,立即派迎宾车队的一个司机把我送回去,满江哥和冯文青也非要一起去送我,被我坚决制止了,不是怕劳师动众,而是怕丑丢大发了。

    当车子驶上公路,老子再也无法忍受了,隔着车窗将呕吐物喷到了马路上。

    后边的车上传来一连串的骂声,估计是那些污秽之物被风刮到了后边的车上。

    酒楼迎宾车队的司机很是负责任地把我送到了家,并给我将空杯子倒上水,看看我没有别的事了,才礼貌地走了。

    这是老子在外吃饭第一次享受到这么周到的服务。

    那个司机一走,老子躺在床上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中了,乖乖龙的东睡的一塌糊涂。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睁眼一看,窗外的天色已经亮了。

    这是谁一大早来敲老子的门啊,烦不烦啊。边嘟囔着边揉着惺忪的双眼去开门。

    房门打开,只见冼梅风风火火地站在外边,她人还没进屋,就嚷嚷上了:臭小子,给你发短信你不回,给你打手机你也不接,到底怎么回事

    晕,这丫说得我一头雾水。急忙又揉了揉双眼,才道:没有啊,我真的没有听到。

    边说边回身去拿床头橱上的手机。这一拿起手机来一查看,顿时傻眼了,只见有十多条短信和八个未接电话,全是她的。

    我立即就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嗫嚅地说:昨晚喝多了,睡的太沉,没有听到。

    你尽干这种没脚后跟的事,你快把我急死了。她边说边挥动手臂,粉拳在我背上轻轻打了几下。

    打了几下之后,她又埋怨道:不是早就告诉你,让你少喝吗你的酒量不行,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

    阿梅,昨晚喝的那场酒,是我有生以来最痛快地一次,也是喝的最认真的一次。我边说边回味着昨晚喝酒的情形,仿佛仍然沉浸在那种兴致昂然的气氛中。

    哎哟,都喝成这个样子了,怎么还这么陶醉啊冼梅不相信地问道。

    我只好将昨晚在醉月楼喝酒的经过大致给她讲了一遍。

    听完之后,她咯咯地娇笑起来。笑了一会,紧皱眉头,用手在口鼻前使劲扇了扇,说道:满屋子的酒味,真难闻。边说边扭身去打开了窗户。

    她俏皮地问我:吐酒的滋味好受不好受

    吐起来是不舒服,但以后遇到这种氛围,我宁肯吐酒也要喝个尽兴。

    驴叫不改,快去刷牙洗脸,我们去吃早饭。

    我洗漱完毕,问道:阿梅,我们到哪里去吃早餐。

    我们到肯德基去,那里的酸梅汤能醒酒。

    呵呵,还是我老婆疼我。

    滚,谁是你老婆,不害臊。

    到了肯德基,在开吃之前,冼梅就让我先喝酸梅汤,喝了一口,酸的我龇牙咧嘴,td,这东东怎么这么难喝我只好将它放在了一边,连吃了两个汉堡包,将肚子填的满满的,这才感觉有些舒服了。

    当冼梅再让我喝酸梅汤时,我有些犯难起来。

    阿梅,这个东东喝起来怎么比醋还酸我真享受不了这个味道,我不喝了。

    不行,喝下去你就不会倒醉了,快喝。

    真得太难喝了。

    难喝也得喝。

    d,这丫又和老子任性了。我只好皱眉咧嘴,就像喝穿肠毒药般把这杯grd酸汤喝下去。

    如释重负般长舒了一口气,将空杯子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

    刚裂开嘴笑了笑,冼梅咚的一声又将第二杯酸梅汤放在了我的面前。

    干吗阿梅,你想酸死我

    嘿嘿,今天就让你吃醋吃个饱,把这杯也喝了。她强忍住笑调皮地嘿嘿说着。

    你饶了我吧,刚才那一杯已经是光屁股爬雪山了,再喝这杯岂不是下冰雹过草地了。

    少来,快喝,听话。少来二字强硬,快喝二字更加强硬,听话倏地变得极其温柔。这么一来,让老子的心忽地从大凉变成了大热。

    听话嘛,快喝。

    我晕,这丫开始撒娇了,我最受不了她这一招了。

    我只好又端起了这第二杯,心中连骂了几个狗日的酸梅汤,才屏住呼吸喝了下去。

    没过一会儿,我感觉身上微微冒汗,肚中舒坦无比,全身的筋骨都像舒展开了一般,说不出的畅快惬意。

    小样,怎么样呀现在是不是舒服了冼梅看着我俏皮地问。

    嗯,也别说,这酸梅汤还真解酒,这才多大会儿,就发挥作用了,呵呵。

    让你喝就像害你一样。走,快到上班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