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康警花的姑姑-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170章 康警花的姑姑

    驶离了烈士陵园,拐上了另一条路之后,何队道:现在离烈士陵园远了,可以拉响警笛了。

    何队边说边腾出左手来将警笛放在了车顶上,忽地一下拉响了警笛,刺耳的警笛声音传来,让人心里发毛,但同时车速更快了起来。

    我道:何队,拉响警笛,我们的车速更快了。

    嗯,只能这样了,看能不能追上他们。

    我本来想问省厅和市局的领导怎么会陪着康伯父康伯母一块去机场但看到何队集中精力开车,不敢再开口和他说话了。

    突然之间,何队剧烈地咳嗽起来,我顿时想起何队的感冒发烧可能还没好,忙问:何队,你的病好了没有

    高烧退下去了,但还有点咳嗽,不要紧的。大聪,不要和我说话了,我要集中精力开车。

    嗯,好。

    由于警笛不停地响着,前边的车也在不停地让道,何队将车开得飞快,我坐在副驾驶座上,用手紧紧抓着扶手,扭头看了看坐在后排座的妮子,妮子也是有些惴惴不安,我冲她笑了笑,意思是让她放心,这毕竟是警车,开的再快也不要紧的。

    很快,驶上了去机场的高速公路,何队仍旧让警笛响着,警车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在高速公路上狂奔。

    妮子不停地抬起手腕看表,秀眉蹙了又蹙,我现在连时间也不敢看了,只希望在康伯父康伯母的航班未起飞之前能够赶到机场。再急也没有用,路程摆在那里,车子再快,也得要有个时间过程,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一路警笛鸣响,一路飞速狂奔,终于赶到了机场。警车无论到了那里,都能享有特权,机场保安也不敢阻拦,杂牌军见到正规军只有让道的份,何队直接将警车开到了候机大厅的门口。

    跳下车子,妮子道:还差十分钟六点。

    我们匆忙拔步向里狂蹿,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我们来到了候机大厅。电梯人太多,我们又顺着楼梯跑到了楼上,何队看了看航班的显示,忙道:坏了,他们已经登机了。

    何队带我们快速跑向检票口,一问之下,康伯父康伯母乘坐的那架航班,乘客都已经上机了。检票人员指了指停在跑道上的那架飞机,说:就是那架飞机,马上起飞。

    检票人员的话音未落,我们就看到那架飞机已经缓缓启动了。我们忙来到落地玻璃窗之前,那架飞机已经在跑道上加起速来,很快,飞机昂头飞向了天空。

    灰心丧气,失望之极,我和妮子对望着,很是焦急无奈。何队着急地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对我们道:大聪,我去问问省厅和市局的领导。说着转身匆匆向不远处的贵宾室走去。

    十多分钟后,何队回来了,他垂头丧气打不起一点精神。

    何队,怎样

    康伯父康伯母的确是坐了刚才的那架航班走了,我们总是晚了一步,唉

    你见到省厅和市局的领导了么

    见到了,我们市局的局长和我交谈了一会儿,他们现在已经回去了。

    怎么没有见到他们出来

    贵宾室里有直通楼下的专用电梯,他们从那里下楼的。

    我点了点头,禁不住又问:何队,怎么省厅和市局的领导都来了这也太隆重了吧

    大聪,你不知道,之所以这么隆重是因为康霄茗的姑姑。

    康霄茗的姑姑

    对,康霄茗的姑姑是公安部某局的领导,她这一出面,省厅和市局的领导就得陪着。

    听到这里,我大吃一惊,因为我从来没有听康警花和我说过她还有这么一个姑姑,况且康警花牺牲的时候,她这个姑姑可是从来没有露过面。想到这里,忙问:何队,她是康霄茗的亲姑姑吗

    何队点了点头,道:是的,是康霄茗的亲姑姑。她这两年一直受公安部派遣援外,前几天刚从国外回来,她回来后,先到乌鲁木齐看了看哥嫂,随后带着哥嫂来这里看望康霄茗,不然,康伯父和康伯母也不会这么急匆匆地来了又接着回去了。

    听到这里,我和妮子终于明白过来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何队,他们昨天是什么时候到的

    昨天上午就到了,一直住在省公安厅招待所里。今天下午他们去烈士陵园时,要不是文秘书悄悄打电话告诉我,这件事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市局的领导也是今天中午饭前时才接到通知的。唉,康伯父康伯母之所以没让人通知我,他们可能就是怕我知道了会告诉你们。何队说着不由得难过起来。

    我和妮子则更加难受哀愁起来,康伯父和康伯母躲何队是假,他们真正躲的是我和妮子,想到这里,我难过的差点掉下泪来,扭头一看,妮子早已是泪水涔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