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苦寒地带-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175章 苦寒地带

    不到中午,飞机稳稳地降落在了乌鲁木齐机场。

    昨天和何队分手之际,何队叮嘱我们,由于康伯父康伯母晚上刚到家,我们第二天就跟着飞了过来,一定要给两位老人留出充足的休息时间来,不要急着进门。我和妮子在飞机上已经商量好了,到达乌鲁木齐之后,先在康伯父康伯母家的附近找个地方住下来,不能提着行李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两位老人面前,免得更加刺激两位老人。

    临从机场出来时,我和妮子又各自武装了一番,妮子全身皮靴皮裤貂皮大衣外加皮帽,我穿的也是很厚犹如大熊猫,双双又戴上了厚厚的皮手套,这才向机场外走去。

    虽然提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从乌鲁木齐机场出来后,顿时感到格外的寒冷刺骨,从嘴里哈出来的热气几乎瞬间就能凝结成冰。这里的气温比我们那里足足低了十七八度,真的是个苦寒地带。

    正在行走着,妮子突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我忙伸手扶住她,问道:妮子,你怎么了

    她忍不住秀眉紧蹙,低声回道:怎么从机场出来后,我的腿就格外的疼啊

    我微一沉吟,道:这里的气温比我们那里低多了,可能是过于寒冷的原因,我们尽快找个地方先住下来。

    妮子点了点头,突然之间,我提着皮箱的手指也感到有些刺疼,不由得腾出手来活动了活动,虽然戴着厚厚的皮手套,但仍是止不住地疼,疼的地方恰恰就是我骨折过的地方。

    妮子看我呲牙咧嘴地倒抽凉气,忙问:你这是怎么了

    我的手指也疼起来了。

    看来可能真的是过于寒冷的原因。

    呵呵,你的腿疼,我的手疼,那肯定就是过于寒冷的原因了。我的手伤和你的腿伤,都是在大峡谷落下的,要不是因为大峡谷,我们也来不到这里,嘿嘿

    妮子抿嘴笑了起来,道:这是让我们重温过去,不要忘记了大峡谷,让我们好好地珍惜现在

    对,妮子,你说的很对,呵呵

    又走了一段距离,我和妮子打了辆出租车。上车之后,我对出租车司机说:请到人民公园。

    因为康伯父康伯母的家就在乌鲁木齐人民公园附近,到了那个地方后再按照何队写下的具体家庭地址去找。

    苦寒地带容易下雪,而且一下还是鹅毛大雪,现在虽然没有下雪,但道路两旁依稀能看到不少的积雪。

    出租车载着我和妮子,历经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终于来到了乌鲁木齐人民公园。

    出租车司机将我和妮子送到了人民公园的门口,下了出租车之后,看到公园的门口都挂上了大红灯笼,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我忍不住问:妮子,今天是什么日子,这里怎么挂上大红灯笼了

    笨,这不是马上就要过春节了嘛。

    我顿时恍然大悟过来,呵呵笑道:对,我都把春节快给忘记了,嘿嘿

    笑完之后,我的神色突然之间凝重起来,从凝重又变得黯然神伤起来,透过公园大门,看着公园内部的景象,心想:阿花的家就住在这附近,阿花从小在这里长大,这个公园她肯定来过无数次。这么想着,仿佛看到阿花正笑容灿烂,婀娜多姿,俏皮可爱,珊珊作响地迈着轻快的步子从公园内向我走来

    我急忙痛苦地闭上眼睛,不敢再往公园里看了,忙伸手拉着妮子走开。

    在公园附近看了几家旅店,最后选了一家档次高点,条件好点,暖气十足的旅店住了下来。

    现在中午一过,我和妮子都是饥肠辘辘,住下之后,进入房间将行李放下,便到外边吃午饭。

    乌鲁木齐这地方,店面的招牌大部分都是用双语写的,汉语和维吾尔语,多亏有汉语,不然,我们是真的看不懂。在这里,大部分人说的也是汉语,还是算比较标准的普通话,最起码比我说的要标准很多。

    我和妮子选了个干净点的饭馆,每人喝了碗香气扑鼻,酸辣可口的粉汤,又吃了几个带有芝麻的馕。粉汤和馕是这里的特色食品,来到这里要入乡随俗,不可不好好品尝一番。

    新地方新气象带给我的新奇之感,并没有让我高兴多长时间,坐在这饭馆里吃饭,不由得想到:阿花以前是不是也来过这个地方是不是也是如此坐在这里喝这粉汤吃这香馕边想边左顾右盼,仿佛在寻找阿花的影子。

    如此一来,我变得更加黯然神伤起来。越是黯然神伤越是难过,但又不能对妮子明说,只能独自苦撑苦熬,这种侵心蚀骨的难受滋味当真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