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到外地培训-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二三、到外地培训

    刚刚从李感性办公室出来,就接到了李满江大哥的电话。

    大聪,昨晚没事吧

    满江哥啊,你好我没事。

    没事就好,我直担心你喝多了。

    没事的,我一大早就来上班了。满江哥,昨天和你喝酒聊天太舒坦了,呵呵。

    哈哈,抽空我们再聚。你好好工作吧,我要去上课了。再见

    再见

    真不愧是老大哥,对小弟很是关心,让偶很是感动。

    临近中午吃饭时,李感性又把我叫了过去。

    大聪,本想中午和你出去找个清静地方,单独吃顿饭好好聊聊。

    干啥杏姐,你要和我吃分手饭我急切地问道。

    咯咯,你这臭小子,你想到哪里去了只是想和你说说话,解解闷。

    哦,是这样啊登时放下心来呵呵,好,我们两个中午出去边吃边聊。

    吃不成了,也聊不成了。

    咋了

    行领导刚刚通知我,说有个培训,点名让你去。

    我让我去培训什么培训

    是啊,这次培训是到外地去,是职业素养提升培训。

    到哪里去

    培训基地。

    怎么去那么远去培训多长时间

    至少半个月。

    不去行不

    行领导点名让你去,不去是不行的。

    为什么非要点名让我去

    我估计就是那个奖励的事闹的。

    奶奶地,是不是嫌我在这里碍事啊

    你就不要多想了,正好借此机会出去散散心,不是更好吗

    说得也是,但我舍不得离开你和,舍不得离开你啊nnd,险些说成舍不得离开你和冼性感。

    年纪轻轻的,不要那么儿女情长的,要多考虑考虑事业。这种培训机会不多的,别人想去还去不了。

    嗯,我听你的,什么时候去

    下午一点半出发,统一到上级行乘班车去。

    说来就来啊,总的让人准备准备啊。

    没什么准备的,带上几身换洗衣服就行了,培训基地里生活设施很全的。

    那好,我回家去带点衣服去。

    嗯,现在就回去收拾吧,你一点半之前赶到那里,别误了班车。

    好的,杏姐,我要和你分开半个月了,临走之前,让我亲一口。

    滚,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鼓捣这个,快去吧。

    嘿嘿。

    我回到办公室,从飞鸽上告诉了冼梅我要去参加培训这件事。

    怎么这么突然啊

    估计还是因为那奖励的事闹的。

    他们怎么这么不要脸一群王八蛋。

    冼梅也舍不得和我分开,因此一听这事,不由自主地骂了起来。

    阿梅,你和我回家去吧

    不行啊,中午我得回我爸妈那里去,我大姨妈下午两点的飞机,我得去送她。

    日,又是可恶的大姨妈。

    中午下班后,冼梅急匆匆地开车把我送回去,又急匆匆地走了。

    d,连嘴都没有亲上一个,这可恨可恶的大姨妈。

    我回家吃了几口面包,将换洗衣服,牙刷牙膏毛巾,水杯装在旅行包里。

    一点多钟我就出门下楼了。

    到了上级行办公楼前面的空地上,一辆凯斯鲍尔豪华大客车停在那里。

    已有不少人坐在车上了,还有一些人陆陆续续地正在上车。

    参加培训的这些鸟人,虽然都是本行系统的,但老子几乎都不认识。我们支行里就来了偶一个。

    我上车之后,来到最后一排,找了个角坐下,掏出耳机听手机上的歌。

    一点半准时开始点名,此次培训的总联络人是个女的,点名的也是她。

    这丫个头足有一米七,上穿一件红色上衣,下穿一条牛仔裤,脚蹬一双白色旅游鞋。身材挺拔苗条。梳着一个马尾辫,戴着一幅眼镜,苹果脸蛋,肤色白皙。嘴唇厚而圆润。人显得既干练又文静。

    这丫一开口讲话,让我不由得坐直了身子,对她格外注目起来。

    这丫说话语速很快,吐出来的字一个个就像爆豆子般嘎嘣脆,并且声音很高很尖很细。猛一听很不舒服,聒噪的耳根子都直颤,需要听一会儿才能慢慢适应过来。

    当她点到我的名字时,我铆足了劲,故意提高嗓门大大地应了一声到,这倒使尖声高腔的她愣了一下,惹得全车的人哄堂大笑。

    这丫停顿了一下,狠狠地白了我一眼,这才接着又往下继续点名。

    点完名之后,有一个人还没来。她很是气恼地掏出手机按照花名册上登记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一接通,她立马皱眉恼怒发起火来,嗓门很大,声音更高更尖了:你是不是要去参加培训的你怎么还没来通知上不是说的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