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饱经沧桑的凄惨-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184章 饱经沧桑的凄惨

    看着躺在床上静静休息的康伯父康伯母,看着他们花白的头发,看着他们饱经沧桑的凄惨样子,我心中极度难受,小眼顿时湿润起来,那个女医护人员轻声问道:你要找的是不是他们

    我忙点了点头,使劲眨巴眨巴小眼,对她低声道:我找的就是他们,我想进去和他们说句话,行吗

    你明天再来不行吗

    我先进去和他们打个招呼,告知他们我到了,你做好事就做到底吧拜托你了

    好吧,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她边说边轻轻推开了门,率先走了进去,我想紧跟在她身后进去,但双腿却是沉重的迈不动步子,呼吸似乎真的要窒息了。

    女医护人员穿着的鞋都是那种不发出脚步声的软厚底海绵鞋,她走进去之后,回头一看我没有跟进去,很是吃惊地看着我,不明白我到底在干什么。我不是不想进去,只是心情过于沉重,导致双脚犹如钉在了地上一般,我不敢再有任何停顿,忙迈步走了进去。

    康伯父缓缓地睁开了眼,女医护人员轻声对康伯父说:有人来看望你们了她说完这句话后,看了看我,转身轻飘飘地出去了,轻轻地带上了房门。

    屋中沉寂无声,康伯父用陌生的眼神看着我,足足过了十多秒钟,开口问道:你是谁声音很是低沉。

    我忙说道:康伯父,我是吕大聪我的声音极度发颤,心中难过之极,努力忍着没有让自己流下泪来。

    康伯父听到我是吕大聪后,眼中放光,颇感惊讶,欠了欠身子,抬起了头,瞪大了眼睛仔细看着我,我忙将头上戴的棉帽摘下来,康伯父这才认出了我,颤声问:你怎么来了啊你怎么来了呢老人仍是无法相信他眼前站着的就是吕大聪。

    他说着就要挣扎着身子坐起来,我忙走过去,伸手搀扶着他,并伸手拿起床头凳上放着的他的外套,给他披在身上,老人看上去很是疲惫,他靠在床头上,仍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我,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轻声说道:康伯父,我是今天到的。

    老人仔细端详着我,眼睛忽地湿润起来,喉头颤动,难过的说不出话来了。

    就在这时,一声轻呼传来:是谁来了

    康伯父和我都扭头看去,只见是康伯母也已经幽幽地睁开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我忙走上前去,说道:康伯母,是我,我来看您和康伯父了,我是吕大聪。

    康伯母声音忽地提高了起来:你是谁你是吕大聪

    嗯,是的,康伯母,是我。

    康伯父也道:老伴,真的是吕大聪来了。

    康伯母睁大眼睛看着我,她的眼睛很是浑浊,她欠起身子将头靠在床帮上,显得很是有气无力,她的眼神很是迷茫,嘴唇不准颤抖,仔细地看着我,喃喃地道:真的是你,你啥时来的

    康伯母,我是今天到的。

    康伯母眼圈愈来愈红,眼中的泪光不住滚动,看了看康伯父,对我道:我们俩个也是昨天晚上回来的。

    我轻声回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是昨天回来的

    我的话还没说完,康伯母再也忍不住呜呜失声痛哭起来,她这一哭,康伯父也发出了呜呜的低哭声,我一直忍着没有让自己掉泪,看到两位老人难过痛哭的样子,听着两位老人撕心裂肺的哭声,我再也忍不住了,噼里啪啦地掉起了眼泪。

    康伯母泣不成声地说:大聪,大聪

    我忙点头应着,但康伯母却又哭道: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我再也见不到她了,呜呜

    康伯母的这番话,犹如催泪弹,使我也险些哭出声来。看着康伯母如此痛不欲生的悲惨神情,我有些惶恐起来,害怕她哭昏过去,不知道怎么劝她才好。

    康伯母泣道:我去看我女儿,她也没有跟着我回来,不知道她现在回家了没有可别让她饿着肚子,这天太冷

    晕,听着康伯母这么说,我顿时大吃一惊,虽然何队曾经告诉过我,康伯母有时候会神志不清。她开始说话的时候,神志很是清醒,但现在却变得语无伦次,估计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说者糊涂,听者迷糊。

    康伯父忙喊道:老伴,不要哭了,更不要说了。

    但康伯母却是不管不顾,仍旧哭哭啼啼说个不停。这时,房门忽地被推开了,那个女医护人员快步跑了进来,一看屋内情形,禁不住怒目横对着我,低问:怎么回事你怎么让患者哭了

    我难过地摇了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她道:请你快点出去吧,患者要休息。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我想对康伯母说句话,但她兀自在边哭边说,我只好对康伯父说:康伯父,你劝一下康伯母,别让她哭了,我明天再来看您们。

    我说完便在那个女医护人员的盯视下,向外走去,当我快要出门时,康伯母忽地一下坐了起来,问道:大聪,你怎么走了

    晕,没想到康伯母又忽地清醒过来了。我忍住悲酸,哑声低道:康伯母,我明天再来看您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