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促膝交谈-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189章 促膝交谈

    接下来康伯母更是忽而糊涂忽而清醒,一会叫茗茗,一会叫妮子,一会回到现实,一会回到过去,我心中不禁更加恻然难过起来。

    妮子也已经抬起了头,怔怔地看着康伯母不知如何是好。

    康伯父忙不迭声地说:让她冷静一会,让她冷静一会

    姑姑忙走上前去,伸手轻轻拽了拽妮子,妮子满面泪水地扭头看着姑姑,姑姑对她轻轻摇了摇头,妮子只好缓缓地站了起来,待要后撤离开,康伯母忽地伸手紧紧抓住妮子的手,不顾手背上打着的吊针,哭着说:茗茗,不要离开妈妈,睁着泪眼仔细看着妮子,忽地又道:闺女,不要离开我

    妮子只好站在那里,陪着康伯母掉泪。

    姑姑劝道:嫂子,你冷静点

    但康伯母根本就不管别人说什么,只是忽而清醒忽而糊涂地念叨着,边念叨边流泪,让人看着肝肠寸断。

    这时,医护人员快步走了进来,一看屋中情形,忙对我们道:来探视的人员请先出去一下。

    姑姑忙走上前去,将康伯母紧抓着妮子的手分开,对我和妮子使眼色,示意我们先出去,我和妮子先后从病房中走了出来。

    我和妮子又来到了内科病房大门外的连椅上,妮子的眼皮已经哭肿了,她仍是眼泪汪汪地不知所措。

    我柔声轻道:妮子,你首先要稳住,康伯母本身就一会清醒一会糊涂的,你一激动,她比你还要激动

    妮子抹泪点了点头,鼻音浓重地说:我没有想到康伯母的病情会是这么重

    过不多时,只见姑姑走了出来,我和妮子忙站起身,她走到近前,对我说:大聪,你进去吧,我和妮子说会话。

    嗯,好,姑姑,康伯母现在怎样

    稳定下来了,你进去后尽量先不要和她说话,让她对你们慢慢有个适应过程。

    嗯,我知道了。

    姑姑紧紧拉住妮子的手坐在了连椅上,低声促膝交谈了起来,我拔步向里走去。

    来到病房后,只见康伯母的眼皮红肿着,似乎睡着了。康伯父也是用一只手臂压在额头上,似乎是在闭目养神。我默不作声,悄悄坐在凳子上,守护着他们。

    过了好大一会儿,康伯父轻声对我说:大聪,你和妮子还是尽早回去吧

    康伯父,您和康伯母这样,我们怎么能忍心回去

    唉,我和你康伯母已经习惯这样了,你们就不要管我们了。

    康伯父,当务之急是您和康伯母先把身体调养好,其它的事咱们再慢慢商议。

    康伯父轻轻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了。

    又过了一会儿,康伯母缓缓睁开了眼,仔细辨认了会,发现是我,唉声叹气地说:大聪,你和妮子回去吧,我们不能给你们添麻烦的。

    我仔细看着康伯母,发现她此时很是清醒,一点也不糊涂,看来她只要冷静下来,神志就会清醒,只要一激动,神志就会糊涂。

    我轻声说道:康伯母,您不要说话,安心休息一会。

    康伯母想再说什么,但她连连摇头,很是难过地没有说出什么来,只好闭上了眼睛。过不多时,她忽地睁开眼睛,道:茗茗呢茗茗干什么去了她来了怎么又走了

    晕,狂晕,这才多大一会儿,她又糊涂起来了。

    康伯父道:老伴,你不要说话了,睡一会儿

    康伯母果真很是听话地闭上了眼睛,我愁苦地看着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彻底好起来。

    康伯父康伯母都不再说话了,似乎都沉沉地睡了过去。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听到房门被推开了,只见姑姑走了进来,我忙站起身,她轻声对我说:大聪,你先出去一会,我和我哥嫂说会话。

    嗯。我点了点头,向外走去,来到走廊,我看到妮子仍旧坐在外边的连椅上,我忙向她走了过去。

    我坐在妮子身边,问道:妮子,姑姑都是和你谈的什么

    姑姑和我谈了一个多小时,我们谈了很多,一些事我都和她说了,她也很是理解支持我们。她中午就得走,她要赶回北京去开会。她拜托这里的公安厅给派个人来照顾康伯父康伯母

    我忙道:妮子,我们来了就不要再麻烦人家公安厅的人了,你没和姑姑说

    说了,我和姑姑都说了,姑姑也不再让公安厅派人了,我们就在这里照顾他们直到出院。

    嗯,这样就好。

    姑姑现在进去做康伯父康伯母的思想工作了,她也希望能促成这件事,不然,她也不会安心的。

    我点了点头,想起我在屋时康伯父康伯母对我说的那些话,不由得犯起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