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凉争冰雪甜争蜜-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191章 凉争冰雪甜争蜜

    康伯母看康伯父失声哽咽起来,忙道:老头子,你别哭了,这事该咋办呢

    康伯父道:还是让人家回去吧。

    康伯母立即说道:嗯,我看也是,无亲无故,我们不能成为人家的累赘。

    我听到这里,大吃一惊,没想到我和妮子与他们相处了好几天,关系在一天一天地递进,两位老人仍是如此想法,忙抬起头来道:康伯父康伯母,咱们之间怎么能是无亲无故呢茗茗如果不牺牲,我早就是您们的闺女女婿了。没办法,康霄茗在我的心目中,我喜欢喊她阿花,但她的乳名则是茗茗,我说阿花,两位老人肯定不知道我说的是谁,只能入乡随俗称康警花为茗茗了。

    康伯父和康伯母听我突然之间开口说话,都吃了一惊,康伯母轻声道:原来你没有睡着啊。

    随后两位老人便不再说话,各自将头朝向了床里,我左看看右看看,知道两位老人不会再说什么了,心中更加愁苦起来。不一会儿,妮子洗完衣服回来了。她以为两位老人都睡着了,便悄无声息地坐在康伯母的床边。我无奈地摇了摇头,预感此事不妙。

    时间不长,康伯母突然轻声念叨了句:口干舌燥,喝水也不管用,要是吃点西瓜就好了。

    妮子听后立即站起身来,伸手拉着我到了门外,对我低声说:康伯母想吃西瓜,你快出去买去。

    我一听,忙道:这是寒冷季节,哪里来的西瓜

    你出去转转,看有没有。

    不用去转,肯定没有。冬季在咱们那个地方可能还有西瓜,但这里是苦寒地带,肯定没有的。

    妮子听我这么说,顿时生起气来,恼火地道:你不出去转,怎么就知道没有

    看她生气,我忙道:好,好,我去,我现在就去。说完,就拔步往外急走。

    凉争冰雪甜争蜜,消得温暾倾诸茶。西瓜是夏季之物,冬季只能在大棚种植,这里零下几十度,大棚在冬季怎么保暖都白搭,哪里来的西瓜

    妮子是真的拿康伯母当自己的妈妈来对待了,康伯母就是要天上的月亮,估计她也得逼我去摘。但想起适才康伯父和康伯母说的那番话来,隐隐感到再努力也不会打动两位老人了。

    出来我就直奔大型超市,小超市连看也不用看,肯定没有。打的接连转了几个大型超市,不由得肚中大骂:狗日的西瓜,夏天满大街都是,冬天一个也找不到。

    再转还是骂狗日的西瓜,越转更是狂骂狗日的西瓜,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大型超市,就是不见西瓜的影子,我气恼之下,豁出去了,老子就是把这苦寒地带所有的大型超市都转遍了,也要买到狗日的西瓜。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终于在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大型超市里找到了狗日的西瓜,虽然价格贵的过于离谱,但我还是买了两个大大的西瓜。奔波了接近一个下午,终于完成了艰巨的任务,兴高采烈地往回赶。

    回到医院病房的时候,康伯母看到我买回来的西瓜,高兴的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康伯父看康伯母这么高兴,在旁也是乐的呵呵直笑。但我发现妮子的眼圈红红的,像是偷偷哭过一样,不由得心疼起来。

    妮子果真是个孝顺女儿,她用羹匙一勺一勺地喂给康伯母吃,脸上盈满了女儿般幸福甜蜜的笑容,就像她自己在吃凉争冰雪甜争蜜的西瓜一样。

    也就是在昨天,康伯母能够下床行走了,但身体还是比较弱。康伯父一直能下地行走,他恢复的也就更快些。

    就在这时,从门外走进了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笑着道:康叔康婶您们好我是省公安厅的,这不是马上就要过年了嘛,受我们厅长的委托,给您们送来了年货。

    康伯父和康伯母连声说着谢谢忙从床上下来,热情地打着招呼,不好意思地连说太客气了。

    我和妮子相视一笑,看来这又是姑姑的功劳,这种事不用姑姑去吩咐,下边的人都会做的很到位的。看来,还是位高权重的好官本位思想在中国是长盛不衰的,士农工商的传统根深蒂固。

    那人又道:康叔康婶,我们厅长交代,一定要我们把年货送到您家里,您看谁跟我们回您家一趟啊

    康伯父康伯母面面相觑,我急忙说:康伯父康伯母,要不我跟他们回去一趟吧,我知道家的位置。

    康伯父康伯母欣慰地一笑,康伯父道:嗯,好,大聪你就辛苦一趟吧。康伯父边说边将家里的钥匙递给我。

    我和那两个警察掉头就往外走,康伯父送到门外,待我们走出十多米之后,康伯父突然喊住了那个领头的警察,那个领头的警察快步回到康伯父的身边,康伯父和他低声耳语了一阵,说完之后,并连声说:拜托你们了给你们添麻烦了

    那个警察也连声说:康叔不要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康伯父道:嗯,我等你们的消息。

    康叔,您尽管放心,我一定办好的。

    我不知道康伯父和那个警察交谈的什么,这个警察走到我身边,不由得多看了我一眼,冲我很是友好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