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现在就走-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193章 现在就走

    老爹老娘知道我和妮子到了乌鲁木齐,但不知道我们还回不回去过年,当我说不回去过年了,老娘在电话那头又哭哭啼啼起来。

    听老娘在电话那头不停地哭啼,我心酸地说:娘,去年阿花因为照顾我,她才没有回来和她父母过年,这也成了她的终生遗憾。今年我和妮子来陪康伯父康伯母过年是理所应当的,您和俺爹就不要难过了。

    老娘忙道:我知道,我知道,但我这心里就是难受。

    好了,娘,您和俺爹说一声,等明年我们会在一起过年的。

    老爹忽地从老娘的手里夺过电话去,对我大声说道:什么过年不过年的你要是不把康霄茗的父母请回来,就不要回来见我。说完,吧嗒一声就扣断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我和妮子就到了医院。这几天康伯母的病情很是稳定,也不知是药物的作用还是妮子的作用,她只是偶尔犯次糊涂,大部分时间都是清醒的,这也让我和妮子放心了不少。

    今天一到了病房,我感觉康伯父和康伯母似乎有什么心事,都是心情沉重,神情忧伤。妮子坐在康伯母的床边,笑道:康伯母,我和大聪都给家里打电话了,今天过年我们在这里,咱们一起过。

    按照常理,康伯母和康伯父听到这里,都应该欣喜万分,高兴的不得了才对。但妮子的话声一落,康伯母却是眼中含泪将头扭向了里边,康伯父也是轻声叹气。

    我和妮子心中都是一沉,但想到可能是因为要过年了,他们也肯定想起了自己的女儿来,心里难过也实属正常。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康伯父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忙接听,他似乎一直在焦急地等待这个电话,但听了对方的一句话后,康伯父忽地一下坐了起来,嘴里不由得喊道:什么没有定上

    当他注意到我和妮子都在看他时,他忙又降低了声音,最后他对着手机说:那就拜托你了我等你消息。

    随之就扣断了电话,但康伯父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了,我禁不住问道:康伯父,有什么事吗

    他忙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但他的神情却是越来越显得焦躁,康伯母看着老伴这样,眨巴眨巴眼没有说什么,但却是不停地唉声叹气。

    康伯父康伯母肯定有事瞒着我和妮子,我做出了准确的判断,但又不便明问,只好沉默了下去。

    这一天,虽然我和妮子不停地说话,但康伯父和康伯母却都是少语寡言,都显得闷闷不乐。

    晚上回到旅馆的房间内,我对妮子道:康伯父康伯母今天很是奇怪,怎么都心神不宁的

    有什么奇怪的肯定是因为过年更加思念姐姐的原因,好了,不要多想了,快点睡吧,明天就要过春节了,康伯父康伯母也该出院了,我们要好好忙碌一番,让二老过个舒心的春节

    我忙点头应道:嗯,好。

    年三十终于来临了,清晨起来,在房间内便听到了时隐时现的爆竹声,爆竹声声辞旧岁,家家户户闹新春。

    当我和妮子赶到医院的时候,没想到康伯父和康伯母竟然已经办理完了出院手续,收拾好东西正在等着我们。

    我和妮子乐呵呵地道:那我们回家去吧好好过个春节边说边要去提东西,但康伯父脸色凝重,康伯母则是眼圈发红。我和妮子都是一怔,不解地看着两位老人。

    屋内也顿时陷入了沉寂,康伯父面色郑重地对我和妮子说:谢谢你们两个孩子了我和老伴感激不尽今天是春节,无论如何你们也要回去。

    听到这里,我和妮子都傻眼了,我的头皮阵阵发麻,康伯父又道:你们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我们真的不能那么做,不能给你们添累赘,你们年轻,你们今后的路还很长。这段时间你们悉心照顾我们,我们就已经很知足了今天是春节,你们一定要赶回去和你们的家人团聚,不然我们会更加不安的。

    晕,狂晕,我终于明白康伯父和康伯母从昨天开始为什么都不高兴的原因了。

    康伯母眼圈愈来愈红,但她硬忍着快要掉下来的眼泪,将妮子搂进怀里,颤声说:丫头,听康伯母的话,你和大聪今天必须要走,你想我了可以抽空来看我,我想你了,只要身体能行,我也会去看你的。

    听康伯母这么说,妮子再也忍不住,趴在康伯母的怀里,嘤嘤地低哭起来。

    我有些着急起来,忙道:康伯父康伯母,您们不要这么固执了,茗茗去年春节的时候,因为照顾我她没有回来陪你们过春节,今年就让我和妮子陪你们过春节,也算了却了茗茗的终生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