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跪倒在地-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202章 跪倒在地

    妮子缓步走到康伯母的面前,泪光闪动,忍泣轻道:对,您们的女儿回来了,从今以后,我就是您们的女儿

    听了妮子的这番话后,康伯母的眼神似乎不再那么痴痴呆呆了,好像恢复了常态,怔怔地凝视着眼前的妮子,仿佛更是如梦似幻,不知所云。

    妮子抬手抹了把泪水,说道:康霄茗是我的姐姐,我是她的妹妹,要不是她,我也不会获得重生。她在天堂终日以泪洗面,就是放心不下您们二老。我要替姐姐完成她没有完成的责任和义务,也恳请您们二老给我和大聪个机会

    妮子说到这儿,难受的说不下去了。康伯母没哭,但康伯父却是忍不住低声哭了起来,他道:我和你康伯母明白你们的心意,我们不想拖累你们。今天是春节,你们的家人都在盼着你们回去,这才坚决让你们走的你们走后,我们心里更难过,你康伯母一直哭哭啼啼的,回到家来也是闷闷不乐,躺在床上一句话也不说,还时不时地和我发火你们不回来,她也不会起床的呜呜

    康伯父说到这里,似乎有很多话还没有说出来,但却被自己的哭声打断了。

    康伯母则只是眼中含泪,嘴唇颤抖,目光恍惚痴呆地一直紧盯着妮子看,似乎不这么看,妮子就会从她眼前消失。

    妮子道:我们知道您们二老的意思,让我们回去是为我们好。也正因为这样,我们更放心不下

    妮子看着康伯母恍惚痴呆的样子,肝肠寸断地说:康伯母,这是我最后一次喊您康伯母

    说到这里,妮子忍不住泣声哭了起来,哭了好大一会儿方才忍住哭声又道:您一直说您没有看到过姐姐在您面前穿警服的样子,既伤心又遗憾,您也说过,我和姐姐很像,就让我来帮您完成这个心愿吧

    妮子说着就将穿着的貂皮大衣缓缓脱了下来,貂皮大衣无声地垂到了地上,我眼前顿时发黑,感觉眼前的她不是妮子而就是阿花,视线顿时又模糊了起来。

    康伯父老泪纵横,看着眼前身穿警服的妮子,含泪不忍再看只好低下头去,但没过一会儿,又抬起了头用泪眼望着妮子,看了会又不忍再看又将头低了下去,就这样,他不时抬头不时低头,老泪却是更加涕流。

    康伯母的眼神变得忽而痴呆忽而清醒,嘴唇颤抖的更加厉害,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也在不停地发抖哆嗦着。

    妮子含泪泣道:姐姐在梦中救我的时候,就是穿着警服,我和她的身高身材相像,穿上她的警服更会和她一样我现在穿着的这身警服就是姐姐生前穿过的警服

    康伯母看着妮子,身子往前趴,嘴里含糊不清地道:女儿,我的女儿你终于穿着警服出现在妈妈面前了,你知道吗妈妈每时每刻都在想你啊

    妮子幽伤痛泣,身子晃了几晃,似是站立不住,突然双膝一软,咕咚一声跪倒在地,这一下,把康伯父给惊了一下,康伯母也从深度恍惚痴呆中清醒了过来。我更是大吃一惊,以为是妮子腿疼的实在忍不住这才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的,忙跑过去双手搀扶住她,边用力拽她边说道:妮子,你腿疼的厉害,快点起来

    没想到,妮子用力将我甩开,对康伯母康伯父泣声哭道:都说膝下有黄金,只跪天地父母亲。我从小无父无母,您们就只有姐姐这一个女儿,姐姐走了,就让我来当您们的女儿吧

    说到这里,她对着康伯父康伯母含泪叫道:爸妈

    妮子的话音顿落,康伯母忽地呜呜地哭出了声,直到此时,康伯母方才哭出声来,但这哭声一发出来,却是撕心裂肺,撕心裂肺的哭声似乎把屋内的空气都给撕碎了。

    康伯母坐在沙发上呜呜放声大哭,妮子跪在地上嘤嘤泣哭,康伯父低头涕泪纵流,我站在妮子身边泪水不断,悲悲颤悠。

    妮子泣道:爸妈您们就是看在姐姐的这身警服份上也要认我这个女儿

    康伯父连连挥泪颤道:我们认你这个女儿,我们认你这个女儿

    妮子忍泣又道:姐姐要是在的话,大聪早已是您们的闺女女婿了。现在姐姐不在了,我就是您们的女儿,大聪仍旧是您们的闺女女婿她说到这里,伸手拉住我的手拽我,看我没有反应,她更加用力拽我,我顿时明白过来,也双膝着地,和妮子并排跪在一起,妮子满面泪水扭头对我道:你也喊爸妈啊

    我已经彻底懵了,这一幕对我实在是太震撼了,听妮子让我喊爸妈,我竟没有反应过来,妮子又道:你快喊啊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喊道:爸妈

    康伯母睁开泪眼,忽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紧走几步双手抱住妮子,不由得也蹲跪在地上,将妮子搂进怀里,边哭边道:女儿,我的女儿,你就是我的女儿

    妮子喊了声妈,趴在康伯母的怀里,秀肩耸栗,埋头泣哭。

    康伯母含泪对我道:大聪,你还是我们的闺女女婿

    我赶忙连连点头,道:爸妈我永远都是您们的闺女女婿,茗茗在,我是您们的闺女女婿,茗茗不在了,妮子就是您们的女儿,我仍是您们的闺女女婿茗茗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您们,如果不能好好照顾您们,我和妮子一辈子心里都不踏实的,更对不起茗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