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嫁妆-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225章 嫁妆

    满江大哥突然对妮子说道:妮子,你到楼上看看书豪醒了没有

    嗯,好。妮子点头起身向楼上走去。

    等妮子上了楼之后,满江大哥小声对我说:大聪,你是不是因为冼董的女儿不想通知冼董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满江大哥摇了摇头,轻声说:你这样不好。人家冼董的女儿已经结婚,并在香港成家了。你现在和妮子结婚,可以不通知冼董的女儿,但冼董是必须要通知的。人家冼董可是给你帮了大忙的,不用我说你心里也有数,做事不能这样。

    满江大哥的话音虽然是和风细语,但话语却是对我中肯的批评教育,我忙点了点头,轻声说:大哥,我一时想错了,那就通知冼董吧

    你不但要通知冼董,你还要亲自去给冼董送请帖,你要表达出你的诚意来才行。

    嗯,大哥,我知道了。

    这时妮子从楼上下来了,她说:小书豪睡的正香呢

    满江大哥笑了笑,道:那就让小家伙接着睡吧,呵呵。

    我知道满江大哥的意思,他这是故意将妮子支开,好和我谈刚才的那番话。

    妮子看着我道:阿梅的爸爸必须要通知,如果阿梅能参加,也让阿梅来。

    晕,狂晕,没想到这丫现在看的比我还开。原先只要一提到阿梅,她就抵触的不得了,难过的要死。自从大峡谷劫难之后,这丫真的不再是以前纠结不断的霹雳丫了。

    看到妮子如此开明,我开心地笑了笑,道:嗯,好,等我去给冼伯伯送请帖的时候,顺便告诉冼伯伯,如果阿梅能来就让她一块来。

    妮子笑了笑,道:嗯,这样最好不过了。

    满江大哥看妮子能有这种态度,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很是欣慰地笑了起来。

    过了不长时间,趁妮子起身离开的空当,满江大哥笑着小声对我说:我看妮子现在真的比以前成熟多了,要是按照她以前的脾气,别说冼董的女儿了,就是冼董,她也坚决不让通知的。

    嗯,妮子现在的确比以前开明多了。

    呵呵,等妮子自己当了妈妈,还会比现在更好的。

    嗯,妮子遇到大事是不糊涂的,不像以前那样了。

    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下午我自己开车出去买了很多婚礼用的请柬,是买的最好的那种,这都是满江大哥专门交代的。

    买回来后,满江大哥坐在书房里,亲自动手书写。满江大哥写的字体水平,在我看来,绝对是书法家的水准,字体遒劲有力而飞扬灵动,既墨色凝重又线条流畅,端庄豪放,苍润挺拔。

    就满江大哥写的这手好字,也够我学一辈子的。禁不住后悔上学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好好用功,努力学习呢天天就知道闲玩扯淡,吊儿郎当。当真是老贺同志说的对: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现在就到了老子该徒伤悲的时候了。

    字如其人,你如果写的一手好字,在别人面前,那怕就是仅仅写了几个字,别人一看,也会立即对你肃然起敬的这人格魅力可不是想学就能学来的,徒有其表华而不实,反而更会招来别人的嘲笑,只有真才实学,才会形成自己内在的东西,这种内在的东西是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是浓浓地感觉到的,这就是人格魅力

    尤其是给冼伯伯的那个请柬,满江大哥更是用心在写,字体更是龙飞凤舞,古朴厚实

    满江大哥问我:大聪,给冼董拜年了没有

    哦,大哥,没有,冼董去香港了。

    现在回来了没有

    不知道呢。

    哦,等春节假期结束一上班的时候,你第一件事就是去给冼董拜年同时将这个请柬郑重地交给他

    嗯,好的。

    说到这里,只见妮子走了进来,我顿时心中惴惴不安起来,要是她听到我说冼伯伯去了香港那句话,她肯定会问我怎么知道的,到时候我和阿梅在机场相遇的那一幕就瞒不住了。

    妮子进来乐呵呵地看了看满江大哥写好的请柬,笑道:哥,你写的这请柬,人家收到后,肯定舍不得扔,还以为是哪个书法家写的呢,非收藏起来不可,呵呵

    满江大哥笑道:呵呵,真要是那样,说明哥写这请柬还真写对了。

    妮子待要出去,满江大哥笑道:妮子,你和大聪终于要举行婚礼了,你想让哥哥送你什么嫁妆好啊

    妮子听后,抿嘴笑道:哥,你就按咱老家的风俗送给我嫁妆就行了。

    满江大哥笑着摇了摇头,道:那可不行,按照咱们老家的风俗,那嫁妆也太轻了,再说老家的风俗也已经过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