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困惑不解-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237章 困惑不解

    何队走了没多久,满江大哥来了。不用问,肯定是妮子告诉满江大哥的。

    满江大哥进门后,看我这样,也是担心着急起来,连问怎么回事我只好如实回答。

    听我说完后,满江大哥沉思起来,说:大聪,你和妮子马上要举行婚礼了,你受伤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另外,在何队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先不要怀疑这个怀疑那个。你现在要集中精力养伤,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们的婚礼还能不能如期举行

    妮子道:大聪受伤这么重,婚礼只能是往后推了,什么时候伤好了再举行吧。

    满江大哥道:说是这么说,但请柬都已经分送出去了,现在再更改婚期,太麻烦了。

    妮子道: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再麻烦也得将婚礼往后推迟举行。

    满江大哥道:不管你们的婚礼往后推不推迟,但大聪受伤这件事最好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因为这里边透着古怪。满江大哥边说边皱眉思索起来。

    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一两个小时,时间很晚了,我忙道:大哥,你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满江大哥看了看妮子,说:妮子,你现在身体不方便,我在这里守着大聪,你快回家休息吧

    妮子摇了摇头,道:不,我要在这里陪着他,大哥,你还是回家吧。

    满江大哥看到旁边还有警察守护着我,只好不再坚持留下来,叮嘱了我们几句,方才离去。

    等满江大哥走后,我看着妮子,很是心疼,她现在怀有身孕,不能让她熬夜的,忙对她说:妮子,你也回家,有警察在这里,你尽管放心

    但不论我怎么劝,妮子就是不走,最后看我唠叨个没完,她索性不再回答我了,但就是不走。

    我知道这丫的脾气性格,也不再劝她了。后半夜的时候,她趴在床边迷糊了一会儿,但随之就打了个激灵醒来,再也不睡了,她只有睁眼看着我,才会放心。

    守护我的那个警察,很负责任,他一夜没有合眼,都在尽职尽责地守护着我。

    快到凌晨时分,由于我重伤之后,身体很弱,再加上困的实在不行了,呼呼大睡起来。

    当我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妮子就一直坐在我的床边看着我,看我醒来,她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样子筋疲力尽,她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我没事的,妮子,你尽管放心,你快回家休息去吧。

    她听后仍是摇了摇头,我焦急地道:妮子,你不要任性了,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要为吕霄聪着想,听话,快回去休息。

    你怎么这么能叨唠啊

    晕,这丫竟然和我发起火来了,我只好不再劝她。

    妮子起身说:我出去买早餐。说着就向外走去。

    过不多时,妮子买回来了三份早餐,我和妮子还有那个警察在病房里一块吃起早餐来。

    吃过早餐后,我感觉精神和体力都好了很多。

    过不多时,何队带着另一名警察匆匆赶来了。

    没等我开口问,妮子首先焦急地问:何队,审问的情况如何

    何队眼睛中布满了血丝,估计他昨晚一夜没睡,回去后就立即提审了那两个歹徒。

    何队说道:我回去后,立即就提审了扣押在队里的那个歹徒,随后又去了医院提审了那个中枪的歹徒,但这两个歹徒一口咬定,身上没钱了,只是想打劫大聪的钱财

    听到这里,妮子不由得蹙起眉来,我也皱着眉头看着何队,因为这个解释实在是说不过去。何队道:当然了,我们还会接着审下去的,目前就是这么个情况。

    妮子不解地问:要是他们只为打劫钱财的话,怎么还要问大聪,你是不是吕大聪呢

    我也正有这个困惑,看妮子问出来了,我就没再问,只是看着何队,静听他的回答。

    何队道:我也认为他们只是打劫的说法不合理,我也在抓住这句话不停地审问他们,他们说他们以前见过大聪,知道大聪是干银行的,认为干银行的有钱,这才打劫大聪的。

    听到这里,我更加困惑起来,但妮子对何队的这种说法倒是有些信了,不由得苦笑道:大聪是干银行的不假,但钱却是公家,又不是他自己的,那两个歹徒不会这么蠢吧真是的

    何队道:妮子,你在这里陪大聪陪了一夜,快回家休息吧,有我在这里,你尽管放心。

    我感觉何队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话要单独对我说,赶忙也道:妮子,何队来了,你尽管放心,快回家休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