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似甜似苦-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249章 似甜似苦

    我来到洗手间后,立即将吊带解了下来,揣进口袋里,又忍痛哆嗦着左臂,将胳膊伸进了袖子里。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外套穿好。等外套穿好了,我也疼的汗珠子流了下来,我忙抬袖擦了擦汗,做了几个深呼吸。

    绝对不能让阿梅知道我受伤了,更不能告诉她实情,否则,后果不但难以控制,更是不堪设想。

    我又将外套的扣子扣好,对着洗手间的镜子看了看,看不出什么特别来,这才放心地朝外走去。

    这吊带一经除去,左手臂的断骨处便隐隐传来疼痛,一阵接着一阵,使老子暗恼起来。左手臂要不是还绑缚着个小木板,这疼痛还会加剧的,没想到这小小的吊带的作用竟会这么大。

    蓉姐一直站在走廊里等着我,她看我将吊带除下,又将外套穿好,低声问道:大聪,你没事吧

    我也低声说道:蓉姐,我没事的,我的胳膊真的是在抬东西时不小心扭了一下,你千万不要告诉阿梅,免得让她担心。

    蓉姐点了点头,对我道:阿梅就在我办公室里,你快点去吧,我到楼下车里去等你们。

    我匆忙点了点头,迈步向前走去,但却是举步维艰。老子现在每向前迈出一步,都很是艰难,老子从来没有这么自相矛盾过,既激动渴望见到阿梅,但又担心害怕见到阿梅。向前迈动的步子不但艰难,还蹒跚了起来。

    蓉姐本来已经向电梯走去,看我这样,她又快步走了回来,用手扶住我,低声道:走,我和你一块进去。

    她的手一扶住我的胳膊,我也感觉有了些力量,加快步子向前走去。

    来到办公室门前时,我心中突突地狂跳起来,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蓉姐敲了敲门,随后就将房门推开了,她低声道:阿梅,我把大聪带来了。

    里边传出了一声轻轻的嗯声,声音虽然很轻,但我已经听出了那的的确确就是阿梅的声音。

    蓉姐立即又退了出来,用手轻轻推了推我,将我推进门去,随后她又将房门关好离开了。

    我此时混混沌沌,真的恍如梦中,只见阿梅早就从沙发上缓缓站了起来,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此时好像失去了任何知觉一样,只是痴痴呆呆地望着她。

    阿梅走上几步,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着我,样子很是担心忧虑,更是心疼难耐地低声问:大聪,你没事吧

    我忙摇了摇头,低声道:没事,我没有事。

    阿梅又惊问道:你没有受伤

    我心中一沉,忙道:没有受伤,我没有受伤。

    阿梅顿时松了一口气,低声道:这样我就放心了,这样我就放心了

    晕,狂晕,难道我遭歹徒袭击的事,阿梅都知道了想到这里,我心中更加不安起来。

    阿梅用力吸了吸鼻子,努力地冲我一笑,想再开口说话但是却没有说出来。

    我走上几步,来到她身边,低声呼道:阿梅

    她笑着冲我点了点头,但眼中的泪花却是一闪一闪的。看着阿梅这个样子,我心中酸疼的难受,全身犹如僵住了一般,只是嘴里低声喃喃地道:阿梅

    她眼中的泪花越凝越多,她抬手抹了抹眼中的泪花,突然撅嘴佯装生气的样子,俏皮地娇声问:老实交代,想我了没有

    阿梅突然换作这副神情和语气,使我全身猛地一震,仿佛她带着我忽地一下又回到了过去的时光,我忙欢喜地点头应道:想,阿梅,我很想你,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你

    但说完之后,心中却更加悲酸难受起来,呆呆地看着她。她娇柔地一笑,笑的很是灿烂,更加妩媚,随即娇声低道:我也想你,这思念的滋味真是不好受,有时难受的像死了一样

    她说到这里,眼中的清泪又无声地流了下来。看她这样,我忽地一下又从过去的时光回到现实中来,心中绞疼,不由得陪她流起泪来。

    她忙又抬起双手将脸上的清泪揩抹干净,鼻音浓重地轻声说道:我今天来见你之前,多次警告自己,不能哭,但看到你后,总是控制不住

    她边说边用手背抵住口鼻,抬起眼帘,用泪眼深情地凝视着我,脸上却是荡漾着似甜似苦的笑容。

    看着阿梅娇弱无助的样子,我习惯性地伸出双手去搂抱她,但左手臂忽地传来一阵巨疼,使我想皱眉倒抽凉气,但总算是及时忍住了,只好伸出右手将她轻轻拥揽入怀,柔声低道:阿梅,不要哭了,我们现在见一次面不容易,要高兴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