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又悔又恼-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251章 又悔又恼

    我这哎哟地叫出声来,阿梅一愣,吃惊地看着我,问道:你到底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我皱眉忍疼,不住地倒抽着凉气,阿梅急忙松开了抓扶我肩膀的双手,怔怔地看着我,问道:你哪里疼

    我抬起右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装作没事人一样,说:没事,我哪里也不疼,就是就是屋里太热了

    胡扯,要是因为屋里热,你的脸色也不会苍白的

    我已经无法自圆其说了,急忙快走几步,坐在了沙发上,猛吸了一口气,笑着说:阿梅,来,我们坐在沙发上说话吧。

    阿梅脸色倏地冷了下来,撅嘴蹙眉看着我,说:你的左臂怎么老是不动

    怎么不动了你看这不是动着嘛我边说边抬了下左臂,忽地一阵巨疼传来,疼的我眼前阵阵发黑。

    阿梅看我这样,像是明白了什么,一双秀眸眯了起来,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很是气恼的样子,说:你不是热吗那你就把外套脱了吧。

    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忙低下头,小声地说:不用脱了

    阿梅快步走上前来,站在我的身前,用手轻轻抚向我的左肩,我不由自主地往后撤了撤身子,阿梅更是一愣,缓缓蹲了下来,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左肩,我不敢再躲避了,只好坐在那里,但我却是不敢再看她的目光了。

    她的手缓缓顺着我的胳膊向下摸去,当摸到我的小臂时,她猛地一怔,忙问:你手臂上绑着什么

    我知道再隐瞒下去,只能是自取其辱,只好抬头看着她,说:阿梅,我抬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扭了一下胳膊,绑着的是块木板

    她忽地打断我的话,问道:你的手臂断了

    没断,只是扭了一下,扭得比较重而已。

    她生气地道:胡扯,你就是扭的再重,也不至于绑上这样的木板,只有骨头断了才会绑上的,你在和我撒谎。

    阿梅边说边恼怒地看着我,我忙不迭地说:阿梅,真的没断,我绑上木板只是让手臂好的更快一些。

    她猛地站了起来,生气之下,胸口也起伏了起来,怒道:放屁,你给我说实话,这到底是咋弄的

    阿梅

    她不再听我说下去,而是低身用手掀开我的外套领口,双手扒开我的内衣领子,忽地看到了我左肩膀上缠着的厚厚纱布,她身子猛地一怔,双手都颤抖了起来,问道:你这肩膀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胳膊扭了总不至于在肩膀上也缠着纱布吧

    我此时冷汗直冒,不再是疼的直冒,而是急的直冒,我真不知道和阿梅怎么说了,老子从小撒谎成性,但现在却不知道怎么再去撒这个谎了。

    阿梅不再问我,而是将我的左手轻轻抬了起来,伸手一捋,又看到了我左手臂上缠着的厚厚纱布和绑缚着的木板。她眼中含泪,但脸色却是难看的吓人。

    她冷声问道:你给我说实话,这到底是谁干的

    阿梅,我这只是皮外伤,过几天就好了

    是不是他干的

    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老子从小练就的撒谎造谣水平,此时也派上了用场,忙道:不是他,阿梅,我实话给你说吧,前几天不小心在路上碰到打劫的歹徒了,受了点伤,问题不大。

    她的双眼又眯了起来,她的表情告诉我,她明显地不信,她的鼻子里又重重地哼了一声,问:那你为何不早说

    我不是怕你担心嘛,再说这也是小事一桩,说它干嘛免得破坏我们见面的气氛,嘿嘿

    阿梅脸色像是缓和了很多,突然问道:歹徒抓住了没有

    我看她的脸色缓和下来,也放心了不少,这一放松不要紧,不由自主地说了实话:抓住了。

    几个歹徒

    两个。

    你抓住的

    不是,是刑警队的何队长抓住的。

    你报的案

    不是,正好碰巧何队去送我,多亏他救了我。

    这么说,你只是碰到了打劫的歹徒才受伤的,与他无关

    真的与他无关,阿梅,你就不要多想了。

    何队是省厅的还是市局的

    是市局的,就是康霄茗生前的刑警队长。

    阿梅点了点头,说:那好,我让我爸去落实一下,我爸和市局的局长很熟,问一下那两个歹徒为何就偏偏打劫你

    晕,狂晕,听阿梅说到这里,我顿时后悔不迭起来。后悔不该和阿梅说那两个歹徒抓住了,更不该说是何队亲自抓住的,这不是无形之中都对阿梅说了实话吗又悔又恼之下,忙道:阿梅,你就不要再让冼伯伯去落实了,这么点小屁事,何必这么劳师动众呢

    落实不落实是我的事,你就不要管了。

    阿梅,不要折腾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这伤很快就会好起来,歹徒也被抓住了,就不要再去落实了。

    你怎么这么害怕我去落实

    阿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