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在铃声中热吻-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256章 在铃声中热吻

    我忍住悲酸说:阿梅,你什么时候回香港

    不一定,看情况吧。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很是恼火,任它去响吧,老子懒的往外掏手机。但手机却是吱吱地叫个不停。

    大聪,你怎么不接手机

    不接,我们见次面很不容易,不想被打扰。

    阿梅听到这里,脸上凝满了柔柔的温情,含情凝睇地看着我。

    手机仍旧在响个不停,阿梅温柔地轻声道:你看一下是谁来的电话,别再是妮子。

    不论是谁,我都不接。

    哎呀,要真是妮子来的电话,你不接不是找事吗阿梅边说边将手伸进我的口袋里,将手机掏了出来,一看来电显示,禁不住愣了一愣,盯着手机屏幕轻声念道:亲爱的。

    我一怔,知道这个电话的确是妮子打来的,因为我手机中储存的妮子的手机号码,输入的名字就是亲爱的。

    阿梅抬头看着我,神情隐含苦涩和酸楚,问道:亲爱的是谁

    我低声回道:妮子。

    阿梅笑了笑,但这笑却是犹如喝了坛醋一般酸酸的,忙道:你快点接啊,就说工作快忙完了,马上就回去,快点。

    我只好接过手机来,待要按开接听键,手机响声却戛然而止了。

    我苦笑了一下,道:她挂了,我也正好不用再接了。

    阿梅娇嗔地白了我一眼,道:你这样可不好,回去没法和妮子交代的。

    没事,大不了被她臭骂一顿。

    阿梅听我这么说,神情羡慕向往地低头说:妮子真是幸福,想怎么骂你就怎么骂你

    我忙道:阿梅,你也能想怎么骂我就怎么骂我,什么时候骂我都行。

    阿梅苦涩酸楚地笑了笑,站起身来,轻声道:走吧,我们走吧,你快点回去,时间太晚了。

    不,我们再坐一会儿。我边说边将手机放进口袋里。

    不行,你给我起来,快点走。阿梅边说边伸手来拽我,她忘记了我左臂的伤势,伸手抓住我左肩膀的衣服用力拽我,突然一阵巨疼传来,我忍不住哎哟起来,她猛地一愣,顿时想起了我身上的伤势,哎呀一声,忙蹲下身子,关切地问道:没事吧我忘记了你的伤了

    没事,不要紧的,阿梅,你别担心

    实际上我的左手臂一直没有用吊带吊着,断骨处不时传来疼痛,我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吊带,说:阿梅,快帮我将这个吊带吊上。

    哦,好。阿梅急忙从我手中接过那个吊带,仔细地给我系着,边系边问:是这个样子吗

    嗯,是。

    阿梅的手很巧,又很温柔,系的这个吊带比医护人员都系的好。系完之后,又柔声问:现在还疼吗

    不疼了,这个小小的吊带用处真大,嘿嘿

    阿梅突然撅嘴嗔道:你是不是进屋来之前,才把吊带解下来的

    我只好笑了笑,点了点头。

    阿梅心疼地紧抿着嘴,过来用手扶住我的右肩,轻声道:好了,我们走吧,时间太晚了,不能再拖了。

    我只好站了起来,阿梅双手挎住我的右臂,紧紧依偎着我向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我忍不住又停下了脚步,恋恋不舍地看着她,她也恋恋不舍地看着我,我和她不由自主地瞬间就吻在了一起。

    恰在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阿梅一愣,忙将红唇撤开,对我道:你的手机又响了

    阿梅,不要管它。我边说边又吻住了她。

    她忽地又撤开红唇,道:是不是妮子又来电话了

    谁来电话也不接,阿梅,我们现在什么也不要管。我边说边又吻住了她的红唇。

    阿梅受我的影响,也真的不管不顾起来,忘情地和我热吻着。

    手机不停地响着,我和阿梅不停地热吻着。阿梅双手紧紧缠绕住我的脖子,我的舌头伸进她那柔滑的嘴里,捕捉到她的香舌,紧紧地缠绕在一起,我的嘴唇和她的红唇紧紧粘贴在一起。现在别说是手机响了,就是重磅炸弹也分不开我和阿梅了。

    手机的响声很是执着,不知道响了多长时间,方才停了下来。但仅过了几秒钟之后,手机又吱吱地叫了起来。

    去tnnd,狗日的手机,你t爱响就响,老子没那闲工夫管你,你有本事就不停地叫吧,。

    手机响了又停,停了又响,不知道反复了多少次,我和阿梅才缓缓停止了热吻,我的嘴头子都已经吻得麻木了起来。

    阿梅趴在我的怀里,柔声轻道:今天是元宵佳节,我会终生都记住今天的过了两个春节了,就是今天这个元宵佳节是让我最开心的了阿梅边说边又鼻音浓重起来。

    我心疼地紧紧楼着爱哭的阿梅,趴在她的耳边柔声轻道:阿梅,你要天天开心才行边说边无限惆怅起来,阿梅如果离了婚,虽然脱离了无爱的婚姻,但她孑然一身,今后该怎么过她的幸福到底在哪里我想给她幸福也无法给她了

    越想越是心酸越想越是难过越想越是悲哀越想越是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