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三一、备受蹂躏-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三一、备受蹂躏

    霹雳丫在后边呼我:你干什么去

    老子现在连回头的空也没有,那顾得上理会这丫。

    跑到餐厅外边的一片竹林边,立即犹如火山爆发般狂吐起来,将刚刚灌进去的啤酒全部吐了出来。

    nnd,啤酒花在地下四溅,将笔挺的裤腿上溅的斑斑点点。

    老子虽然昨晚也吐酒了,但却吐的痛快,心情舒畅。而现在吐酒,却是极其难受,心情憋闷,这都是霹雳丫造成的。d,这丫实在可恶。想到这里忍不住开口骂了出来:狗日的霹雳丫。

    哎呀,怎么这个样了还骂人你这是骂谁呢

    我扭头一看,原来霹雳丫正好站在我身后四五米的地方,刚才的问话就是她问的。

    我一时有些尴尬,只好含糊其辞地道:没骂谁,只是吐酒吐的难受。

    你说你上个厕所拖拖拉拉被车落下,喝的啤酒还不如我多,竟然跑出来这般吐法,真不像个爷们。

    操她奶奶的,老子都这样了,这丫竟然还在这说风凉话,我一时又气急起来。

    你来干什么你到这里来就为了说这些

    敬酒还没有敬完,你就往外跑,我怕你又再找不到了,所以就跟了出来。

    怎么没有敬完我可记得都敬完了。

    什么敬完了你还没有敬我酒呢。

    啥我还要敬你酒

    要不是我,一车人能这么耐心好脾气地等你那么长时间

    要不是你,我也落不下。你点名把我给漏了,你要负主要责任。

    好,我负主要责任,那我给你敬酒。走,回去,我敬你两杯酒,不,我要敬你四杯酒。

    d,这丫说这番话,火药味十足,摆着吵不彻底誓不罢休的架势。

    我不回去了,我不能再喝了,我也不敬你酒了,你也别敬我了。

    那不行,你说的是我负主要责任,我必须向你敬酒,走,回去。

    我就不回去,打死也不回去。

    你不回去可以,但你必须承认是你的主要责任。

    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好,你不回去是不你不承认是不那好,我还有权力不给你安排房间,让你在外边呆一宿。

    你凭什么让我在外边呆一宿把我惹急了,我就到上级行去告你。

    好啊,你去告吧。这几天基地宾馆的房间很紧张,住到外边去的人也很多,不给你安排房间理由多多。即使给你安排了,把你安排到临时房间也是理由十分充分。

    那好,我不和你争执了,你就把我安排到临时房间吧。

    嗨嗨,临时房间里没有空调,没有电视,没有电脑,你可想明白了。

    说完,她扭头转身就往回走。

    我日哟,把老子安排到那样的房间里,空调、电视、电脑全无,岂不是让老子在那里边活受罪。这个霹雳丫雷霆万分,看这样子,她真的要这么办,那老子可就倒大霉了。

    喂,你等等,等等。

    我边喊她边追了上去。这丫却走的愈发快了。

    我不得不紧跑几步,上前拽住了她。

    干嘛干嘛拉拉扯扯的干嘛操她奶奶的,这丫是得理不饶人,此时说话嗓门又尖又高起来。

    我急忙将拽着她手臂的爪子拿开,别t让这个霹雳丫说老子非礼她。

    好,今天下午的事,全怪我,都是我的责任,你没有一点责任,这样好不好

    什么好不好的听你说话的语气,是口服心不服呀

    好,我现在是口服心也服,我上厕所拉粑粑拖拖拉拉,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也给同志们添了不少麻烦。刚才给同志们敬酒算是道歉了,那我现在向你个人再郑重道歉

    我说完给她鞠了一躬。

    呵呵,这还差不多,这才像个男子汉。好了,不难为你了,你回餐厅吃点饭吧,不让你喝酒了。

    说完,她志得意满,神采奕奕地向餐厅走去。

    我被她整治的体无完肤,身心疲惫,伤痕累累。又当了把跟屁虫,垂头丧气地跟在她身后折回了餐厅。

    看来和这个霹雳丫斗智斗勇我都不是她对手,唯一的选择就是老老实实地听话,服从指挥。

    哎,既生吕大聪,何生霹雳丫

    这个天杀的霹雳丫,老子现在是欲哭无泪

    霹雳丫回到餐厅,拿起自己的手提包,和身边的人打了个招呼,独自走了。

    她向外走时,从我身边擦过,连正眼也没看老子一眼,对老子视若无睹起来。

    d,太伤自尊了。老子在她面前狗屁不是,想伸直身子是不可能的了。

    我悄悄问了身边几个人,想打听一下霹雳丫叫什么名字,但都不知道。其中一个人告诉我,和她同桌的人兴许知道。另一个人却告诉我,不用打听,等会住宿时,会发花名册的,所有人的名字都在上边。

    这个霹雳丫还挺神秘的,喜欢t的玩潜水,臭名烂名竟不直接公布一下,n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