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首长瘾-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265章 首长瘾

    何队被我说的一头雾水,想要再问什么,姑姑走了过来,她对何队道:何队长,我哥嫂的问题让你操心了,大聪和妮子也得到了你的很多关照,一直没有机会向你当面说声谢谢,很是抱歉

    何队忙道:康局长,千万不要这么说,这些事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作为刑警队长,没有照顾好康霄茗,心里一直很内疚难过。

    姑姑轻声说道:茗茗尽到了一个做警察的责任遇到紧急情况,我们当警察的就应该冲在前面。你也不要自责了,我听说当时你也身负重伤,差点殉职了,你的伤势没事了吧

    没事了,早就没事了,谢谢康局长的关心

    这时,省厅和市局的那几个领导也走了过来,小声对姑姑道:康局长,我们出去一块用个餐吧,地方也定好了。

    这种情况之下,不去就是过于客气,过于客气就是将关系疏远了,姑姑很懂官场上的道理,她微笑说道: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让我这心里真是过意不去,呵呵。不过,我哥嫂从乌鲁木齐到这里来定居了,以后肯定还会给你们添麻烦的,我在这里先表示诚挚的感谢了

    呵呵,哪里哪里,康局长实在是太客气了为了康霄茗,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但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如有不到之处,敬请康局长批评

    批评可谈不上,我感激还来不及呢

    姑姑和省厅市局的领导说了好大一阵子话,一小半是官话,一大半是知心话,既表示了感谢又说的合情合理。光这些话,也够我学上个十年八年的。

    中国的官本位思想也决定了官场的精彩纷呈。因为,大部分精英都挤入了官场的这个行列。

    我不由得又想起了阿梅曾经对我说的那些话:在香港,最顶尖的精英都是去经商。在内地,最顶尖的精英都是去做官。看来真的是千真万确想到这里,不由得想起阿梅来,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是怎么样了是在这里还是已经回到了香港越想越是牵肠挂肚,越想越是心酸难过。

    姑姑早已看到了我吊着的左臂,她和省厅市局的领导说完话之后,轻声问我:大聪,你的胳膊怎么了

    哦,姑姑,为了筹备婚礼抬东西,不小心重重地扭了一下,不要紧的,过几天就好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去医院看过了没有

    去医院看过了,为了尽快好起来,这才用上吊带的,呵呵。

    何队在旁边听的一愣一愣的,姑姑和我说完去客厅了,何队对我道:大聪,你撒谎怎么脸不红气不喘的

    哦呵呵,没办法啊,形势所迫,嘿嘿

    何队听我这么说,不由得也笑了起来,轻声道:呵呵,康局长如果再问下去,你就会破绽百出了。

    但愿能瞒得过姑姑

    此时,姑姑已经和康伯父康伯母还有妮子都说好了,大家一块出去吃饭。

    我对妮子眨巴了眨巴小眼,低声道:妮子,怎样我说的没错吧,多亏没有炒菜,不然全浪费了。

    要不是为了姑姑,我才不出去吃呢。

    大家浩浩荡荡又从屋里奔了出来,纷纷上车,姑姑用手紧紧攥住妮子的手,拉着她钻进了那辆黑色的轿车,我则衰衰地钻进了何队的车里,坐在副驾驶座上。康伯父康伯母仍旧坐上了那辆面包车。

    出小区门口的时候,门口的几个保安竟然站成了两排,身姿挺拔,看到头前的黑色轿车,竟然齐刷刷地打起了敬礼,这敬礼的姿势很是标准,搞的就像五年一小庆十年一大庆的国庆阅兵一样。

    这也让老子顿感扬眉吐气,tnnd,想起以前来的时候,每次都被拒之门外,还要接受检查盘问。现在好了,不但畅通无阻,还t向老子打起敬礼来了。虽然不是专门敬给老子的,老子只是沾了那么一丁点儿光,但却是也受用的很,忙坐直了身子,还将车窗摇了下来,表情凝重,何队看我这样,以为有什么事,不解地看着我,同时也放慢了车速。

    我则身板挺的更直,表情更加凝重,像模像样地就像首长进行阅兵一样,冲窗外的保安打了个回礼,声音极小地念叨着: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何队看我这样,又听到我这么小声地念叨,顿时明白了过来,惹的他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直到车子驶出了小区大门,我才开心地笑了起来,心中暗道:td,这群懂事的保安,让老子过了把当首长的瘾

    看来还是当官好啊中国的官本位思想根深蒂固,旮旮旯旯里都凝满了官本位气息。你趁再多的钱也只是一个拿不到台面的个体户。当官虽然不是终身制,任命你当官,也只不过是一纸红头文件,但就是这简单的一纸红头文件,却能让你从褴褛布衣上升到锦衣玉食,身份从垃圾日的一下就显贵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