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三三、矮脚虎-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三三、矮脚虎

    汪英边问是谁,边返身去开门。

    我以为有什么紧急事情,也从床上跳了下来,身上只穿着一条三角裤。

    门打开了,只见霹雳丫站在门外。

    我日哟,怎么是她啊我急忙跑到床上躲了起来。

    霹雳丫没有进来,就站在房门外说道:你们两个一个迟到,一个中途落下,我专门把你们安排在一个房间里,并且就在我房间的隔壁,也好随时随地监督你们。你们之间也相互提醒一下,不要再拖大家的后腿,好自为之。

    汪英点头哈腰,满脸堆笑,连连说道:好,好,我们会格外注意的,请你放心

    d,原来老子和汪英住一个房间是她专门安排的,和她住隔壁也是专门安排的。对我们两个这么不放心,太过分了。我心中对这个霹雳丫如此安排颇为反感,对她说的这番话特感刺耳,因此默不作声。

    吕大聪,你听到没有

    我日,老子不吱声,这丫竟还不罢休。哼,老子就不回答,你能咋地老子在房间里接近果体,难道你还敢进来不成。

    她又连问了几遍,老子依旧置之不理,装作没事人一样。

    汪英老好人般连连说道:吕大聪听到了,他听到了。

    我没问你,我问他,他没嘴吗吕大聪,你哑巴了

    老子就不吱声,气死你个霹雳丫。奶奶的,你把老子折腾惨了,老子也要难为难为你。

    她又大声问了一遍,见老子依旧无动于衷,忽地闯了进来。

    这一下子,把老子惊的不轻。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嘛。刚开门时,她明明看到老子只穿了一条小小的裤,这样都敢往里闯,这丫也t太生猛了。

    她忽地闯进来,气闷闷地看着我,脸憋得通红,一副斗鸡的架势。

    我手忙脚乱地赶忙扯过被角盖住身子。

    吕大聪,你耳朵聋了还是哑巴了

    我急忙用双手捂了捂耳朵,慢条斯理地说道:我的耳朵不聋。你这么大声干什么我又不是听不到

    你听到为什么不回答

    沉默就是回答。

    胡扯。

    汪英不是都回答你了吗我没穿衣服,不方便回话的。

    她听到我说没穿衣服不方便回话,文静的脸上腾地一下更红了,连白皙的脖颈都红了起来。估计是没穿衣服四个字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无聊。她狠狠白了我一眼,丢下无聊二字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呵呵,她对咱们两个太不放心了。汪英边说边笑,依旧保持着笑眯眯的笑容,

    她不放心我们,那她就多上心照顾我们就是了。我也无奈而又调侃地说道。

    汪英三十多岁了,年龄比我大不少,我对他直呼其名,显得不够尊敬。因此,便改口叫他汪大哥,他乐呵呵地称呼我大聪兄弟。

    我们两个聊了会闲话,他便去冲澡了。

    汪英矮胖,笑容可掬,很像水浒传中描述的矮脚虎王英,并且汪和王同音,越想他便是那个在清风山上占山为王的地微星矮脚虎王英。呵呵呵自己偷乐了起来。

    就在这时,李感性给我发了个短信,问我到了没一路上顺利吗

    我急忙给她回复短信报了个平安,并且专门说路上顺利的很,免得她也牵挂偶。

    矮脚虎洗完澡之后,我们两个又吹了起来。

    汪大哥,今天我被落下,车上的人都急坏了吧

    是啊,呵呵,都等的很着急,大家埋怨你的同时,也埋怨温萍。

    汪大哥,她倒底有没有点名

    点了。

    点名了怎么还把我给漏下了

    这不说么,全车的人都很纳闷这件事,呵呵。

    真她妈奇了怪了,她点名唯独把老子给漏下了,这臭丫太不负责任了。我止不住骂了起来。

    呵呵,大聪兄弟,你不了解她,她是个很负责任的人,责任心极重,要不然领导不会让她来当培训的联络人和召集人。

    她很负责任,怎么还把我给漏下了想想今天下午的遭遇,气就不打一处来。

    人总有疏忽的时候。吃饭时,我和她一个桌,我听温萍旁边的人说,她今天点名点岔了。

    怎么点岔了

    这次来培训乘车的总共是36人。出发的时候,温萍点的是35人,而花名册上也是35人。到了那个服务区大家上完厕所后,温萍再次点名时只是点的总人数,没有一个一个的点,数了数也是35人,因此就立即出发了,结果把你给漏下了。

    等等,汪大哥,我越听越糊涂。什么36人35人的,就是点总人数也不至于把我给漏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