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浑如无事-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282章 浑如无事

    我来到了省烟草公司,但冼伯伯却不在,问过秘书之后,方才得知,冼伯伯到下边检查工作去了,今天回不来。没办法,我只好掏出手机拨通了冼伯伯的号码。

    但冼伯伯一听是我,忙对我说:大聪,我这正忙着呢,改天再谈吧

    他似乎知道我要找他谈什么问题,语气透出了浓浓的躲避我的意思。但我仍是忍不住问道:冼伯伯,阿梅现在怎样

    大聪,你现在已经结婚了,还老是惦记着阿梅,你觉得这样做好吗

    这是冼伯伯第一次对我说这种不满意的话,使我措手不及,老脸立即滚烫起来,老子脸皮历来很厚,但也无法再厚下去了,老脸似乎火烤的一般难受,嘴里忙不迭地道:冼伯伯,对不起了

    好了,就这样吧。冼伯伯说完就直接扣断了电话,显得很不耐烦,语气中更是没有了以前的那种热情。

    冼伯伯这到底是怎么了我百思不得其解。但同时心中也清楚,完了,以后我再也无法来找冼伯伯了。本来想今天好好和他谈谈,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第二天,姑姑返回北京了,她已经将妮子的工作都安排好了,离开的时候,心情很是高兴。

    送走了姑姑,我和妮子开车带着康伯父康伯母回了他们老家一趟,拜访了一下老家的亲人。一天忙碌下来,大家都很累。尤其是我这个开车的,进了家门,就直想往床上趴。

    我这是头一次去康伯父康伯母的老家,那里离我老家尚有几十里地,想想康警花那个春节陪我住院养伤的时候,她在一天之内,先是回了趟我的老家,又回了趟她的老家,还在老家里处理了一起村民纠纷。这一路奔波,光在路上开车跑,也得大半天,想想康警花当时的样子,真是疲惫到了极致。

    几天之后,我去上班了。老子被迫辞职,历经磨难之后,终于又正大光明地来到了单位。蓉姐仍旧安排我坐在了阿梅原先用过的工位上,这让我更加无比思念起阿梅来。

    杏姐也知道了妮子要调往省公安厅这件事,她更是大力支持,她和姑姑还有满江大哥的观点一样,认为妮子去当警察比在银行里有前途。

    杏姐还对我说:大聪,你要小心了,妮子要是成了处级干部,你还在原地踏步,这差距也就太大了。

    有差距怎么着啊想当年在一个锅里吃饭的时候,老子可是她的顶头上司,她的职务再高,老子也曾经是她的领导,哼。

    你可别恬不知耻了,你这条件怎么能和人家妮子相提并论当日也就是我来安排你们两个都去汉正路分理处,这要是让别人来安排,妮子的职务肯定不会比你低的。

    老子当过她一天的领导,那就终身都是她的领导。

    奇谈怪论,你的脸皮也太厚了吧,哈哈

    嘿嘿

    妮子果真被借调到省公安厅经侦总队了,这丫一刻也没有耽搁,立马高兴地去上班了。奶奶滴,难道警服的诱惑就这么大这丫和老子不在一个单位了,竟然如此地高兴靠。

    借调期限是三个月,我心中不住祈祷,三个月之后,这丫最好是再回到银行里来上班。

    事实胜于雄辩,没等到三个月,半个月之后,我就不再祈祷了。因为半个月之后,妮子被正式调入了省公安厅经侦总队。

    已经既成事实,康伯母也没有办法了。况且她看到妮子穿着崭新的警服回来,她就像看到了康警花一样,心里止不住地高兴。

    在借调期间,是不能发警服的。这一正式调过去,这丫可就将警服穿在身上不脱了,上班穿,下班也穿,气的老子直和她发火:你不是答应过我,就算调入警界,下班之后绝不穿警服嘛,怎么还穿着呢

    嘿嘿,我就是天天穿也穿不了多长时间了,你就让我过过瘾吧

    你啥意思什么叫穿不了多长时间了你别吓我。

    呵呵。这丫笑的就像鲜花盛开一样,用手指了指肚子,悄声对我道:等孩子再大大,我就没法穿了,到时候只能是穿孕妇装了。

    我顿时明白过来,禁不住也嘿嘿地笑了起来,对她下班之后也穿警服的做法不再那么较真了,随口又问:妮子,你这正式调过去了,有职务没有

    有啥职务啊,就是干活。

    那你具体干什么工作

    案件稽核。

    几天之后,我才从何队那里得知,这丫一正式调过去的时候,职务就被任命了,表面是个案件稽核员,听起来没有什么职务,但后边有个括弧,括弧里边有三个字:副处级。

    奶奶滴,如此重大的事,这丫竟然守口如瓶,浑如无事,胆敢没和老子汇报,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