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三四、擂鼓砸墙-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三四、擂鼓砸墙

    汪英看我没听明白,止不住哈哈笑了起来,边笑边又解释道:

    哈哈,花名册上是35人,但不包括温萍,加上她才是36人。出发时她是一个一个点的,没有加上她自己,所以出发时点的人数是35人。中途上完厕所,她没有点人名,而是点的总人数,错就错在她点总人数时,又把自己给加了进去。你没上车,她把自己加了进去,不是还是35人吗结果阴差阳错就把你给漏下了,呵呵。

    我操,说来说去还是这个臭丫的责任。

    我越听越气,坐了起来,隔墙望了望隔壁,这个臭丫就住在隔壁,气恼之下,我挥拳使劲捶打了几下墙壁,怦怦作响。

    喂,小吕兄弟,不能砸了,再砸她又会跑过来教训你。汪英急忙连连阻止我。

    她再过来,我们就不开门,气死她,这个死丫头。我仍是愤愤不平地说道。

    呵呵,大聪兄弟,你也不能光怪温萍啊,你也有责任。当时大家上完厕所都回到车上以后,至少过了五分钟才开始清点的人数。任谁也不会想到你竟然还呆在厕所里没上车。

    汪大哥,这么说,还倒是我的不是了。

    哈哈,肯定,这个事你们两个都有责任,但主要责任在你不在她。

    当事者迷,旁观者清,看来汪大哥看得还是比较清楚的。想到这里,我的气也就消了不少。

    小吕兄弟,你上厕所怎么上了这么长时间拉肚子吗

    不是。

    不是拉肚子,怎么上了那么长时间

    哎,当时下车过于匆忙,忘了带手纸。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矮脚虎汪英听我说完,止不住捧腹大笑起来,笑的老子也讪讪自笑起来,nnd。

    矮脚虎笑够笑完之后,意犹未尽地说:老弟,咱们两个是同病相怜,被安排在一个房间里,还要被监视。呵呵。我这人最大的一个毛病就是爱睡觉,晚上睡得再足,中午也必须要睡一觉。今天明知道要出来培训,吃过午饭后,告诫自己只睡十分钟,结果还是睡过了头,险些误事,呵呵。

    他躺在床上边说边笑,边笑边说,胖胖的肚子就像一个圆突的丘陵,肚皮油光锃亮,笑起来一颤一颤的,颇为有趣。

    矮脚虎汪英同志身上有两大特点,一是爱呵笑,二是爱睡觉。

    又闲聊了一会,开始睡觉,毕竟明天还有培训课要上,更加不能迟到。

    不到十分钟,我就知道了矮脚虎爱睡觉的厉害程度。我还没有入睡,他就开始唿唿喝喝呼呼地打起鼾来。这呼噜打的分贝之高,不亚于霹雳丫的尖声高腔之分贝。

    我日哟,老子今天是倒霉到家了,倒霉透顶的不能再透顶了。

    白天饱受霹雳丫的摧残折磨,晚上还要听这矮脚虎鬼哭狼嚎般的呼噜声。

    我本就很困很乏,打算睡个好觉。没想到笑容可掬的矮脚虎大哥呼噜之猛,逢所未逢,闻所未闻,实乃惊天地泣鬼神。

    我无奈之下,下床轻轻推了他一下,边推边喊:汪大哥,你醒醒,呼噜打的太响了。

    这家伙睡觉真死,推了他好多次,他竟没醒,只是翻了个身。这一翻身,呼噜不响了,老子心中大喜,急忙跑到自己的床上,让自己尽快入睡。

    刚待睡着,矮脚虎又山崩海啸般打起了呼噜。d,这家伙不是矮脚虎,简直就是一个老肥猪。除了吃就是喝,唿唿喝喝呼呼个没完没了,让老子怎么休息

    nnd,罪魁祸首还是那个可恶的霹雳丫,是她专门将老子和这个老肥猪安排在一个房间的。

    我出离愤怒了,气恼无比,你这个臭丫如此安排,不让老子休息,你丫也别休息了。我奋力挥动双拳,就像擂鼓一般,在墙壁上怦怦砸了起来。

    砸了十多下,停了下来,将耳朵贴在墙上倾听隔壁的动静。

    我这一砸墙,把汪英砸的又翻了一个身。只是翻身而已,仍是没醒。

    这家伙的睡功堪称是丐帮帮主洪七公的睡梦罗汉神功。nnd,他是不是得到了洪七公的真传将睡梦罗汉神功发挥到了极致。

    我倾听了一会儿,隔壁没啥动静。

    你奶奶的霹雳丫,你倒睡的蛮香啊,你把个老肥猪安排在这里,让老子无法睡觉,那你丫也别睡了。

    想到这里,摆了个马步,又对着墙壁擂起鼓来。

    这次,隔壁有了反应。我擂了没几下,对面传来几声啪啪之响,这是用粉掌在拍打墙壁的声音。我一听对方有了动静,知道达到了目的,立即停止了擂鼓。对方又啪啪敲了几下,嘿嘿,可见对方非常地气恼,不是霹雳丫还能是谁

    就在我庆幸卑鄙目的达到的时候,刺耳的电话铃声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