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三五、夜半电话-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三五、夜半电话

    在深夜里,这个电话铃声响起来十分刺耳,把我吓了一跳。立即意识到此电话肯定是霹雳丫打过来的。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一个跃起半空倒,瞬间就躺在了床上装睡。

    这刺耳的电话交给矮脚虎汪大哥来处理吧,老子是万万不能接的。

    滴零零,滴零零,床头橱上的电话响个不停。我故意装着沉睡不醒,从眼皮缝里偷偷观察着矮脚虎。

    我现在对矮脚虎的睡梦罗汉神功更加地钦佩不已,电话就在他的耳边,相隔也就几十公分,这家伙竟闻若未闻。

    操,绝版老肥猪,真t能睡。

    电话足足响了十多下,矮脚虎老肥猪大哥才停止了那骇人的呼噜声。d,你终于醒了。

    他翻了个身刚待伸手接电话,伸了半伸,电话忽地挂断了。看来霹雳丫没有耐心了,才挂断了电话,别t又跑出来踹门,就凭她的性格,应该能做的出来。

    矮脚虎嘟囔了一句:这是谁半夜三更地往这打电话烦不烦啊。

    他看电话挂断了,嘟囔着向里翻了个身准备又开始呼噜。

    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

    矮脚虎急忙伸手抓起了话筒。

    喂,谁呀这家伙边问边使劲揉着睡眼。

    你们三更半夜的砸什么墙汗,果然是霹雳丫打过来的。老子虽然没有接电话,但她那高亢愤怒的责备声,一个字不漏地都钻到了老子的耳朵里来。

    没有砸墙啊,我们没有砸墙啊。矮脚虎说的也是实话,他确实不知道砸墙这事。

    你是汪英对吧

    是啊,我是汪英,你是这家伙睡觉像猪,脑子更t像猪。

    我是温萍,吕大聪在干吗

    他在睡觉呢。

    你让他接电话。

    哦,你稍等。

    大聪,大聪,小吕,小吕,你醒醒,你来接个电话。

    这家伙被霹雳丫彻底镇住了,竟然如此听话般地使劲喊我。

    老子现在能做的只有继续装睡,一叫就醒,那还不是不打自招吗

    他喊了我几声,见我没有反应,只好回复霹雳丫:吕大聪睡着了,没有叫醒他。

    你使劲叫他,他那是装的,就是他在捣鬼。我日哟,该来的躲不了,这丫不但霹雳,也很果断。

    矮脚虎汪大哥真的很是听话,又使劲喊了我几声,并下床来推我。

    哎,矮脚虎啊矮脚虎,汪大哥啊汪大哥,现在的男人为啥没有地位我们的国风为啥总是阴盛阳衰啊都是你这种没骨气的老肥猪弄的,nnd,

    我心中狂骂,表面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做足了刚刚睡醒的样子,故意大声问道:汪大哥,有什么事吗

    你来接个电话。

    我拿过话筒来,先是使劲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故意装着睡意浓浓的样子懒洋洋地问道:谁呀

    我是温萍。吕大聪,刚才砸墙的是不是你

    砸墙砸什么墙

    装,再装,使劲装,你就狠劲地装吧。

    我装什么了

    刚才砸墙的就是你,你还装什么洋葱。

    不要冤枉我,我刚才正在睡觉呢。汪大哥可以给我作证。

    哼,你去骗小孩子吧。

    你有什么证据就认定是我砸的墙难道你窥来老子趁机啃了她口豆腐,狠揩了她把油,nnd,你这个臭霹雳丫。

    无聊。我警告你吕大聪,你再砸墙胡闹,别怪我不客气。嘟

    她说完这句狠话后,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老子的心里可是乐开了花,气死你这臭丫。

    怎么回事谁砸墙来汪英傻乎乎地问道。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别搭理她。哎,我睡的好好的,竟吵醒了我。我边说边打着哈欠,心里乐得直想唱歌。

    汪大哥,你这呼噜真响啊,我费了好大劲才睡着。

    呵呵,我这呼噜是改不了了。大聪兄弟,你先睡,等你睡着后,我再睡。

    好,你可要等我睡着了再睡,不然小弟可真的是一夜无眠了。

    nnd,说好了等老子睡着后他再睡,结果偶还没有睡着,他又唿唿喝喝呼呼地叫了起来。

    我气恼地将被子蒙住头,蒙了好几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进入了梦乡。

    由于昨晚睡的太晚,早上这段时间是睡的最香的时候。

    迷迷糊糊中听到走廊里传来噪杂的走路声、说话声还有开关房门的响声。心中在不断提醒自己:吕大聪,千万不要迟到了,快点起来。

    心中如此这般催促了自己多次,但就是睁不开眼,更无法彻底醒来。

    同时隐隐约约地感到矮脚虎的呼噜声此起彼伏地响个不停,但也无法打断老子的睡梦。

    渐渐地走廊上的动静小了,从噪杂变得零落再变的静悄悄起来,我睡得更加香甜了。

    突然,臭老鼠叫了起来,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唱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