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父女相见-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309章 父女相见

    阿梅,我和你说话,你没有听见吗

    她仍是那样面无表情,更没有再对我说一个字。

    我无奈地看了看她紧握方向盘的手,不由得心中一紧。原先她的手细腻柔滑,白如葱指,圆润无节,尤其是她的手背,当手掌全部伸开时,细白柔软的手背上的手指根部,会有若隐若现的小肉窝。但现在不但没有了小肉窝,就连手背上的青筋也露了出来,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又驶过了一个路口,她轻声问道:我爸在哪个医院住院

    在医院。

    她不再说话,而是又提高了车速,快速地向医院驶去。

    到了医院,我指领着她将车停在了住院部的楼下。她跳下车来,快步向里走去,我忙提着她的行李,紧跑几步撵上她,在前边给她带起路来。

    很快,我和她就来到了冼伯伯的病房门前。

    我轻声道:阿梅,冼伯伯就在这里住院,咱们动静小点,他可能睡着了。

    她忙点了点头,我伸手轻轻地将房门推开。

    我带着阿梅进入了里屋,里屋里亮着灯,冼伯伯静静地躺在床上,看样子似乎是真的睡着了。冼伯母和蓉姐分别坐在病床的两侧,悄无声息地守护着他。看我和阿梅回来了,她们俩个都站了起来。

    我站在了里屋门口,阿梅摘下眼镜直接走了进去。虽然她的脚步很轻,但冼伯伯瞬间就睁开了眼,他似乎一直在等待着自己的女儿。

    阿梅看到她爸睁开了眼,忙扑到床边,鼻音浓浓地道:爸,你这是怎么了话声未落,泪水先婆娑了起来。

    冼伯伯苦涩地笑了笑,轻声说:阿梅,你回来了回来就好爸爸没事,在这里躺几天就好了。

    阿梅伸出手紧紧攥住她爸伸过来的手,另一只手在她爸的额头上试起了体温,说:爸,你的烧退了吗

    冼伯伯看到自己的女儿回来,整个人也有了些精神,说:爸爸没有发烧,只不过动了个小手术,过几天就好了。

    动了个小手术是什么手术

    冼伯母看到阿梅进来,她就开始眼泪汪汪,不住地用手帕擦着眼泪。阿梅看她妈这样,顿时害怕担心起来,忙大声问:妈,我爸做的什么手术

    冼伯母边哭边说:你爸的胃被切除了一大半

    阿梅顿时傻在了那里,好大一会儿没有缓过神来。她看了眼蓉姐,蓉姐也忙点了点头。

    她忙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伸手掀起了冼伯伯身上盖着的床单,看到了冼伯伯肚子上包缠着的厚厚的纱布,知道这是真的了,抬起泪眼看着自己的爸爸,什么也说不出来,只知道哭了。

    冼伯伯用慈祥的父爱目光,疼怜地看着阿梅,用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笑着道:好女儿,乖女儿,爸爸没事的。他边说边忍不住眼圈通红了起来,瞬间也掉下了泪。

    蓉姐忙道:阿梅,你别哭了,冼伯伯把命保住已经是万幸了

    阿梅喊了声爸,忙用手捂住嘴,哭着趴在了她爸爸的肋间。冼伯伯忙道:阿梅,不要哭了,你这一哭,爸爸刀口都疼了。

    阿梅忙点了点头,意思是自己不哭了,但却将脸低下,她脸上的泪水都滚落到了床单上。

    冼伯伯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女儿的头,目光里凝满了疼爱,轻声说:阿梅,乖,不准再掉泪了,你回来爸爸就好的快了。

    冼伯伯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我,目光很是复杂,让我无法形容,里边既有感激,又有责备,既有无奈,又有伤感。

    他轻声问:你去接的阿梅

    我忙点了点头,想说话但没有说出来。

    冼伯伯轻轻又道:谢谢你了

    冼伯伯怎么还是和我这么客气让我感觉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尖锐的刀子一样向我剜来,剜的我全身发颤。

    冼伯伯对我说完之后,便不再看我一眼,就当我不存在一样。他仔细看着阿梅,脸上凝满了心酸心疼,颤抖的嘴唇犹似心中滴血,说:阿梅,你比前一段时间又瘦了。他说着眼圈又红了起来,

    阿梅此时掏出手帕来将脸上的泪水擦干,问:爸爸,你的胃到底是怎么了

    冼伯伯苦笑了一下,打趣地说:爸爸这段时间应酬比较多,又加上嘴馋,就多喝了几杯,呵呵,不要紧的,过几天就好了。

    爸,你以前喝酒的时候是很注意的,从不过量,现在怎么这么不小心了

    呵呵,爸爸老了,也有些糊涂了,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了。

    爸,前几天你从北京回来时,我就告诉过你,让你少喝酒,你还是这么不注意

    阿梅说到这里,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痛苦无奈地连连摇头,泪水又急涌出来,撕心裂肺地闷喊了一声爸,失声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