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既郑重又沉重-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325章 既郑重又沉重

    我坐在外屋里等了半个多小时,满江大哥仍是没有出来。看来满江大哥和冼伯伯真的在商谈极其重要的事。我忽地想起那晚妮子对我说的话,难道是关于那个副检察长的事想到这里,我心中一凛。

    满江大哥在上任前,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他了。自从他上任后,我更是没有见过他。

    又过了好大一会儿,里屋的门被轻轻打开了,满江大哥边和冼伯伯说着再见,边从里边走了出来,我和蓉姐忙起身迎了过去。

    满江大哥看到我一愣,顿时笑了起来,问道:大聪,你也来了

    大哥,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吧

    呵呵,还好,就是太忙了,你啥时来的

    来了好大一会了,呵呵。

    妮子呢

    她今晚在单位加班。

    让她注意休息。

    嗯,好的。

    好了,大聪,我得走了,有啥事咱们电话联系。

    嗯,好,大哥,我去送送你。

    不用了,你也早点回家吧。

    嗯。

    蓉姐早就站在我和大哥的身边,她一直没有插上话,这时才有了说话的机会,忙点头问好:李市长,您不再坐会了

    呵呵,不了,我得回去了。

    冼伯伯早就看到了我,他看我和满江大哥一直在说话,便没有开口,此时方才说道:郭蓉,你去送送李市长大聪,来,快屋里坐

    蓉姐忙点头去送满江大哥,我则来到了屋里。

    冼伯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疗养,身体恢复的很快,整个人的气色也好了很多,他也已经能够坐起来了。此时,他就靠在床头上半躺半坐着。

    我坐在床边,礼貌地问道:冼伯伯,您现在能吃饭了么

    呵呵,能了,但不能吃太多,每顿饭喝半碗小米汤,但总算是能够吃下点东西了,呵呵。

    这样就好,再过一段时间,您应该就能彻底好起来了。

    冼伯伯笑道:但愿如此

    我仔细观察着他,发现他今晚很是高兴,精神头也好,说道:冼伯伯,你这身体恢复的很快,人也高兴了很多。

    呵呵,主要是今晚李市长来了,我们交谈了很多方面的问题,心情很是高兴,呵呵

    冼伯伯,满江大哥现今进入了政界,以后您们就经常打交道了。

    呵呵,是啊。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突然既郑重又沉重起来,轻舒了口长气,沉声低道:自古以来,都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说完鼻子里又重重地哼了一声。

    我心中一沉,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看他的样子像是随感而发,并不是要和我交流,难道他和满江大哥谈论的真是关于那个副检察长的事如果不是这件事,冼伯伯也不会发出这样的感慨的。对于这种敏感的事,只能是心知肚明,不能明说的,更不能明问的。

    我以为冼伯伯发表完这段感慨后,会再高兴起来,没想到他的脸色更加冰凉起来,眉头也缩了起来,似乎在考虑着什么。我也不敢开口说话,只是悄无声息地坐在床边,等着他开口再说些什么。

    这时,蓉姐送完了满江大哥回来了,也一下子将冼伯伯从思虑中拽了出来,冼伯伯对她道:郭蓉,你到外边坐一会吧,我和大聪谈点事。

    蓉姐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并将屋门带上了。

    冼伯伯扭头看着我,目光中又凝满了复杂的神态,对我说:大聪,那天给你打电话让你过来,就是想和你好好聊聊。今天你正好过来了,咱们就好好聊聊吧

    我忙点头回道:嗯,冼伯伯,您有什么话尽管说

    他不再看我,而是沉思着半靠在床头上,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轻声说:大聪,你知道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是什么吗

    我有些惴惴不安地小声问道:什么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你和阿梅的事,我现在连肠子都悔青了,但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他说到这里,连连摇头,叹气又道: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我女儿,葬送了她一辈子的幸福

    冼伯伯边说边不由得眼圈红了起来,眼睛也湿润了,他又道:当日阿梅要退婚的时候,我就感觉他和他男朋友很难再处下去了,但我没有坚决地站在阿梅的这一边,更加上她妈坚决不同意她退婚,最终把阿梅送进了火坑里。我被关了那么长时间,我出来的时候,阿梅就再也没有和我提过要退婚的事。直到她前一段时间闹离婚的时候,才对我说,我被关起来的时候,她对那边有过承诺,我出来后,她就要按期和她男朋友举行婚礼。阿梅是没有办法才去香港完婚的。唉,想起这些来,我就痛恨我自己

    冼伯伯越说越懊恼起来,不但懊恼还更加愤怒起来,这个时候,我不说话不行了,忙道:冼伯伯,一个人一个命,命中注定阿梅就要经历这些,您就不要再自责了。

    说是这么说,但

    说了个但字,冼伯伯便难过地再也说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