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三九、丰润绝佳-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三九、丰润绝佳

    矮脚虎虽然气喘吁吁,嘴也没闲着:这女的腿咋这么白,这女的身材咋这么好看她的个头比我还高。大聪,她和你的个头差不多呢。

    我根本就没空搭理他叨唠什么,只顾快步向前走。

    向前进,向前进,老子的色心重,白腿丫的肉很嫩。古有沉鱼落雁四大美女,今有白腿丫在前等我追。

    tnnd,白腿丫走的怎么这么快老子的快追姿势已经不再潇洒了,已经开始狼狈起来了。

    就在我也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白腿丫一个急转弯,向一个场馆走去。

    d,终于到地方了,不用再这么费劲地追下去了。

    白腿丫进了场馆大门,也没有回转头来。看来只能进去才能识得庐山真面貌。

    知道白腿丫的确切去向,就不用那么急三火四地追了。我站定等着满头大汗的矮脚虎赶了上来后,我们两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悠悠地逛了进去。

    一进去才发现,这里原来是羽毛球场馆。

    已经有人在那里捉对厮杀。整个场馆里气氛活跃。好多培训基地的老师们也在这里锻炼身体。还有其它培训班的学员。我们这个培训班是36人,加上其它培训班的学员,此时基地内来参加培训的有好几百人。估计每个场馆都是如此地热闹。

    我们两个进去后,眼睛到处踅摸,搜寻着那个白腿丫。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那个白腿丫正在球场左侧,但脸仍是背对着我们。

    日,不怕你背对,就怕老子没色胆。

    我大摇大摆在前,矮脚虎畏畏缩缩在后,走向了球场的左侧,目标是背对着我们的白腿丫。

    此时的白腿丫双手缠在脑后,正在用玉手葱指梳拢披肩秀发。

    我和矮脚虎逛游到白腿丫身后几米的时候,便停了下来,面向球场,实则眼睛专注地盯着白腿丫的白腿。

    d,如此近距离地看她的白腿,更加地让人震撼。多一两肉臃肿,少一两肉干瘦。如此正好,黄金比例,丰润绝佳。皮肤晶莹剔透,嫩白凝脂,宛如肉镜,似能照人。

    我的老天,老子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轮美奂,绝妙绝佳的美腿。馋的老子只想扑上前去将她美腿上的嫩肉吃个净净光光,都吞下肚去。

    正在馋也淫也的时候,白腿丫将披肩秀发挽成了马尾辫,侧过了身子,不由自主地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

    惊的我险些将下巴颏子掉下来,目瞪口呆地杵在了那里,一时几乎没了任何意识。

    矮脚虎在我旁边悄悄嘀咕了一句:我的天啊,怎么是她啊

    原来白腿丫就是霹雳丫,姓温名萍。

    震撼,太震撼了,震的老子一时没有回过味来。

    她看到我后,向我这走了几步,面部表情极其惊讶地问道:吕大聪,你怎么这身打扮怎么穿的就像民国时期的阔少呀你怎么这样看我眼睛瞪的像牛眼,嘴巴开的像乞丐,不认识我了还是看到外星人了

    她的这番话说完,我才从惊奇震撼中解脱出来。

    解脱是解脱出来了,但仍是如梦如幻,傻傻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吕大聪,你真莫名其妙,你不是挺能贫嘴的吗怎么哑巴起来了

    。我仍是没有说出什么来,关键时刻又掉开链子了。

    她这身打扮,显得更加地文静秀气,净不可沾。d,这丫给老子的反差实在太大了,老子就是再无耻,一时半会还真缓不过劲来。

    她看我这副傻而吧唧的样子,感觉很好笑,嘴角一撇,给了老子一个神魂颠倒的偷笑。接着就去打球了。将神魂颠倒的老子扔到了一边。

    我的目光随着她跑动跳跃的身影来回游动,一刻也没有离开,将她看了个饱中又饱。

    我这是第一次这么仔细认真地看她,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从昨天下午一点半出发前点名开始,直到现在,这个霹雳丫给老子的冲击实在是惊世骇俗,空前绝后。

    从最初的尖声高腔,到风风火火的霹雳丫,再到霹雳糊涂丫,又到霹雳泼妇糊涂丫,最后到了现在的白腿丫。

    使老子从注意她,反感她,深恶痛绝她,无可奈何她,再到现在追踪她,让老子走过了艰难的心理历程,酸涩苦辣尝了个既遍又饱,就是没有尝到甜的滋味。

    直到现在,才略微尝到了一丝丝一点点地甜味。但这个甜味实在抗击不过前边的酸涩苦辣。

    品来品去就是说不出什么滋味,不免惆怅起来。

    老子对她说不出什么滋味,估计她对老子也就一个字:烦。

    d,这丫是个不折不扣地美女,一双绝世美腿更是绚丽耀目。

    这丫不露出这对美腿,可能老子就会停留在对她深恶痛绝而又无可奈何上,但现在让老子发现了她的精雕玉琢的美腿,想不动心也难。但想想她那霹雳般的性情,想动心又不敢动。

    当真是无可奈何也这个可恶的霹雳丫而又可爱的白腿丫,竟成了老子面前的水中月镜中花,摸又摸不到还尽在老子的眼前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