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梨花带4雨-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347章 梨花带4雨

    早就过了中午饭时,但大家似乎都已经忘记了还有吃饭这一回事。

    到了下午的时候,那个女医生走了进来,她手里拿着检查的单子,大家都屏住了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喘,都看着那个女医生,屋里静的出奇。

    那个女医生说道:诸大家放心吧,结果出来了,患者的子宫肌瘤是良性的,切除了就没有什么事了。

    听完那个女医生官布完了结果,我的眼睛顿时被泪水模糊了,从极度痛苦担心一下子过度到极度欢喜高兴,由于反差太大,险此让我昏了过去。禁不住欣喜地扭头看了一眼妮子,妮子也喜悦地掉泪了。

    突然,鸣鸣之声传来,大家循声看丢,原来是冼伯伯喜极而泣,双手捂面鸣鸣地哭出了声。

    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阿梅终于幽幽醒来,大家纷纷都走了进去,冼伯伯走到床边,趴下身子,眼含热泪,说:好闺女,你得的是良性的,这下没事了,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阿梅看了他爸一眼,又看了看大家,随后脸上露出了一缘笑容,缓缓地闭上了眼晴,闭上眼晴的同时,眼角又流出了泪珠。

    那个负责护理阿梅的女护士说:好了,大家都出去吧,她才做完手术,麻药劲也还没全部消退,让她好好休息。

    阿梅康复的很快,一个多星期后,她的脸上也凝满了红润,也恢复了昔日的俏美。

    又过了一个多星期,阿梅已经能够坐起来了。此时,冼伯伯也已经彻底痊愈,办理了出院手续,但他并没有离开医院,而是寸步不离地守护着阿梅。

    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我要劝阿梅留下来。

    这天下午,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只有赵妈在陪着阿梅,冼伯伯到单位去开会了,冼伯母也不在。

    赵妈看到我来了,立即去了外屋。阿梅通过这段时间的治疗调养,烧早退下去了,人也明显地胖了起来,脸色不但红润,皮肤也更加白皙,整个人也充满了活力,那个活泼开朗,俏皮可爱的阿梅又回来了。

    我看着阿梅,目光不由得痴痴呆呆起来,她笑道:怎么这样看着我。

    我不由得说道:阿梅,我想再亲你一口。

    她立即红晕蕴腮,娇慎地柔声道:去,小心让妮子看到了。

    妮子又没来,怕什么啊。

    不行,现在不能让你亲了。

    哎呀,阿梅,你可不能过河拆桥,你进手术室之前,不是还让我抱你亲你嘛,现在怎么不行了。

    那是那,这是这。

    呵呵,你分的可是真请楚啊。

    不分清楚怎么行。我可不想让妮子知道了伤心。

    我收起了根颇的笑容,面色也郑重起来,说:阿梅,我一直想和你谈个问题,今天我们好好谈谈吧。

    你是不是又要劝我留下来。

    嘿,你真聪明,我要和你谈的就是这个问题。

    为何要让我留下来。

    你自已一个人在北京漂泊,孤苦伶竹的,让人很不放心,我更是牵肠挂肚,你爸妈也离不开你,你还是留下来吧

    她抿嘴笑了起来,说:如果我好不了了,想走也走不了了。现在就是想留也留不下了。

    为何

    你先别问为何,我进手术室前,你答应过我的事,可一定要做到。

    什么事。

    等妮子生下孩子后,让孩子认我当干妈。

    哦,你说的是这件事啊,没有问题,就让吕霄聪认你当于妈。

    吕霄聪。

    嗯,我的儿子就叫吕霄聪。

    孩子还没有出生,你就给他起好名字了。

    嗯,早就起好了。

    呵呵,你这当爸爸的叫吕大聪,你的儿子叫吕小聪,一大一小,果真有趣。

    吕霄聪的霄,不是大小的小,而是

    阿梅听到这里,略一沉思,立即接道:是康霄茗的霄。

    我忙点了点头,道:嘿嘿,阿梅,你真聪明。

    阿梅眼圆忽地一下红了起来,轻声问道:你给儿子起的名字中的这个霄,是为了纪念康霄茗。

    我只好又点了点头,轻声说:是的。

    妮子要是生个女孩呢

    我连考虑也没考虑,立即说道:那就叫吕霄妮,名字早就都起好了。

    阿梅又是一怔,轻问:如果是个女孩,只是把后边的聪字改成了妮子的妮自。

    嗯,是的。

    她抿嘴笑着看着我,但眼圆越来越红,如雾似水的眼珠在眼眶内打转,轻声笑道:不论是男孩女孩,名宇都很好听,也很有纪念意义,也不枉康霄茗和你相爱了一场。她说到这里,有此说不下去了,眼中的泪水忽地一下流了下来。

    看她又哭了起来,我有此慌乱,忙道:阿梅,吕霄聪吕霄妮这两个名字,是我和妮子去新疆接康伯父康伯母回来的时候,就在康霄茗生前住过的卧室里,给孩子起好的名字

    阿梅匆忙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脸上又呈现出了笑容,鼻音浓重地说:康霄茗如果泉下有知,她该瞑目了。

    她说着便又忍不住流下了泪,我心疼地劝道:阿梅,你不要哭了

    她忙又笑了起来,梨花带雨般地说:我这是喜极而泣,我是替你和康霄茗还有妮子高兴。

    阿梅,你也不能光替我们高兴,你也该替你自已高兴才对。因为孩子出生后,不论男女,都要认你当干妈。

    她开心地笑了起来,道:想,不论是吕霄聪还是吕霄妮,我这干妈是当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