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第348章 佳人相伴无限好(完本)-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完第348章 佳人相伴无限好(完本)

    我趁机劝道:阿梅,留下来吧

    我还没有出院呢,等我出院之后,再谈这个问题吧。

    阿梅

    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把身体调养好,等我出院后,你不和我谈这个问题,我也要和你谈的。

    我只好点了点头,应道:好吧

    一个多月之后,阿梅终于出院了,是我把她从医院里接回家的。

    阿梅已经康复痊愈,彻底恢复了以前的样子,放下东西之后,她显得兴致很高,对我道:大聪,我们到外边走走。

    嗯,好。

    我陪着阿梅从家里出来,来到了外边。

    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夕阳普照,天边晚震映红。阿梅家门前的空地上种植了很多花草,在这个柔媚奔放的春天里,林株争春,枝枝蕴香,朵朵俏丽。春天就是好,草衬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

    植物含春俏佳人,羞涩娇柔斗芳春。动物含春不安分,发椿狂叫操办根。

    植物喜欢春天,可以把自已装扮的最美。动物喜欢春天,可以尽倩狂欢。

    阿梅和我走在花草衬木之间,心情格外偷悦,她嘴里轻声哼着欢快的小调,我想开口谈劝她留下来的事,但却不忍心破坏目前这种美好的气氛。

    阿梅突然停止了哼着的小调,轻声说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美好的东西总是短暂的,以后我们还能像现在这样无狗无束地欢快游玩吗

    能,只要你留下,我们就能有这样的机会。

    她突然住步,扭头凝目仔细看着我,问道:你还是要劝我留下来。

    嗯,是的,这是我最重要的任务。

    她柔美地一笑,笑的比春天还要灿烂,俏皮地轻声问:你就这样和我谈。

    我一愣,不知她什么意思,忙问:不这样谈,那怎么谈啊

    她脸色粉红,娇羞妩媚,轻声低道:笨,此时衬木成荫,花丛环抱,你就这样傻傻乎乎地站着和我谈吗

    阿梅,你的意思是

    她鼓励地冲我点了点头,神态更加娇羞,实际上我早就忍不住了,忽地伸出手去,将她紧紧拥进怀里,她也紧紧抱住我,瞬间我的嘴唇就和她的红唇吻在了一起,我的舌头和她的香舌翻转缠绕在了一起,紧紧相粘,久久不能分开。

    不知道吻了多长时间,嘴头子也感觉麻木了,阿梅轻轻松开了我,柔情似水地看着我。

    我趁热打铁,紧紧搂着她道:阿梅,留下来吧,

    她轻声说道:我留下来后,咱们两个怎么相处。

    我被她问的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她脸上虽然仍日挂着笑容,但明眸俊脸上的神色却是蕴凝了哀憨和忧伤,她叹气轻道:你说我们相处在一起,分寸能把握的住吗。

    我忙道:能把握的住,我们之间的分寸能把握的住的。

    她抿嘴一笑,道:我这才给你了个小小的暗示鼓励,你就不顾一切地扑上来了,分寸怎么把握啊。

    晕,我被她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忽地又紧紧地抱紧了我,趴在我的怀里,轻声说道:好了,不要劝我留下来了,我已经早就都想好了。首先,我留在这里,看着你和妮子相亲相爱,说我不难受是假的,爱情都是自私的,我能做的只能是祝福你们我留在这里,你不安心,我也闹心,妮子更不放心。其次,我要有我自已的事业,我到北京做的是理财工作,我所在的那家公司是全亚洲最著名的理财公司,我在那里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最后,我要还是留在这里,我会沉浸在过去不可自拨,我会永远陷在痛苦之中,无法迎接新的生活,我这一辈子可能就真的没有幸福了。

    阿梅,你坚持要走,你爸妈怎么办啊

    我会经常回来看望爸妈的,等我爸退休之后,我就把爸妈都接到北京去。

    听她说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贬巴眨巴眼想控制自已,但还是流下了泪水。

    阿梅柔柔一笑,眼圆红红了起来,抬手温柔地将我脸上的泪水揩去,说:我们都不要哭了,你也不要再担心挂念我了,我到北京去,可能会找到自已的幸福。但留在这里,和你在一起,我无法忘掉你,我可能就真的无法拥有自已的幸福了。

    我只好点了点头,轻声说:阿梅,我祝福你,希望你能找到你自已的幸福边说边又难过地掉下泪来。

    她秀眸蒙雾,泪珠欲滴,但却更加娇柔妩媚地笑了笑,安慰我说:不要这样,等我感觉能回来的时候,说不定那天我就又回来了,再也不走了,你不要难过了。

    我只好心酸地点了点头,她用手椅着我的胳膊,柔声说:我们回去吧,你也要早点回家。

    我陪着她缓步向回走去,知道了阿梅铁心不留下来了,我心头茫然,更加愁苦。

    阿梅又轻声道:大聪,你想让我高兴地走还是难受地走。

    当然是希望你高兴地走了。

    那好,那你也要高兴起来。你高兴了,我才能高兴地走。

    嗯,好。

    我忙将老脸挤出几筷笑容来,用手环搂住她的秀腰,和她紧紧相拥漫步走着。

    夕阳相伴,触目愁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排了一身还满。

    陌路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别恰似涕鸣,更行更远难拥。

    阿梅真的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了。

    自别后遥山隐隐,更那堪远水帮帮,见杨柳飞锦滚滚,对桃花醉脸蘸醇,透内阁香风阵阵,关重门募雨纷纷。怕黄昏忽地又黄昏,不怎能不,新啼痕压日啼痕,断肠人思断肠人。

    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