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八、冼梅调走了-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四八、冼梅调走了

    ,算了,等你回来再说吧。

    我一听她如此说,心中一沉,立即知道确实有事。便急忙问道:为啥非要等我回去再说现在就说吧。

    ,还是等你回来再说吧,你安心在那里好好学习。

    阿梅,你这不是让我干着急吗你现在就告诉我,不然,我会寝食不安的。

    ,我说了你可不准着急上火。

    晕,我一听心中竟突突跳了起来,即想听又害怕,即害怕又想听,自己先自相矛盾了起来。

    ,阿梅,,到底什么事啊

    我不但矛盾,还有些胆战心惊起来,问她的话连点底气也没有了,磕磕巴巴起来。

    ,我我的调令今天下午来了。

    冼梅犹豫着说了出来,声音很轻,但我听来却是字字如重磅炸弹,把我炸的从床上蹦了起来。

    阿梅,你说什么我狼嚎般地又追问了一句,心中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今天下午,我的调令来了。阿梅又说了一遍。

    我的心突然之间坠入了冰天雪地里。整个人怔怔地僵住了,喃喃地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了,我想等你回来再和你说,你非要我现在就说,我就知道说了你会这个样子。

    冼梅的声腔已经带有了哭音。

    我仍是想在做梦一样,傻傻地举着手机放在耳边,仍是说不出话来。

    你说话啊,她又紧接着问道,但我已经听到了她的轻微抽噎声。

    老天爷啊,我已经离不开冼梅了。冼梅只是工作调动,我都无法承受。如果有一天冼梅离我而去,我还怎么活啊

    我的心由凉到冰,再由冰转灰,又从灰到暗,从暗到碎,再从碎到痛,最后痛不欲生。听到冼梅的抽噎声,小眼中的泪水顺着老脸流了下来。

    冼梅爱哭,她轻微的抽噎声渐渐大了起来。

    老子一定要坚强起来,不能让她发现我也在电话这边痛心流泪,不然,她会大哭特哭。

    任由泪水顺着老脸流淌,我呵呵笑了笑,柔声说道:阿梅,恭喜你啊

    恭喜个屁,你再这样子,我就不去报到了。

    晕,我故作微笑,故作轻松地想骗骗她,但我们两个早已是心有灵犀处处通了。她心里想什么我是明明白白。我心里想什么,她是一清二楚。

    我只好实话实说,不然,这丫一旦任性起来,后果将很严重。

    阿梅,你不要哭了,这是好事啊你忘了在咖啡馆里我和你说的那些话了

    没忘,我只是心里不好受。

    我心里也不好受,刚才都难受的说不出话来了。

    我刚说到这里,冼梅嘤嘤地哭出了声,她明显地在极力压抑,但压也压不住。她心里难受,那就让她多哭一会,不然,她还会哭的。本就心情不好,再喝点酒,她可别守着办公室的同事们哭起来,那就麻烦了。

    阿梅爱哭,而且很能哭,我在电话这头足足等了接近五分钟,她才止住了哭泣声。

    我这才继续说道:阿梅,我们只是不在一起办公了,但毕竟还在一个系统,一个城市里,不算分开,我们还会天天见面的。

    她在电话那头没有说话,我知道她正在摸眼泪。

    阿梅,你调到上级行哪个部门了

    调令上写的让我先到上级行人力资源部去报到,应该是到上级行的办公室工作。

    恩,这样很好,还是干老本行,这样能够尽快进入工作状态。

    但我不愿再干办公室的工作了,除了写材料就是写材料,我想换个岗位。

    你想换什么岗位

    我想到纪检监察部门。

    阿梅,你调到上级行里去,还不知道支行里会有多少人眼红呢。你刚去,安排你到那个部门你就到那个部门,等稳定下来,再调也不迟。在上级行里部门之间调换工作那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恩,我知道的,看情况再说吧。

    阿梅,今晚是不是给你送行啊

    是啊,现在就缺你了,今天下午李主任念叨了好几遍:要是吕大聪在,人就齐了。她还说要不等你回来后再给我送行,但想想送行这事又不能拖,只好不等你了。

    呵呵,不用等我,我回去后单独给你送行。

    呵呵。

    经过不断地对话聊天,终于把阿梅逗得呵呵乐了起来。她一乐,我的心也为之一宽。

    阿梅,来,快想死我了,来,亲亲。

    你真讨厌,人家心情刚待好好,你又来了。

    哦,好好,暂时不亲了,等回去后很亲,狠狠地亲。

    滚一边去。

    呵呵。

    你在外地,注意照顾好自己。

    恩,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就在这时,我从电话这边听到有人在大声喊阿梅,听声音应该是潘丽喊的。

    我过去了,她们喊我呢。

    嗯,你去吧。你先去洗把脸,别让同事们看出你哭来。

    不用你多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