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〇、豁出去了-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五〇、豁出去了

    我听她竟然让我跑回去叫汪英,有些不情愿。不是老子懒,而是老子实在太烦。

    你再打房间的固定电话看看。我只好提醒她。

    她接着又拨打了房间的固定电话,看着她皱起来的眉头,我也有些着急起来,看来真的要让老子跑一趟了。

    虽然正因为亲爱的冼梅在闹心,霹雳丫真让老子去,老子不得不去。

    正在这时,授课老师开始讲课了。

    霹雳丫只好说道:怎么固定电话也是打不通先上课吧,不管他了。

    我心中一乐,这样正好,老子正懒的动弹呢。

    从早上被霹雳丫电话叫起来,头就一直昏昏沉沉的,冼梅的调走,把我的心也带走了。现在干什么也心不在焉。

    坐在那里听课,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授课老师,光知道授课老师的嘴在不停地一张一合,唾沫星子乱飞。但讲的什么却是不知道,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简直成了个行尸走肉。

    上了大半节课,矮脚虎也没来。我倒开始羡慕起他来了,什么也不管不顾,只管埋头睡觉,这种专心致志的精神还是值得我学习的。我装模作样地坐在这里听课,实际上就是活受罪,不但一点没有听进去,坐着腰疼屁股疼的,还真不如矮脚虎那样躺在房间里睡大觉来的实惠些。

    第一节课足足讲了一个多小时才下课。

    刚一下课,霹雳丫又给汪英打起了电话。手机和房间的固话轮流打了几遍,还是不通。

    她来到我跟前对我说:吕大聪,还是给他打不通,麻烦你跑一趟如何

    nnd,这是霹雳丫第一次对我说话这么客气,语气也轻柔了起来,反倒使老子有了一点点地感动。

    人就是贱,给你孬你请受着,给你点好你就会受不了。

    我很爽快地说了一个字:好。起身拔步往宾馆走去。

    我来到宾馆房间里,只见矮脚虎仍旧在大睡特睡。我没有先叫他,而是去查看房间的固定电话,霹雳丫往这打电话不应该打不通啊

    仔细查看之下,这才发现,电话线被拔了下来。不用问,这肯定是矮脚虎办的,这家伙为了睡觉,倒很是未雨绸缪。

    我连喊带推,才勉强把他叫醒,他躺着不动,只是睁开眼看了看我,又立即合上了。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大聪,你别再喊我了,让我好好睡一觉。你帮我请个假,就说我拉肚子,上医院去了。说完,翻了个身又呼呼睡了过去。

    矮脚虎汪大哥的睡梦罗汉神功,当真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看他如此,也就不再说什么,准备回去上课,顺便找霹雳丫帮汪大哥叭个瞎话。

    当走到门口时,突发奇想,与其坐在教室里活受罪,还不如像汪大哥般这样躺在房间里睡大觉。反正以后冼梅也不在我身边了,老子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去他奶奶的,老子现在什么也不管不顾了,就在房间里睡大觉。

    越想越是这么个道理,顺手就把手机给关了,用脚又将房门从里向外给踹了踹,折身回来躺到了床上。

    老子现在什么也不顾了,只顾想冼梅就足够了。冼梅昨晚喝酒喝多了,估计现在这个时候也该起床了。我将刚刚关掉的手机打开,拨通了冼梅的手机。响了七八下,那边才传来了冼梅的声音。

    喂,阿梅,你没事吧昨晚是不是喝高了

    我正在开车去上班的路上,刚刚过了个十字路口。昨晚是喝的有点多,但睡了一觉后没事了,你放心吧

    阿梅,你先不要急着去上班,先去喝碗酸梅汤。

    呵呵,我又没吐酒,不用了。我到了单位后,交待交待手头的工作就去上级行报到了。

    当她说到去上级行报到时,声音明显地低沉了下来,语气没了刚开始通话时的轻松。为了不再让她心情沉重,我急忙说道:阿梅,你安心去报到吧,路上开车注意安全,我要上课了。

    恩,好吧,你去上课吧。

    挂断了电话后,我立即又关机了。

    和冼梅通了电话,知道了她昨晚虽然喝多了但没有什么大碍,顿时放下心来,心情也明显地好了许多。

    躺在床上暗道:d,睡觉就是舒坦。大白天睡觉更是舒坦。别人上课,自己睡觉,那是超级舒坦。

    霹雳丫,你要是霹雳老子,老子认了。你要是通报老子,老子也认了。随你怎么收拾老子,老子都认了。老子现在豁出去了,两耳不闻霹雳声,一心只管睡大觉。

    果然没过多久就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