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四 、霹雳丫这一脚-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五四 、霹雳丫这一脚

    我手捂屁股,龇牙咧嘴起来。d,这臭妞子莫非练过铁腿功怎么踢得这么疼啊使劲捂着揉了好大一会儿,才感觉轻松了些。

    刚一迈步走动,挨踢的部位又疼了起来。不好,是不是被她踢到坐骨神经了不然,怎么一动就疼

    无奈之下,只好一瘸一拐地来到旁边的花坛台子上坐下。坐下也只能是半边屁股着地。那半边却在生生作疼。

    这时,有几个同在培训班的同事路过,看到我坐在那个地方,感到很是诧异。

    老子现在已经被霹雳丫包装炒作成了名人。他们都认得我,并且也知道我这个明星大腕的名字,但老子却记不住他们的名字。

    吕大聪,你坐在那里干什么呵呵。

    我故作优雅地笑了笑,说道:刚吃完饭没事,坐在这里看看风景。

    哈哈,吕大聪,你坐的那地方很潮湿啊。

    啊我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这花坛边的台子上竟然是刚撒过水的。这水无疑是浇花的时候洒落在台子上的。刚才由于光顾屁股疼了,没注意到这台子竟然是湿的。

    这一发现之后,立马就感觉到触台的那半边屁股潮乎乎的,急忙站了起来,皮笑肉不笑地很是尴尬。

    等那几个同事走了以后,我又将被霹雳丫踢的那部位搓揉了十多分钟,才感轻松起来。走起路来,虽然略微有点疼痛,也略微有点一瘸一拐,但已没什么大碍了。

    回到宾馆房间没一会儿,就接到了冼梅的电话。

    我今天到上级行报到了,一切都挺顺利的,目前还没有分配工作。听人力资源部的人说可能先要进行岗前培训,这几天让我在家等通知。

    那你正好借此机会好好在家放松放松,休息休息。哦,对了,岗前培训怎么培训法

    不知道,可能也是到外地培训。

    啊不会也到我这里来吧那你快来吧,都快把我想死了。

    我当时也是以为要到你现在的培训基地去培训呢,但我问了问,可能让我到北京去培训学习。

    啊到北京

    嗯,很有可能的。

    什么时候走

    不知道呀,这不让我在家等通知嘛。

    最好是等我回去后,你再到北京培训去。

    但愿如此吧。

    我都快想死你了。

    你呀,就是一个馋猫。

    嘿嘿

    说到这里,小jj竟含胸拔背,直挺挺地撑起了伞来。

    冼梅在电话那边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变化,柔声问道:你是不是又在胡思乱想了

    嗯,想的我全身都快爆炸了,弟弟比我还着急。

    呵呵,滚,不和你说了,你就安心学习吧,有什么事我再给你打电话。

    嗯,好吧。

    放下电话后,心中不住祈祷起来:老天爷啊请您老保佑小民,让俺回去后,再让俺亲爱的阿梅到北京去。一连祈祷了好几遍,态度之虔诚,自我感觉很是感天动地。

    从和霹雳丫道歉之后,我确实变得老实起来。不但遵守纪律,还处处多表现一番。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为了实现对霹雳丫的承诺,只能咬牙坚持。

    矮脚虎在我的带动下,也基本上没有违反什么纪律了,但上课还是老打瞌睡。他这爱睡觉的毛病恐怕是改不了了。

    霹雳丫每当看到我,都是一副想笑又极力忍住的表情,有时脸色还会不由自主地绯红起来。

    而我每当碰到她时,立即故意装着一瘸一拐的,表情很是痛苦。意思是你她奶奶的把老子给踢成了这个样子,你看着办吧。让你丫欠老子的一个人情。

    她看到我这样子,总是扭头就走,装作没看到。

    nnd,装了几次竟没有博得她的同情,看来让这丫欠老子的人情,那是难上加难。因此,也就没有继续装下去的必要了。

    转瞬间到了星期五的下午。临近下课时,培训基地负责培训接待的那个领导过来了。

    他宣布了一件事。他说:经过一周的紧张学习,星期六和星期天安排大家出去游玩游玩。星期六去石望湖,星期天去云雾山,让大家好好放松放松。

    他说完后,大家欢呼雀跃,高兴不已。

    但他又紧接着说了一句:大家别高兴太早了,星期六还有一上午课,去石望湖是吃过午饭去。星期天就是全天都去玩了。

    nnd,星期六星期日是法定的休息日,又霸占了我们宝贵的半天休息时间。培训培训简直就是又赔又熏,把你熏的焦糊焦糊,还让你赔时间赔精力,把你赔的吊蛋尽光为止。

    d,看来这培训得改名了,叫赔熏比较贴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