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童子之身-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十六、童子之身

    待将低头埋去,冼梅却轻抬秀臂扬起玉手,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块纸巾,将我的低头下埋之势遏住,轻轻给我擦拭眼泪。无奈之下我只好透过泪帘,无限留恋地看了看莲花和玉女双峰,闭上双目,让她擦拭个痛快。老子的确动了真情了,555555

    我吸允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尽情享受着她给我擦拭眼泪的无限柔情,真t希望时间永远停滞在这一刻。

    她将我的泪水揩拭干净,停下了温柔的动作,静静地凝视着我。

    我睁开双眼,小眼聚光蕴含菠菜,深情款款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她。此刻,我的老脸和她的秀脸近在咫寸,双方呼出来的气体都喷到了对方的脸上,我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去,她闭上双目,将性感的红唇迎了上来,我和她干柴遇烈火般地吻在了一起。

    她的嘴唇极其柔软,她的香舌极其湿润,我们两个嘴唇紧紧粘在一起,仿佛要将各自的嘴唇粘进对方的嘴唇里去。我们两个的舌头紧紧地缠绕在一起,打着滚地翻转,双方贪婪地吞噬着对方的津液。渐渐地我们两个的呼吸都粗重起来。

    小日本的榻榻米堪称是现成的席梦思床,恩,比席梦思还适用,省去了往上爬的环节,直接躺倒就是了,简单明快。小日本的榻榻米从我国唐代流传过去后历经千年而不衰,估计就为了行那竖心生事时的方便快捷,不得不承认,小日本做事的效率就是高。

    此刻,我和冼梅顺其自然正好借助这榻榻米来实现她中有我。

    我亢奋着将陶醉中的她轻轻地缓慢地推倒在榻榻米上,当然嘴唇没有一丝一毫地离开过她的樱唇。

    我整个身子都压倒了她的身上,她禁不住吟了起来。

    我下身开始不老实起来,身子不由自主地做着运动。

    双手不停,摸了莲花,再摸玉女,周而复始。

    慢慢地开始用颤抖着的激动双手去解她的纽扣,上衣的纽扣终于全部解完了,有心想看看那迷死人的双峰,但冼梅双手紧紧搂住偶的脖颈,不让我的嘴唇离开,偶想看也看不到了。

    当我那罪恶的双手去解她的裤腰带时,一时半会竟没有解开,急得出了身汗。

    不由得双手用力,宁肯拽断也要把腰带迅速除去。可能我用力过,弄疼了她,她突然之间睁开了双目,那种陶醉迷离的神态一下子消去了一大半。

    老子一看要坏事,赶忙加快手上的动作,想把那恼人的腰带快点打开。

    女人的心天上的云,说变就变,老子可不想功亏一篑。

    冼梅用双手轻轻抚摸着我的面颊,无限深情地媚笑着,极其温柔地问了我一句:小吕,你是不是处男

    我一呆,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手中的撕拽动作,大脑急转,为了保持我在她心目中的良好形象,我决定撒个弥天大谎:我不但是处男,还是童子。话声一落,就连老子自己也坚决相信自己就是处男童子实际上早在大学时老子就不是处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