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五、深呼吸-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六五、深呼吸

    我小眼微瞥,看到霹雳丫的表情很是恬静。d,这副表情竟然让老子有些心醉。

    又往前走了几步后,感觉离后边的矮脚虎他们更远了些,我便大口地深呼吸起来。

    吕大聪,你气不够喘啊她莫名其妙地看着我说。

    不是不够喘,而是喘不够。我边说边继续做着深呼吸。

    真受不了你,呵呵。霹雳丫边说边笑了起来。

    我眼睛微闭,充满深情地道:深呼吸,轻闭你的眼睛,你身边有最清新香气。用最动听的声音,消除一切距离。努力爱,超越所有默契。

    哈哈哈哈,吕大聪,怎么说起歌词来了这词只能唱不能说的。

    我不会唱,只会说。

    你说好也行啊,普通话不但不标准,还满嘴里南腔北调的,没有一点儿韵味。你把人家羽泉优美的歌声都给玷污了。

    温萍,你的声音高亢,唱歌很好听吧

    嗯,还行,你想听不

    想听,你现在就唱,唱个深情点的。

    好,你竖起耳朵来。

    她说的很是认真诚恳,我也真想好好听听,就把左耳朵向她靠近了一些。

    她忽地将嘴巴对准我的左耳,突然一声啊的尖叫。

    她叫完哈哈大笑,边笑边快步向前冲去。

    我左耳被她震得嗡嗡作响,脑袋嗡嗡发懵,急忙用手将左耳紧紧捂住。nnd,这个霹雳丫险些将老子的左耳给震聋了。

    后边的矮脚虎和那个女的跑着追了上来,异口同声地问我:怎么了

    我忙道:没什么,温领导在练发声呢。

    霹雳丫这时已经走进了餐厅。

    进入餐厅之后,只见霹雳丫已经就坐,她连连向我们招手。d,老子终于有机会和她同桌共餐了。

    我紧走几步抢先坐下,坐在霹雳丫的身边,并将凳子悄悄向她挪近了些,继续吸吮她身上的香气。

    霹雳丫还特意把陈成行和尹国他们几个叫过来与我们同桌。无疑霹雳丫也如我一般很是感激陈成行和尹国的热场之举。

    餐厅里又为我们准备了酒水。我本不想喝酒,霹雳丫悄声对我说:喝点酒压压惊。肚中灌了不少湖水,最好喝点白酒杀杀菌,别再闹肚子。

    这是老子第一次听到她这么关心体贴的话语,竟感动的使劲眨巴起小眼来。

    陈成行和尹国是名副其实的热场之星,两人一唱一和,把我们这桌的气氛调节的活跃无比,引得其余桌上的人都投来羡慕的目光。

    我也借机与陈成行和尹国两人频频举杯,热切交谈,表示衷心的感激。并下定决心和他们成为好朋友,铁哥们。

    酒桌气氛越来越活跃,包括霹雳丫在内的几个女的均都喝的是白酒。女士喝酒沾嘴即可,别人也不会怎么让,但我可脱不开了。

    陈成行、尹国、矮脚虎以及在座的所有男士,除了老子之外,个个都很能喝。看着他们一杯一杯往嘴里倒肚里灌,我看着都直发晕。更何况老子的酒量本就稀松平常,没有一时三刻,我便感觉酒力上涌,不能再喝了,再喝老子非的喝大发了。

    这时,霹雳丫和几个女同事已经喝完酒吃完饭,她看男士们酒兴正浓,便嘱咐道:你们继续喝,可别喝多了,我们女士先撤。

    我刚想起身,陈成行立即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让我坐下继续喝。我只好硬着头皮又坐了下来。

    看着面前的空酒杯又被他们给倒满了,我只想掉头就跑,真得不能再喝了,醉酒的滋味老子实在不敢恭维。

    又捱了一会,我说道:我出去小便一下。边说边起身就走,这次没有人再阻拦我。

    我心中暗道:各位弟兄,不是偶不给你们面子,更不是偶不热场,而是偶的酒量太浅,实在撑不下去了。

    出了餐厅,便向宾馆走去。拐了个弯,边走边想,多亏撒谎说出来小便,不然,还真没有什么好的借口。如此这般想,竟还真的有了尿尿之意。

    没办法,吃喝拉撒尿本就是人身上五件宝,件件离不了。

    在身体左侧有一片小树林,林中有一个羊肠小道,远处有几个亭子。看来是供人茶余饭后闲逛之处。

    此处比较隐蔽,找个旮旯,先把五件宝中的最后一宝解决了。

    踅身顺着羊肠小道向幽暗处走去,来到更加隐蔽的地方。看看四处无人,静悄悄地,十万大军,抬炮出营,一阵大雨,收兵回营。

    收兵回营之后,本想立即回宾馆,但看到往里不远处,有亭台、花坛、鱼池等等,竟然是个五脏俱全的小花园,不由自主地朝那走去。

    越过鱼池,转过花坛,来到亭子。刚待拔步走向亭子,只见亭子的横栏上坐着一个女子,竟把我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