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一、淫了她一把-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七一、淫了她一把

    我一听她要挂断电话,急忙说道:别别,等等,再聊一会儿。

    还聊什么呀这雷打的太吓人了。

    你是霹雳丫还怕雷啊呵呵。

    滚你奶奶的。

    你她奶奶的再骂我,我就穿墙而过。

    好啊,你有本事就穿墙过来,嘻嘻。

    她这一声话语和笑声,一下子将我勾的色心大作,如火,弟弟忽地行动起来,直愣愣地将裤头顶了起来。

    老子现在真的想穿墙而过,过去把她给嘿咻了。越这般假想越欲火焚身。止不住轻声吟哼哼了起来。不是老子想哼哼,而是确实太性奋了。

    你在干什么我怎么听得不对劲。

    没什么,我在打伞。

    打伞你在屋里打什么伞傻帽啊。

    我没有理会她的言语,依旧沉浸在高度的性奋之中,吟哼唧之声竟然大了起来。

    你在哼唧什么我怎么越听越不对劲。

    。我被欲火燃烧的已经顾不上回答她的话了。d,那些在网上搞视频竖心生交和电话竖心生交的,是不是也如老子这般啊

    你胡哼唧什么我挂了呀。

    不要啊,我在我在哼哼唧唧地吟诗呢。我慌乱之下,急中生智胡乱说道。

    啊你在吟诗,呵呵,好啊,你大声点,我听听你吟的什么诗。

    我日哟,这下真的被她推向火山口了。老子哪是在吟诗,而是在意淫。话已经说出来了,骑虎难下了。

    说话啊,我在等你吟诗呢。

    喂,你怎么不说话了快点,举电话都举得我手臂发麻了。

    老子被她催的欲火顿消,老羞成怒起来,真想吧嗒一声把电话给扣了。

    她在电话那头不停地催。我只好说道:别急,我正在酝酿呢。

    你不是哼唧了好大一会了吗怎么还在酝酿

    你先不要催我好不,慢工出细活,吟诗是要在饱含情感的情况之下才能吟的出来。你这般催,把我酝酿好的都催没了。

    好,我不催你,你抓紧点。

    这下老子是真的发毛了,吟诗要先有景,再有情,最后一挥而成。我急忙扭头看着窗外的大雨和电闪,听着霹雳般的雷声。大脑急速运转起来。

    片刻之后,一首既高雅又淫欲的打油诗一蹴而就,心中大乐起来。饱含深情,故作深沉而道:我酝酿好了,你仔细听好了。

    嗯,我听着呢。她语气中充满了期盼。

    我一字一顿,抑扬顿挫地慢慢吟道:

    牖外电闪雷鸣劈,大雨倾盆灌满地。

    霹雳小丫在隔壁,扮作雷公电话至。

    尖声细腔又捏鼻,吓得大聪直放屁。

    话到中途直哼唧,先是打伞后吟诗。

    我吟完了之后,她竟没有立即说话。肯定是在猜想诗中意境,无论她问什么,老子都不能直说。

    哈哈,倒是挺押韵的,有两处需要核实一下。

    嗯,你说好了。

    第一句第一个字牖,是不是那个片户甫的牖

    嗯,是的。

    不错,这个字用的好。

    第二个问题,就是你真的在打伞吗

    当然了,这是肯定的,这伞打的还很高呢。

    我真搞不懂,外边下雨,你在屋里打什么伞

    这属于个人偏好。

    哈哈,你这偏好倒也真是稀奇。

    嘿嘿,我在电话这边偷偷坏笑。

    我看了看我们房间里怎么没有伞我狂晕,这丫头真是傻的出奇。她以为我真的在房间里打起雨伞来,她竟然在她房间里看看有没有真伞。

    你不用找,你房间里没有伞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根本就没法打伞,想打也打不起来,没这零件。

    喂,我快被你搞糊涂了。

    你再问下去的话,我也糊涂了。

    啊

    啊什么啊,没事挂了吧。

    嗯,挂了吧,我胳膊举电话都麻了。

    这丫似乎还要再问下去,我先提出来挂断电话,她立即答应,看来她的手臂是真的麻了,听她一放电话,我立即也扔下了电话。心中狂乐,高兴的哈哈而笑。d,终于在电话中狠狠淫了她一把。

    我自娱自笑了一会儿后,这才听到了矮脚虎依旧是呼噜连天。这家伙真能睡,如此电闪雷鸣的恶劣天气,也只是让他醒了一小下。

    和霹雳丫在电话中了大半个小时,已经没有了任何困意,便起身去洗漱。

    洗漱完毕,站在窗口看着外边的瓢泼大雨。此时,天空已经不再打闪了,雷声也是小的几乎听不见了,若隐若现的。但雨势却是丝毫不减,竟有愈来愈大之势。

    看来,大家期盼的云雾山是去不成了。下雨天去爬山危险实在太大了。想到这里越发感到遗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