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八、郁闷-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七八、郁闷

    第二天一上课,培训基地的领导就过来宣布:本次培训上午结束。吃过中午饭后,大家就可以启程回家了。

    大家一听欢呼雀跃,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我心里也很高兴,毕竟冼梅还在家里。今天回去后终于能见她一面,以解相思之苦。

    由于此次培训内容太多太繁,原先定好的闭卷考试临时改成了开卷考试。d,大家都紧张兮兮地迎接金箍棒,结果最后变成了个棒锤。这样也更好,不用再担心考试成绩太差的问题了。

    刚过十点钟,我就接到了冼梅的电话。

    大聪,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阿梅,我今天下午就回去。

    啊怎么这么巧啊

    冼梅说到这里很是着急,我一听也不由得焦急起来,急忙问道:阿梅,什么怎么这么巧了

    ,哎,我刚从上级行出来,已经通知我到先去北京培训,今天就走。

    啊你今天就走

    嗯,飞机票已经都买好了,中午一点半的飞机。

    听到这里,我郁闷的险些背过气去。

    阿梅,你今天别走了,明天再走吧。我今天吃过午饭后就往回赶了。

    哎,,这次到北京去学习的不光我一个人,是十多个人。让我在家等了一个星期,就是为了和这批人一块去的。

    让那些人先走,你明天走不行吗

    恐怕不行,这要统一行动的。冼梅说到这里,也很是无奈。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当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发生碰撞的时候,个人利益只能无条件地服从集体利益,奶奶个熊的。

    我再焦急下去,冼梅可能会更加焦急,人不能太自私了。我为了安慰她,让她放心安心地上路,只好温言说道:哦,既然这样,那你今天走吧。我在家等你回来。

    听我说到这里,冼梅才有些高兴起来:嗯,好吧,我现在回家收拾一下,我们电话联系。

    嗯,好的。

    挂断电话后,老子真的想开口骂娘,但不知道骂谁心中那个郁那个闷啊,当真到了极致。

    nnd,冼性感和李感性又在冥冥之中和老子玩起了双飞。老子已经憋鼓了好长时间了,本想回去后一番,结果,昨天晚上一个飞了,今天另一个也飞了。

    老子回去也是孤家寡人。想到这里,顿时没有了回去的激动和期盼,变得闷闷不乐起来。

    吃过中午饭,大家都欢天喜地的整理东西,向楼下等候的凯斯鲍尔豪华大客车涌去。

    矮脚虎更是高兴万分,除了呵呵直笑,一对小眼睛竟放射出幽幽精光。d,不用问,这家伙也是憋鼓的很厉害,那幽幽精光就是之光。

    汪大哥,是不是想嫂子了

    嗯,能不想吗呵呵。

    这家伙说到这里,口水都快下来了。靠,她想的是他老婆的性器官。

    老子现在只想跺脚蹦高海骂。狗日的培训,真他妈的是赔熏,赔的老子身边的两大美女都双双飞走,熏的老子灰头土脸。

    往楼下走时,霹雳丫和我一块下楼。

    她看我闷闷不乐的样子,轻身问道:吕大聪,你怎么了怎么这么不高兴啊

    没高兴的事高兴什么

    呵,马上要回家了,大家伙都高高兴兴的。就你撅着嘴,像别人欠你八百吊钱似的。

    我回到家也是孤家寡人一个,还不如不回去的好。

    你也是孤家寡人啊我也是孑然一身。

    嗯你家里人呢

    当我问到这里,她不再接我的话巴,神情有些黯然落寞。我一看她的表情,没敢再继续问下去。只是幽幽而道:哎,眼看和你快要分开了,心里竟然很是失落,你失落不

    滚。

    别人正在感情最浓处,你却让别人滚,太伤自尊了。

    霹雳丫脸色红红的,扭头白了我一眼。

    嘿嘿,我看出来了,你的心里也很失落。我们两个不但都是失落的人,而且还都是五保户。

    滚一边去,尽胡说八道。

    我没有胡说八道,咱们两个都是五保户,合起来就十全十美了。我死皮赖脸地继续说着。

    她听我说到这里,身子明显地一震,俊脸愈加地红了。过了没一会儿,她脸上竟怒气冲冲起来,语气也凌厉起来:吕大聪,你是不是经常和女孩子说这样的话

    我靠,言多必失。没想到几句无赖的话竟惹来了她这般看法。我急忙辩解道:没有啊,也就对你这样的美女说说,好了,我不说了,嘿嘿。

    她又白了我一眼,没再言语。

    到了车上,我本想到后边去坐。霹雳丫把我喊住了,让我坐在前边,不要离她太远。我问为什么她说怕又再把我给漏下了。

    大家都是归心似箭,本来定的是两点走,结果一点半人就到齐了。霹雳丫点过名后,凯斯鲍尔豪华大客车欢快地踏上了归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