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三、为她输血-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八三、为她输血

    那个值班医生示意我不要说话,让我到外边等着去。

    我站在急诊室外边焦急地等待着。那个年龄大点的保安让其中一个保安回单位,他和另一个小保安留在这里继续帮助我,这让我很是感动。

    经过询问,得知年龄大点的保安姓韩,是个带班执勤班长。与韩班长一起留下的那个小保安姓苏。

    半个多小时后,一个年轻点的女医生出来问谁是病人的家属竟一下子把我们几个都问住了。

    韩班长和苏保安看着我,看来霹雳丫的家属是非偶莫属了。我上前一步问到:医生,我是,她没事吧

    哦,病人暂时脱离了危险。

    她伤到哪里了

    她的头部被撞开了一个大口子,缝了很多针,身上也有多处碰伤和擦伤。

    她昏迷是不是被撞伤的

    恩,一是撞伤二是失血过多造成的,现在需要给她进行输血,但血库里的血浆不多了,你是什么血型

    我是o型血,抽我的吧。

    哦,万能输血者,你跟我来,先化验一下,看能不能行。

    我跟着她走了进去,她用一个小针头把我的手指戳破,用吸管抽了血样进行化验。

    等了几分钟后,她过来对我说:经过化验比对,你可以为她输血。

    我刚要跟着她往里走,她停下脚步多我说:你看你全身都湿透了,满是血迹,不能交叉感染了,你先换上我们这里的病号服再进去。

    她让一个小护士给我拿了一套病号服,让我到隔壁一个小屋里去换上。

    我看着那身条条格格的病号服,心里就发怵,犹豫着没有伸手去接。那个小护士微微一笑说道:你放心,这些衣服我们都是消过毒的。

    我只好伸手接了过来,她又递给我一个单子,说道:先交200元押金。

    靠,这身病号服最多值几十元钱,为啥交这么多押金我心中如此想,口中没有做任何分辨,从钱夹里掏出两张湿漉漉的百元钞票递给了她。

    没想到小护士又说了一句:里边的病人也换上了我们的病号服,你要连同她的一块交上,一共400元。

    我懒的与她分辨,又拿出200元递给了她。老子现在急着给霹雳丫去输血,你别说要400元,你就是要4000元,大不了老子把信用卡扔给你。

    d,医院里就是坑人,这身破病号服扔到大街上也没人要,竟t还要200元的押金,太黑了。

    我换好病号服,急匆匆跟着那个女医生走进了抢救室。

    霹雳丫此时静静地躺在床上正在输液,脸色苍白,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似乎睡着了。我看着她这个样子,心如刀绞,疼痛不已。

    那个女医生先从我身上抽了400血,我怕不够,请求其多抽点。她和主治医师商量了一下后,又从我身上抽了200血。我再让她多抽点,她说这些足够了,再抽你也会危险的。

    我亲眼看着我身上的血液缓缓注入了霹雳丫体内,心中由衷地高兴。高兴的同时,头竟有些发晕。

    那个女医生看了我一眼,问道:是不是有点头晕

    我点了点头。

    没事的,休息会就好了,多补充点水分。边说边给我端过来一大杯水,让老子很是感动。

    还让再多抽点,抽了600你就发晕,再多抽点,我们又该抢救你了。这个女医生微笑着说道。

    过了一刻钟,我看到霹雳丫苍白的脸色慢慢地变得红润了,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高兴的直想大哭一场。

    又过了一会儿,霹雳丫嘤的一声醒了过来,她的神态极其疲惫。我来到她的跟前,坐在床边,温柔地看着她。

    她怔怔地看着我,有气无力地说:吕大聪,我们这是在哪里

    我们这是在医院急诊室里。

    我们怎么到这里来了她说这话的时候,嗓门高了起来,还想起身,但突然之间她又紧皱眉头,估计是牵动到头上的伤口了,哎哟一声又躺了下来。

    那个女医生赶忙走了过来对霹雳丫说道:你不要说话,静静地躺着好好休息。她边说边示意我不要和病人说话。

    我点了点头,轻声对霹雳丫说道:你现在刚刚脱离危险,不要说话了,好好休息,等你好了后,我再把经过告诉你。

    霹雳丫听我这么说,便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没过一会儿,她的呼吸变得均匀起来,又沉沉地睡着了。

    看到霹雳丫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我一直紧绷的神经突然全部松弛了下来,全身没了一丝一毫的力气,感觉身体各处都在疼,并且疼痛越来越厉,禁不止轻声哼哟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