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四、伤痕累累-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八四、伤痕累累

    那个女医生来到我身边,轻声对我说:你别哼哟了,你身上也有很多伤,你躺在那个床上,我给你检查检查。

    我龇牙咧嘴地来到霹雳丫旁边的那个空床上。轻声嘟囔道:刚才没感觉到疼,现在怎么全身就像散架了一样,到处都在疼。

    那个女医生呵呵一笑而道:刚才你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到她身上了,现在她没事了,你神经一放松,身上的伤也开始发作了。

    她边说边开始检查我身上的伤势。她边检查边对我说:你头上有几个包,但没有破。额头和脸颊也青了。你把上衣解开,把裤子撩起来,我再看看你身上的伤势。

    我一听她这么说,感到很是骇然,没想到头和脸伤的这么厉害。便急忙解开上衣,并把裤子撩了起来。

    哎呀你身上怎么有这么多的擦伤啊

    啊很多吗

    小伙子,你把这身病号服都脱下来吧,我好好给你看看,怎么这么多擦伤

    我急忙把上衣脱掉,刚待脱掉裤子,突然意识到什么,不敢脱了。

    此时,这个女医生推着治疗架过来了,架子上放着一个大大的托盘,托盘上一应俱全的治疗器械和治疗用品。

    她看我还穿着裤子,问道:不是让你把衣服都脱了吗怎么还穿着裤子

    我嗫嚅着说:不好意思,我没有穿裤。

    她呵呵一笑:那就算了,穿着裤子吧,但你要把裤子拽到大腿根才行,你腿上也有很多伤。

    她边查看边说:你上身有几处擦伤,涂上点碘酒就没事了。但你两个小腿上都有破损处,需要包扎一下才行。

    我抬头一看,两个小腿肿的很厉害,伤口虽然止住血了,但已经都红肿了起来。

    d,这肯定是救那个妇女时被她的电动车给撞的,不然不会这么厉害的。

    女医生开始清洗我两个小干腿上的伤口,疼得我呲呲倒抽凉气。她清洗了一会儿,说道:不行,伤口太大,必须进行缝合,不然很难愈合的,还有可能要感染的。

    nnd,没想到老子身上的伤势也大发了。

    女医生把那个小护士喊了过来,在我的小腿上分别都打上了麻药。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把两个小腿上的伤口缝合完毕。麻药劲一下去,竟把老子疼得全身直冒汗。

    这时,那个小护士过来准备给我打针输液。

    我很是惊恐地问道:你干吗

    给你打针啊,还能干吗

    伤口不是缝合好了吗缝合好了就不要打针了。我急促地说道。老子从小就最怕打针了,尖尖的针头往肉里扎,想想都恐怖的不得了。

    那个女医生过来了,严肃地对我说:你到了医院就要听我们的,你伤口感染很厉害,不打针会很危险的。

    我还是拗着不想打。旁边的霹雳丫突然开口说话了:吕大聪,你一个大小伙子,打个针怕什么听医生的话。

    我听霹雳丫这么说,只好无奈地伸出手臂来让那个小护士给我打针。

    看着小护士手中的尖尖针头,竟t还散发着刺眼的寒光,便使劲扭过了头并紧紧闭上了双眼,连看也不敢看了。

    那个女医生和小护士看到我这个样子,竟都哈哈笑了起来。

    d,笑什么笑老子如此惊恐,你们竟然还幸灾乐祸地笑,连点同情心都没有,靠。

    小护士的打针技术很高超,刚感觉到一点刺疼感,就已经扎针完毕了。

    我刚才扭头闭眼正好是对着霹雳丫这个方向,当睁开眼时,正好看到霹雳丫躺在那里想笑不敢笑,最后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笑不要紧,立即又皱起了眉头,看来她受的伤的确不轻,连笑一下都能牵动伤口疼痛。

    那个小护士给我打完针后,转身想离开,我对她说:麻烦你把外边的那两个同事叫进来好吗

    不行,有什么事我可以代你传达,但他们不能进来,这个房间是消过毒的。

    哦,,既然这样,那你代我谢谢他们告诉他们,我们都没事了,让他们放心,让他们都回去吧,他们还要值班。

    哦,好的。

    霹雳丫听我说到这里问道:外边怎么还有同事是谁啊

    两个保安,当时来的时候是来了三个,一个回去值班了,还有两个在外边等着。

    哪里的保安

    咱们行里的保安。

    哦,,她还想再继续说下去,那个女医生制止道:不是不让你们多说话嘛怎么还说你们两个都要好好休息。

    女医生说完,还白了我一眼,意思是怎么这么不听话。我歉意地对她笑了笑,便不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