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七、冼梅的牵挂-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八七、冼梅的牵挂

    我搀扶着霹雳丫来到马路上,截了一辆出租车,向霹雳丫家中奔去。

    在车上听的哥介绍,昨晚那场大雨,死了很多人。

    我和霹雳丫一听,很是吃惊。

    每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总能掌握每个城市的最新动态,比新闻联播还及时还准确。

    我靠,不就是下了一场大雨嘛,怎么会死那么多人

    那个的哥说:这场爆雨是几十年来都没有过的,大多数市民都没有防范意识,再加上排水系统不畅通,想不出事都难。

    我和霹雳丫都止不住问道:死了多少人

    还没有确切数字,但北半部那些低洼地方都淹了,好几个地下商场都被灌满了水,很多行人被冲走了,好多轿车都被冲到沟里去了,我几个开出租的同行都罹难了,估计死了不少人。

    我和霹雳丫听的头皮发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场大雨我和霹雳丫是亲身经历了的,知道很是危险,但却没有想到会死那么多人。

    哎,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谁都无法预知未来,明天后天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知道。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过一天算一天,不要想那么多,更不要规划憧憬自己的未来,过好当前的每一天,平平安安的就烧高香了。

    想想昨晚霹雳丫在护城河栅栏上趴着,我要是再晚过去会,处于昏迷的她还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后果,现在想想还感到后怕。

    听着的哥的话语,我和霹雳丫的心情非常沉重,沉重的几乎都喘不上气来。

    霹雳丫住在离上级行不远的一个小区里。

    送她到家后,我本想接着就离开,但总是放心不下。

    温萍,我走了后,你自己一个人在家没事吧

    ,没事,你回去吧,回去后赶快换身衣服。她犹豫着说道,眼神里充满了留恋。分明是不想让我离开。

    那好吧,我回家换身衣服后再过来,顺便买点饭菜回来。

    她一听我这么说,很是高兴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客套谦让。

    从霹雳丫家出来,我急匆匆往家中赶去。回到家中,赶忙将那身潮湿的衣服统统换了下来,想冲个澡,但身上有伤,两个小腿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看来洗澡对老子来说都是一个奢望了。

    我看着刚才换衣服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意识到,从昨晚一直到现在连个短信和电话也没有接到。冼梅昨天一点半的飞机,应该早就到北京了,她不给我打电话也会发短信的,怎么都没有收到难道她也出事了越想越怕,靠,飞机要是出事,那就只有一个后果,全机的人都得同归于尽。想到这里,不免大急特急起来,急忙想给冼梅打个电话。

    摸起手机来,d,怎么竟然关机了急忙按键想打开手机,鼓捣了好长时间,手机无法打开,难道手机坏了又想起昨晚在水中摸爬滚打时,手机已经被雨水浸泡透了,d,手机出问题肯定就出在这方面。

    nnd,当时买手机的时候,卖手机的那人信誓旦旦地告诉老子:这个手机不怕摔,不怕水,绝对不是山寨版的,质量百分百保证。操他奶奶的,这些只认钱不认人的混蛋王八蛋,除了骗人还是骗人,搞的整个中国货在国际上倍受歧视,根本就无法与外国的品牌竞争,都是这些黑心的生意人造成的,真他妈的一群龟孙。

    哼哼唧唧骂了半天这些败坏中国信誉的乌龟王八蛋,还得想办法解决手机的问题。索性真想再去买个新的,但昨晚和霹雳丫在医院中已经把信用卡上的钱快花光了,买新手机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去修。

    我急三火四地来到当初买手机的那个专卖店,先对店里的人发了顿牢,给了他们个下马威,再让他们给老子修手机。这样一来,最起码少被他们坑些银子。

    修了半个多小时,才总算修好。从专卖店出来,首要任务是给冼梅打电话,拨通了之后,响了七八下,冼梅才接听。

    喂,阿梅。

    我正在上课,刚从教室出来。给你发短信打手机老是不通,急死我了,怎么回事

    阿梅,我是昨天晚上回来的。咱们这里下大爆雨了,我也险些被冲走,手机被雨水浸泡坏了,这才刚刚修好。

    我爸妈都给我打电话了,告诉我咱们那里下了场几十年都没有过的大爆雨。

    是啊,死了很多人。

    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头上被碰了几个包,小腿被撞破了,没什么大碍。我已经到医院包扎好了。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下那么大的雨,不找个地方躲起来,到处瞎跑什么

    没办法啊,当时正赶在路上。

    唉,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你昨天到北京还顺利吧。

    嗯,很顺利,我这里你尽管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