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八、吸吻*裤-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八八、吸吻*裤

    我和阿梅在电话中又扯了会闲话,最后她告诉我,先不要急着去上班,等身上的伤势好些后再去。

    和冼梅通完电话后,心情轻松了很多。

    看了看时间,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急急忙忙从附近的佳肴店里买了些熟食,向霹雳丫家中赶去。

    咚咚咚敲了好长时间的门,霹雳丫才睡眼惺忪地打开了房门。

    我晕,霹雳丫此时正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袍,睡袍下面露出的小腿白的不能再白,白花花的直晃眼,一双秀气玲珑标致的小脚丫更是白的一尘不染。她的头发蓬松着,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更显得妩媚动人。老子一时看呆了,弟弟也生动了起来开始打伞。

    你站在门口发什么呆啊快进来啊。霹雳丫边打哈欠边说道。

    我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急忙走进屋去,顺势带上了房门。

    我将买的佳肴放下,问她:你饿了吧

    我不饿,现在就是又困又乏。说着她又连连打起哈欠来,传染的我也连着打了几个。

    你要不饿,再到床上去休息会。

    嗯,我真的撑不住了。你要困了,就在沙发上躺会。她边说边向床上走去。

    靠,老子现在是你的救命恩人,为你鞍前马后的奔波,你竟让老子睡沙发,怎么不让老子也到床上去我心中色色地发着牢,弟弟更加挺拔了。

    霹雳丫躺在床上,白嫩的脚丫子正好对着我,惹得老子冲动不已,直想跑上前去,狠狠地抱住狠狠地亲亲。d,美女的脚丫子也是这般吸引人,老子想不色都很难。

    不一会儿,霹雳丫又沉沉地睡了过去,一翻身不经意间竟将大腿露了出来,细润如脂,粉光若腻,看得我呼吸急促,口干舌燥,弟弟吱吱叫着全部勃起,几乎将裤裆顶穿。

    心中愈色心中愈加暗骂自己无耻,跑到厕所用冷水狠狠地洗了几把脸,又使劲扇了扇不听话的弟弟几巴掌。等欲火消减后,出来跑到沙发上躺下背对着霹雳丫,再也不敢看她了。再看下去,我怕真的控制不住自己。躺了没一会儿,疲倦困乏袭遍全身,不知不觉中也呼呼睡了起来。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隐隐约约听到房间里有动静,睁眼一看,只见霹雳丫已经起来了。霹雳丫已经将那件极度诱人的粉红色睡袍换了下来,穿上了一身宽松的休闲便装。

    她看我醒了,微微一笑,柔声说道:你再睡一会吧。

    不睡了,在这沙发上伸不开腿,不解乏。

    那你到床上去趟一会吧。

    我一听她这么说,心中大喜大乐,也没和她谦让客气,很是大方自然地来到她的床上躺了下来。

    刚一躺下,一股浓烈的清香钻进鼻孔,润彻肺腑。这种清香我很是熟悉,是霹雳丫身上的体香肉香,让老子险些醉了过去。弟弟立即又坚挺高耸起来,全身的血液几乎都涌到了弟弟那里。

    在这种环境下想入睡,简直比登天都难,除了胡思就是乱想,除了淫欲就是兽性,禁不住吟了几声。

    一扭头,发现就在枕头边上,放着一条粉红色的裤,仔细看了看,不像是我给她买的那一条,应该是她以前穿过的。

    此时,霹雳丫拿着我买回来的熟食到厨房里去拾掇菜肴。她正好看不到我,我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伸手拿起她那条粉红色裤,放到鼻孔处使劲闻了闻,一阵肉香猛烈袭来,险些晕了过去,忍不住用嘴狠狠亲了几口。亲了几口后,感觉不过瘾,直接将她的粉红色裤整个儿贴到了脸上,贪婪地做着深呼吸。

    边做深呼吸边想这条裤她应该还没来得及清洗,不然不会有这么浓重的肉香,让老子过足了瘾。

    正在我吸也淫也的时候,从厨房那边传来霹雳丫的脚步声,我惊慌失措之下,急忙把贴在脸上的那条粉红色裤压倒了身下,闭上眼睛装睡。

    听脚步声,霹雳丫来到了床前,我虽然闭着眼睛,心中却是澎湃起伏不定,这丫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

    想到这里,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小缝隙,偷偷看着她。

    只见她并没有看我,而是在床上到处瞅来瞅去,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她瞅了一会儿,皱着眉头做深思状,并轻声自言自语道:唉真是奇怪了我明明记着是放在枕边了,怎么不见了

    我靠,难道她在找她的那条粉红色裤如果真是找那条裤的话,那就麻烦了,当她发现她的裤被老子压在身下,她会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