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九、她哭了-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八九、她哭了

    我现在很是后悔不该把她的裤压倒身下,应该放回原处。现在老子能做的,只有继续装睡。最好是她找不到后马上离开,那老子立马把她的裤塞到枕头底下,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但霹雳丫做事很是执着,她更加仔细地找了起来。我没法继续装睡了,睁眼开口问她:你找什么呀

    我一开口问,她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嗫嚅着没有说找什么,但还是不死心仍要继续找下去。

    她非要找下去,老子更不能起了,只能赖赖地躺在床上,紧紧地压着她的那条粉红色裤。

    温萍,我现在有点头晕,你先别找东西了,过会儿我起来后你再找,好吗

    嗯,好吧。她这才离开,又去厨房忙活了。

    等她一进入厨房,我立即蟊贼般将压在身下的那条粉红色裤塞到枕头底下,又开始装睡起来。

    装了一会儿,霹雳丫并没有过来,我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再装下去了,只好自己主动爬了起来。

    我来到厨房,只见霹雳丫正在灶台前忙碌着,我从背后看着她,越看她越陌生。

    霹雳丫给我的感觉应该是不会下厨房的,但现在看她在灶前的一行一动,很是娴熟,仿佛就是一个典型的家庭主妇。d,看来人真的是不可貌相,单从外表看是无法真正了解一个人的。

    霹雳丫不经意间回头一瞥,发现我站在厨房门口,立即对我说:你过来帮我切这个鸭脯。

    我点了点头,走了过去,从她手中接过刀来。她立即迈着急步走了出去,我也蹑手蹑脚地跟到厨房门口,悄悄看去。

    只见她匆匆来到床边,掀起毛毯来看了看,又把枕头揪了起来,当她发现那条粉红色裤时,急忙伸手拿了起来,快速地塞到床头柜下面的隔橱里,这才如释重负地转身走来。

    我急忙来了一个兔子三抄水,蹦到灶台前,作势去切那些鸭脯肉。

    刀刃还没有触到鸭脯肉,她就来到我身边,对我说:还是我来切吧。

    你休息会吧,我来切就行。

    男爷们进厨房干吗还是我来吧。

    嘿嘿,我要当把家庭妇男,你去沙发上休息会,这些活我应付的来。

    她抿嘴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霹雳丫已经做好了三个菜,我把这个鸭脯肉切完后,凑了四个菜,摆在了客厅的茶几上。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我们两个都是饥肠辘辘,不一会儿就把饭菜打扫得干干净净。

    吃过饭后,霹雳丫问起了昨晚的情况,我便把昨晚的那一幕幕惊险的场面叙述给她听,她听到最后眼圈红红的,轻声对我说:吕大聪,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不要这么说,你才是我的救命恩人。在石望湖你救了我一次,昨晚你又救了我一次,我再救你一次才能和你扯平。

    不要这么说,石望湖那次责任在我,昨晚那次不算的。你救我的这次才是真正的救命之恩。

    不对,石望湖那次你虽然是在和我开玩笑,但我落水后,你要不及时救我,我已经早就没命了。昨晚那次你要不及时拉住我,我可能就被冲走了。还有你教会了我游泳,大恩大德实难相报,昨晚救你是我应该做的。

    霹雳丫听我说到这里,很是欣慰欣喜,禁不止莞尔一笑,两行清泪顺着红润洁白的脸颊流了下来。

    我一看她流泪了,便急忙想法逗她开心,故作愁状幽幽而道:但愿你以后不要像我一样笨的像猪似的。

    她听我这么说,忽地一怔,很是不明白我话里的意思。我故意神秘的一笑,没再言语。

    她抿嘴笑着说:我再笨也赶不上你笨的,老笨猪是你吕大聪的专利。

    嘿嘿,未必,你别忘了,你身上流着我的600鲜血。

    啊你说什么她很是诧异地看着我问道。我晕,难道我给她输血,那些医生没有告诉她唉,又说漏嘴了,nnd。

    她看我没有说话,便又紧问了一句:吕大聪,到底怎么回事啊

    算了,你不知道就别问了。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

    昨晚你昏迷主要原因是失血过多,当时医院里的血浆不够了,抽了我600血液补充到你身上。

    哦,原来是这样。她听我说完后轻声念叨着,眼圈更加地红了,她举手想掩饰自己但没有掩饰住,泪水哗哗地流了下来。

    唉,都怪我嘴巴没把门的,告诉你这些干吗好了,你别哭了。我只是担心你身上流着我的血,会变得像我一样笨,那就坏事了。

    她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泪水顺着脸颊流进了樱桃小嘴里。

    nnd,终于把她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