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〇、我唱她随-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九〇、我唱她随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摸起来一听是卞鲁宁打来的。

    吕哥,你回来了吗

    哦,小卞你好,我昨天晚上刚回来。

    今天下午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好,我答应过你的,回来后立即找你。

    我刚说到这里,只见霹雳丫连连对我摆手,我急忙用手捂住手机,轻声问她怎么了她悄声问道:是谁来的电话我说是一个朋友,要约我出去吃个饭谈点事情。她连连摆手说道: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出去再说昨晚刚刚抽了600血,要好好调养调养才行,你今晚不能出去,改天再去吧。

    我一听霹雳丫说得很有道理,我现在这个样子出去的确有些不方便,但刚刚答应过小卞了,再说不去了,感觉很是难为情。

    霹雳丫看我很是难为情的样子,用手指了指我的头和小腿,意思是你身上有伤,直接和对方解释一下就行了,我只好点了点头。

    小卞,不好意思啊我昨天回来的时候,正赶上那场大爆雨,受了点伤,腿上缝了几针,今天有些不方便,改天我约你吧。

    吕哥,你受伤了没事吧

    哦,没事,昨晚在医院里呆了一宿,再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好,吕哥,你好好休息休息,改天我们再约。

    小卞,实在对不起,我好了后立即给你打电话。

    好的,吕哥,再见

    再见

    放下电话后,心中一阵惆怅,自古多情空余恨,只是爱错人。小卞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对感情很是认真,但他千不该万不该爱上黑牡丹那个浪货,唉。

    推辞了霹雳丫问道。

    恩,推辞了,不去了。

    呵呵,今天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补补你的身子,感谢你给我输血。

    霹雳丫,你不要跟我客气好不好你再跟我客气,我可走了。

    好好,我不跟你客气。霹雳丫微笑着说完,脸色突然一绷,凶凶地对我又道:以后不准喊我霹雳丫。

    那我喊你什么

    喊我的名字,还能喊什么

    我感觉喊你的名字不够亲切,喊霹雳丫才很是自然亲切些。

    滚一边去,霹雳丫毕竟是个外号。

    不对,霹雳丫是昵称,更是爱称。

    她听我说到这里,脸色又一下全红了,白了我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她起身从衣橱里拿出一毡线绒小红帽,戴在头上。

    你在屋里戴什么帽子

    我不是说给你做好吃的嘛我要出去买东西啊。

    你这样子怎么能够出去还是我去吧。

    她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你到小区门口超市里去买些新鲜排骨,再买只乌鸡,干菇,木耳,大枣。她边说边从小挎包里拿出钱来递给我。

    不用,我这里有钱。

    不行,你必须拿着,是我请你,而不是你请我。

    咱们两个分的那么清楚干什么嘿嘿。

    别胡说八道,快拿着。

    我只好伸手接了过来,我要不接,这丫肯定自己亲自去买不可。

    我来到位于小区门口的那个超市里,将霹雳丫交待需要买的东东全部买齐。从超市里出来后,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又急匆匆回到超市里,买了几斤新鲜的羊肉,可惜没有羊鞭羊蛋之类的东东,显得美中不足,d。

    回来后,霹雳丫看到我买的那些羊肉,问道:我没有让你买羊肉啊你买这个干什么我又不会做。

    嘿嘿,羊肉可是大补的好东西,你不会做,我会做。等你做完了你会做的那些菜后,我也给你露一手,给你做个驴式红焖羊肉,保你吃了还想再吃。

    呵呵,好,我倒要看看你的厨艺如何。

    霹雳丫到厨房里忙活,我闲着没事干,就无聊地看起电视来。

    过了半个多小时,霹雳丫从厨房里跑出来,对我说:吕大聪,你再出去买点东西。

    又要去买什么

    你出去买几瓶即墨老酒。

    我又不喝酒,买那个干什么

    你真笨,即墨老酒是活血化淤的上上之品,快去。

    你再想想除了即墨老酒,还需要买什么东东,别再让我一趟一趟地跑。

    她娇嗔地白了我一眼,说道:没了,就买即墨老酒就行,多买几瓶吧,对我们两个的伤势会有很多好处的。

    nnd,你这个臭丫头安排个工作总是不能一步到位,害的老子光跑腿。这次出去买即墨老酒,我没有按照霹雳丫的吩咐多买几瓶,而是买了整整一箱。

    我扛着那箱即墨老酒,气喘吁吁地回来,刚进门,霹雳丫埋怨我:你腿上有伤,买一箱干吗这么沉的。边说边递给我一条毛巾让我擦汗。

    她虽然说的是埋怨话语,但语气中缺充满了浓浓的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