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三、姚乐乐-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九三、姚乐乐

    我突然想到楼下那几个大纸箱子,便问道:楼洞口的那几个纸箱子也是你的

    嗯。她点了点头。

    我心中暗道:靠,老子今天怎么这么倒霉伤势未好,又碰上了这么档子事,做好事不能半途而废,否册就不叫做好事了。d,做个好人也不容易。

    我边向外走边说:我再帮你把楼下的那几个纸箱子扛上来。

    那太谢谢你了少妇边说边紧跟着我向楼下走去。

    到了楼下,我先仔细数了数箱子的个数,数完之后,头都大了。我操,竟然还有七个大纸箱子。

    霹雳丫啊霹雳丫,你她奶奶的非让老子回来,老子回来正碰上新搬来的邻居,这种忙能不帮吗真tnnd倒霉到家了。心中虽然发着牢,但表面却是义不容辞的表情,表现出来的动作更加地慷慨激昂。这反倒让这个少妇对老子更加地感激涕零起来。

    我用尽全力扛起一个纸箱子,健步向楼上攀去。听到后边少妇气喘吁吁的声音,她也是用肩扛着箱子在奋力爬楼。她边气喘吁吁边累的哼哼唧唧,老子听着好像是床第之声,高之音。nnd,女人就是诱人,少妇更是诱人发。

    我将纸箱子扛到楼上又下来,少妇才走到一楼。

    我伸手想从她肩上接过来,她连连摆手说道:小兄弟,箱子太多了,我慢慢扛,不要紧的。我多扛一个,你就少扛一个。多谢你了

    我只好点头说道:好吧。又急匆匆向楼下跑去。

    老子本就又累又乏,现在更是筋疲力尽,我和少妇足足忙活了接近一个小时,才把楼下的纸箱子全部扛了上来。

    这次算是又把老子给累惨了,蹲在少妇家的沙发上足足喘了半天气才缓过劲来,全身大汗淋漓,两个小腿上的缝合伤口更是疼痛不已。

    少妇也顾不上再对我说谢谢了,坐在旁边的靠背椅上,除了气喘就是哼唧再不就是抹汗。

    我这才仔细打量起她的相貌来。

    只见她皮肤白皙澄透,宛能照人。瓜子脸庞,古典韵美。唇红齿白,月眉星眼。身材娇小玲珑,仪静体闲。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身材虽是娇小,但胸部却是出奇丰满,一对房鼓向前上方,蓄势待发,犹如起跑姿态,让人馋涎欲滴。留着一头烫染的曲里拐弯的性发,体香袭人。

    我日哟,老子怎么又碰上了这么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柔情绰态、姣丽蛊媚的少妇。老子本就对女人没有免疫力,这样馋人的一个少妇摆在老子的面前,老子想不色都难,想不淫更难。

    少妇休息了好长时间,才站起身来去给我倒水。她一转身,我偷偷看了看她的屁股。nnd,这个少妇的屁股竟然也是那种惹人想从后边犯罪的丰满翘臀。

    小兄弟,你一直住在对面301吗少妇边递水给我边问道。

    嗯,大学毕业后,我就住在这里,时间也不是很长。

    哦,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有事互相帮忙。

    嗯,那是,那是自然。我连连应诺。心想:要是在床上天天互相帮忙,老子会不顾一切地帮到底。

    小兄弟,你给我帮了这么大忙,我还不知道你贵姓。

    哦,我姓吕,名字叫吕大聪。

    哦,我姓姚,名字叫姚乐乐。

    大聪兄弟,你在哪里上班

    我在银行上班。

    哦,我是教书的,在中学教初中语文。

    哦,原来是老师啊,辛勤的园丁。

    我一听她是老师,心中对她肃然起敬起来。教师这个行业毕竟是受人尊敬的行业,我急忙将肚内的色心收了起来。

    呵呵,什么辛勤的园丁,只要不误人子弟就行了,顺便混口饭吃。

    姚乐乐说话轻声漫语,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听起来极是悦耳,很是受用,简直就像魔力横生的催眠曲。

    姚老师,你这些纸箱子可真沉啊我边揉着压疼的肩膀边呵呵说道。

    不要叫我姚老师,叫我乐乐姐就行。呵呵,这些纸箱子里装的都是书,是很沉的。

    呵呵,好,以后我就叫你乐乐姐。乐乐姐,你这些纸箱子里装的全是书

    嗯,全部是书。我这人比较喜爱看书,更加喜欢藏书。大聪兄弟,你想看书,尽管到我这里来拿。

    好,我以后就不用再到图书馆去借书了,呵呵。说道这里我突然紧皱眉头哼了一声,原来是两个小腿的缝合伤处又疼了起来。

    大聪兄弟,你怎么了姚乐乐很是关心地问道。

    昨天晚上那场大雨,我受了点伤,两个小腿上缝了几针,现在又有点疼痛。

    来,你聊起裤腿我看看。她边说边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