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羊肉馆-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九九、羊肉馆

    霹雳丫说道:吕大聪,昨天忘了问你,咱们在医院里一共花了多少钱

    哦,我没有算过。

    治疗税收的票单据啥的你都保留着了吗

    这些我都保留着呢。

    你可要保留好,等我上班后,我拿去报销。

    这个也能报销

    当然了,咱们两个受伤属于工伤,当然能够报销了。

    呵呵,这样就好了,我没有仔细算过,但我估计得有几千元。

    你把那些税收的票单据一定保留好,等我回来后找你要。

    好的,你到哪里去啊

    我给单位上请假了,我今天回老家去休息一段时间。

    哦,你怎么回去

    打个出租回去就行。

    我还去送你吗

    你有车吗

    没有。

    你没有车怎么去送

    你自己回去没问题吧

    没问题,你放心吧,我自己回去就行。

    霹雳丫说到这里,语气竟出奇的温柔,柔的我浑身发麻。

    挂断电话后,霹雳丫的声音仿佛依旧在耳边萦绕。

    无事可干,躺在床上又将金瓶梅里边的精华仔细回忆了几遍,在不知不觉中也进入了梦乡。

    当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来钟了,对面的姚乐乐一直没有任何动静。

    感觉肚子有些咕咕直叫,急忙爬起来找东西吃。但找来找去家里没有什么可填肚子的,便穿好衣服准备下楼买些东东吃。

    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卞鲁宁和黑牡丹的事情。这个问题得抓紧解决,并且我已经答应过小卞了,回来后立即找他。昨天由于在霹雳丫那里,没有去成。今天正好有空,好好和小卞谈谈,以实现自己当初的承诺。

    我拨通了小卞的手机,没响几下他就接听了。我还没有说话,就传来了小卞欣喜地声音:是吕哥吗

    是的,小卞你好

    吕哥,你的伤好点了吗

    要彻底好了还得过一段时间才行。

    吕哥,我本想下班后过去看看你。

    不用了,没什么大碍。小卞,你下班后我们见面谈谈吧

    嗯,好的。

    那我们就在我小区附近的羊肉馆见面吧,边吃边聊。

    好,吕哥,下班后我立即过去。

    嗯,五点多钟我从家里直接过去。

    好,不见不散。

    和卞鲁宁通完电话后,我立马又给黑牡丹拨了过去。nnd,响了半天,这个浪货才接听。

    谁啊吕大聪啊。

    奶奶的,知道老子的手机号码还明知故问。

    哈哈,真的是你啊。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是我还有谁。前天晚上回来的。

    找我什么事呀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奶奶的,我怎么听你说话带着气呢

    给你打了这么长时间,你才接听,老子能没气吗

    刚才在路上,有些乱没有听到。

    废话少说,你现在在哪里

    我和客户准备去吃饭。

    操,本想约你出来一块吃个饭,看来白搭了。

    嗯,今天是不行了,改天吧。

    黑牡丹,你和谁去吃饭

    客户啊。嘿嘿,一个大帅锅。

    操,你就天天浪吧,小心蹄子朝天。

    嘿嘿。

    好了,我改天再找你吧。

    拜拜

    和黑牡丹挂断电话后,我心里一团乱糟糟的。卞鲁宁和黑牡丹的性格迥异,截然不同,为何小卞就坠入了她的情网呢

    看看快五点了,急忙从家里出来。带上房门后,像个窃贼般站在302房前仔细听了听里边的动静,听了好大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听到,看来姚乐乐依旧在呼呼大睡。

    这么一个娇嫩弱弱的小少妇,昨晚竟然干了整整一宿体力活,就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也不一定能够撑下来。看来女人的韧劲就是胜过男人。

    想到这里,忽地想起来一句雷语:男人说不行就不行了,女人说不行还能行。也不知此话是出自哪个雷人之口,td,绝对堪称经典,韵味十足,令人浮想联翩。

    一路逛逛悠悠地到了小区附近的那个羊肉馆,老远就闻着一股浓浓的膻气味。这种膻气味女人一般闻之均皱眉捏鼻快步走开,而男人一般闻之都犹如绿豆苍蝇嗅着肥肉似的纷纷扑上前去。

    好多男的也无法忍受这种浓浓的膻气味,但为了增强那方面的能力,以便在外交私粮回家交公粮两不误,只好咬牙坚持。

    所以,这个小小的羊肉馆生意很是红火,尤其是进入秋季一直到来年的春夏之交,几乎天天食客爆满。现在已经是秋冬之交,生意更是火的不得了。

    老子进来的时候,已经有好些人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