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〇、一根筋-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〇〇、一根筋

    我选了一个靠近窗户的小桌,点了一盘羊脸,一盘羊杂,一盆羊肉汤,当然了最后那道菜是每次来都必不可少的羊鞭羊蛋之类的东东。

    刚坐下没多久,只见卞鲁宁急匆匆地从外边进来了。他一进门就看到我,向我招了招手,便走了过来。

    我站起来和他握了个手,请他坐下。小卞的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却无法掩饰眼睛深处的落寞和忧伤。并且他的神情很是憔悴,人也瘦了一大圈。他本来就很清瘦,再瘦了这么一大圈,快变成一个小麻杆了。d,人一旦坠入情网,遭受的除了折磨就是苦楚。

    小卞,刚刚下班吗

    嗯,时间不到,我就跑出来了。吕哥,打扰你了,不好意思。

    呵呵,小卞,不要说客气话。你把吕哥当成哥们,才会这样的。

    嗯,吕哥,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感觉你特别随和,就像自己的老大哥一样。

    呵呵,这么说,我们哥俩个还是很有缘分的。

    嗯,我把你当老大哥看待。

    谢谢你对我信任

    卞鲁宁人很老实,话语真诚,态度诚恳,他这一番话,说的我有些飘飘然起来,有点年高德劭的感觉,感觉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大哥。

    吕哥,咱们点菜吧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就当兄弟给你接风。

    呵呵,我已经点过了。

    那好,咱们喝点什么酒

    随便,你想喝什么吕哥就陪你喝什么。

    小卞憨厚地笑了笑,说道:吕哥,那咱哥俩个就喝点白酒吧。

    我点了点头,他站起来跑到吧台处选了一瓶优质泸州老窖。回来歉意地对我说:吕哥,我本想请你喝五粮液或者是茅台酒,但这里没有,我看了看,还就这个泸州老窖上点档次。

    呵呵,小卞,不用请吕哥喝那么好的酒,泸州老窖就已经很不错了,再说我也不善饮酒。

    说话间,我点的那几道菜上来了。我和小卞倒上酒开始边吃边喝边聊。

    几口酒下肚,小卞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苦楚,深深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吕哥,这段时间快把我痛苦死了。说到这里,眼圈突地红了起来,眼睛变得水汪汪起来。

    我心中一沉,明知道小卞要和我聊他和黑牡丹的事,但我也只能等他先开口说才能顺着他的话意开导他。他不说我只能装聋作哑。但万万没有想到,他一开口竟然说的这么伤心。

    小卞,有些事情一定要想开,不要钻死牛角尖。

    吕哥,我知道,但总是不能控制自己。我已经深深地爱上方芳了,爱的无法自拔。

    我靠,虽然我知道卞鲁宁喜欢上黑牡丹了,但此时亲耳从他的口中听到这些话语,仍然感到很是震撼。

    方芳对你还是那种态度吗

    嗯,还是对我不理不睬。

    她还是躲着不见你

    他听我问到这里,很是伤感地点了点头。

    操,这丫做事怎么变得这么绝情了我也气恼起来,禁不住开口自言自语地骂道。

    小卞黯然神伤地喝了口酒,怔怔地看着桌面出神。

    小卞,我有个问题想不通,你怎么会喜欢上方芳

    吕哥,方芳是我遇到的唯一让我动心的女孩子,我被她深深迷住了。没有她,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小卞说到这里,眼睛里终于忍不住掉下了几颗泪,他赶忙抬手用手背擦了擦。

    小卞,你到底喜欢方芳什么

    吕哥,我从小性格很是内向,并且还有些孤僻。方芳活泼可爱,楚楚动人。我们两个的性格互补,这是她最吸引我的地方。

    我靠,我一听顿时无语。想了好大一会儿,才说道:小卞,方芳的确很是活泼可爱,性格外向,外表也很楚楚动人,魅力十足,但她适合不适合你你考虑了没有

    我没考虑那么多,我只知道和她在一起,很是舒心,很是快乐,这就足够了。我不能没有她。

    你说的不能没有她,是想和她当朋友处呢还是要和她结婚

    我要和她结婚,我会用我的生命爱护她一辈子。

    我晕,卞鲁宁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里写满了倔强,脸色更是坚定无比。

    小卞,你考虑过没有方芳适合做你的妻子吗

    我都考虑好了,我这辈子非她不娶。

    我狂晕,如果不当面交谈,我还真的不敢确定卞鲁宁是不是一根筋。现在看来,卞鲁宁不是传说中的一根筋,而是现实中活生生的一根筋。

    面对一根筋性格的人,只能是旁敲侧击,不能冲着筋头去劝,很容易谈蹦了。想到这里,我才意识到,劝导卞鲁宁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需要讲究策略,认真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