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三、浑然忘我-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〇三、浑然忘我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如果一男一女修了上百年,想不同床共枕都难,老天爷也不会答应的。

    姚乐乐紧紧贴着我,双手死死抓住我的胳膊,惊恐地看着外边。就在这时,又一个炸雷呼啸而至,仿佛就在我们两个的头顶上方炸开,把老子也吓了一大哆嗦,而姚乐乐啊的尖叫一声,没做任何的犹豫,直接了当地忽地一下钻到了我的怀中,全身抖的很厉害。

    老子举双手发誓,此时偶没有任何非份之想,完全出于人道主义,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保护她。伸出双手将她紧紧抱在怀中,轻声安慰她:不要怕,有我在呢,不要怕。

    她双手紧紧环抱住我的腰,面对面紧紧贴住我,还使劲顶我,将头深深埋在我的胸口。我知道她这是被吓的,她也没有任何非份之想。两个纯真的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是被狂风爆雨闪电炸雷给紧紧地撮合在一起的。

    我不由地想道:难道老子和姚乐乐是修了上百年的那一对男女,不然,老天爷发飙,一个响雷紧似一个炸雷,逐渐把姚乐乐给炸到了老子的怀中。宛如一对久别重逢,情深缠绵的恋人一般紧紧搂抱在一起,并且是相互顶了又顶。

    我们两个这样搂抱在一起,起初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没过一会儿,我就从纯真进入到流氓状态了,此时此刻想不流氓都不行。

    老子上身只披了一件衬衣,下身只穿了一条短裤,袒胸露肚几近果体。姚乐乐只穿了一身单薄的睡衣,而是还是纯棉的。我搂着感觉极其舒服,犹如搂着赤身果体的她。姚乐乐的房很大很丰满,宛如两个弹性十足的肉团紧紧地顶着老子的胸部。

    此时姚乐乐身上的肉香一阵紧似一阵地往我的鼻孔里钻,我禁不住又使劲将她紧紧抱叻抱,将头埋在她的发髻上。

    由于她的个子娇小,我的弟弟没有顶到她的私密门户处,而是顶在了她那略微隆起柔柔软软的小肚子上。没过一会儿弟弟就坚硬无比起来,由于我比较喜爱穿宽松的裤,此时穿着的这条裤也不例外,松松垮垮的弹性十足,弟弟没有任何阻挡地直挺挺地顶着姚乐乐的肉肉。

    我将她搂抱的更加紧了,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弟弟又粗又大,几乎将她的小肚皮顶穿。

    姚乐乐此时也已经从惊恐害怕状态进入了性福享受状态,轻声吟了起来。可能我的弟弟顶的她的肉肉很疼,她不由得往后趔了趔身子。她往后趔我便往前顶,始终保持紧密接触。

    我匆忙将双腿弯曲,使身子下蹲了一些,将又粗又大的弟弟对准了她的桃花洞,隔着我的裤和她的睡衣顶了又顶。

    姚乐乐的吟声大了起来,引得我更加地兽行大作,狂发。估计昨晚吃的驴式红焖羊肉和今晚吃的羊鞭羊蛋起了巨大作用,我的弟弟此刻的硬度堪比金刚钻,几乎能把铜墙铁壁也给戳穿了。我全身不停地抖栗起来,喘着粗气的嘴捕捉到了她不断吟着的性嘴,我的嘴唇瞬间和她的樱唇紧紧地粘在了一起,我的舌头和她的舌头交织缠绕在一起,都同时贪婪地吞噬着对方的津液。

    我和姚乐乐此时都已经进入了浑然忘我的境界,外边的狂风爆雨电闪雷鸣对我们似乎已经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了。我和她都能感觉到对方狂跳的心,我气喘如牛,她吟不断。

    老子现在就像处于高发情期的公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忽地将她横向抱了起来,把她平放到了床上。她双眸微闭,气喘吟,高耸的胸部剧烈地上下起伏着。

    我顺势就压到了她的身上,边和她亲吻着边将披在自身上的衬衣和那条松松垮垮的裤扯下来扔到一边。

    老子现在快要爆炸了,忽地将她的睡衣撩起来,直接撩到胸部以上,也没顾得上看她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裤,就哧溜一下褪到了她的脚踝处,手一用力,连扯带仍将她的裤抛到了一边。

    就在我狂喘着粗气快要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忽地一把将我推开了,并立即坐了起来,连珠般地说道:不行,我们不能这样,不行,我们不能这样的。说完之后急忙用双手将睡衣连扯带拉盖住下身,随后双手掩面,用双手死死捂住红如喷血的脸颊,急促地喘着粗气。

    靠,即将完成那美轮美奂的灵肉结合,这丫却倏地清醒了,宛如变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