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五、欲仙陶醉-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〇五、欲仙陶醉

    我进入被窝之后,姚乐乐身子猛地一颤,往后趔了趔,惹的老子气恼不已。

    从刚才搂抱亲吻来看,她妩媚妖冶,很是饥渴。现在又开始把老子拒之于门户之外了,还要保持一定的距离。那好,老子也豁出去了,索性就当次柳下惠,做个谦谦君子。

    我想背过身去,又怕炸雷吓着她。身体正面朝她呢,又怕她产生误会。朝下呢,弟弟直挺挺的很不方便。那只好朝上躺着,一动不动。

    d,做谦谦君子真难,当那柳下惠更是难上加难。从老子一进入被窝,弟弟就生机盎然,怒硬坚挺。现在姚乐乐身上的肉香更是浓郁扑鼻,弟弟充血充的几乎快要渗出血来了。这种滋味要多难受有多难受,要多痛苦有多痛苦。

    再难受再痛苦也要咬牙坚持,坚持就是胜利。老子现在都怀疑历史上到底有没有柳下惠这个人,既使有的话也绝不会做到美女坐怀而自身不乱。

    老天爷似乎在和我们开国际玩笑,这雷持续不断,而且是一个炸雷接着一个炸雷。炸的姚乐乐身子一颤一颤的,神态甚是恐怖。

    没过一会儿,她就不由自主地自动地贴到了我的身上。老子还是直挺挺地躺着,对她不理不睬,弟弟更加地擎天怒指。你丫贴你的,老子不动还不行吗

    一道亮如白昼的闪电把老子也给惊的颤抖了一下,随后一个闷雷从天空直砸下来,边酝酿着令人惊恐的闷响边呼啸而至,最后变成了几乎能把人震聋的炸响。

    我和姚乐乐几乎同时拽起被子蒙住头部,又几乎同时不由自主地紧紧搂抱在一起,抱的那个紧啊,几近相互融进对方的身体。

    等炸雷过后,我想松开她再平躺着。她却双手紧紧地搂抱住我不放了,我挣了挣,她竟然不让我动。

    没过一会儿,我们两个都呼吸急促起来,情又把我们两个给浓浓地包裹住了。她脸上散发着热气,热气中带着浓浓的肉香,樱唇轻启,在我耳畔莺声问道:你那里怎么那么硬

    我晕,这到底是我在挑逗她还是她在挑逗我我只好轻声说道:这是身体的正常反应,我还是朝上吧。

    她的脸更热了,樱唇紧紧贴着我的小耳朵,声音低的不能再低地柔声说道:你不要动了。边说边又紧紧贴住我。并调整了一下娇小的身体,让我的弟弟对准了她的桃花洞。

    这是明显地暗示我,老子再不行动,岂不辜负了她的一片真心。我慢慢地动手将那条松松垮垮的裤脱了下来,并狠狠地扔到一边,d,关键时刻裤这东东的确很让人讨厌。

    在我动手脱裤的时候,她感觉到我在做什么,不但没有制止,还很是配合我。这使老子犹如注入了高度兴奋的春药,全身都快要爆炸了。

    我开始动手脱她的睡衣,她的睡衣是裙式的,只能从下往上脱,当我将她的睡衣脱到她的房以上时,她主动伸手将睡衣脱了下来,并扔到了一边。

    我和她瞬间又紧紧搂抱在一起,双方都喘着粗气,她的房弹性十足地剧烈起伏着顶着我的胸膛,让我更加勃发。我的弟弟很快就对准了她的桃花洞口,此时她的桃花洞口,水流弥漫,淫露四溅,早已是湿漉漉的一大片。弟弟毫不费力地吱溜一下全部插了进去,她忍不住吟了一声,用双手不停地抓挠着我的后背,眼睛微闭,樱唇半合,神态极是沉迷陶醉。

    我趴在她身上,上身挤压着她那富有弹性的房,下身弟弟深深入她的桃花洞洞,这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太神妙了。

    我开始不停地的大力做着铁牛耕地动作,拼命地起来。老子这段时间被快憋坏了。本想培训回来找冼梅或者是李杏解决燃眉之急,但她们两人一前一后都飞走了。霹雳丫又没法上。是老天爷大发慈悲,将娇小玲珑、妩媚诱人的姚乐乐送到了我的怀中,老子如不好好享用,也太对不起老天爷了。

    姚乐乐此时吟声一声紧似一声,娇喘不断,吟连连,下身的桃花洞洞快要洪水泛滥了。在我不停地运动中,她的白露急速分泌着,大量流出洞口,被我下身撞击的四处飞溅,啪啪之声极是清脆,清脆之中带着水声。

    当我感觉快要射的时候,我便停止了下来,想缓一缓再进行。但姚乐乐此时正在性头上,娇喘着急促地囔囔道:你不要停,快动,你不要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