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七、 冰冷的心-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〇七、 冰冷的心

    姚乐乐身材娇小,玲珑妩媚,端庄秀丽,一身的书卷气,很是惹人怜爱。由于身材娇小,她的下身桃花洞格外紧实,弟弟插进去就想射,特别地兴奋。老子结结实实将她享受了一晚,过足了性瘾。

    早餐,姚乐乐给我熬了莲子羹,又做了几个可口的小菜,将老子的小体给补了补。随后她就急匆匆去学校上课了。

    我也穿戴停当去上班。本想听从冼梅的叮嘱,等腿上的伤彻底好了以后再去上班,但考虑再三,决定还是到单位去上班。李感性到了厦门大学去进修,冼梅也调走了,在那个狗日的小破支行里,老子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必须小心谨慎,不能让那些驴日的抓住老子的小辫子。

    老子现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更是只求自保了。

    到了单位,遇到几个同事,相互热情地打着招呼。到了三楼,在走廊里碰上了行长,也就是那个让老子深恶痛绝的臭蛆。

    老子出去学习了半个多月,今天是第一天上班,刚进单位就碰上了这个一把手,从礼貌角度来讲,老子不得不和他打个招呼。

    我努力装出高兴的样子,喊了声行长,并对他点头微笑问好。老子这么做是对的,是无可挑剔的。但是行长这个臭蛆对老子的反应和态度却让老子大感意外。他明明看到我了,也知道我在热情地向他问好,和他打着招呼,但他的脸色紧绷着,冷的吓人,眼皮也没抬,更没有看老子,就像老子不存在一样。老子向他问好,他却置之不理,就像根本没有听到似的,若无其事地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饶是老子的脸皮再厚,此时此刻脸上也挂不住了,羞辱的整个老脸发烫,感觉自己太没有脸了,更是没有一点一丝的尊严。屈辱和尴尬袭遍全身,怔怔地站在了那里,一时不知所措,太t丢人了。

    过了一会儿,潘丽也来上班了。她走到我的身边,热情地和我打着招呼,亲切地向我问好。我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和老潘同志打着招呼回应,但脸上的笑容却是苦笑,内心冰凉冰凉的。

    去你妈的,你这个狗日的臭蛆简直就不是个人玩意儿,纯粹是个令人恶心的乌龟王八蛋。你不搭理老子,老子还不搭理你呢。你他妈的本就对不住老子,你还这副嘴脸对待老子这个大功臣。

    你是不是看到给老子撑腰的李杏走了,你才如此对待老子的,老子别的本事没有,但老子比你年轻,靠也靠死你个b养的。

    我心中气鼓鼓地大骂着,跟着老潘同志走进了办公室。

    过了不一会儿,邓萍也来了,她也是和我友好地打着招呼,让老子冰凉的心略微暖和了些。

    过了上班时间,爱娃肖娜同志才懒洋洋地进了办公室,她看到我来了,走过场般和老子打了个招呼,便哈欠连天地坐在了工位上。老潘鼻子里轻哼了一声,面部呈现的则是一副嗤之以鼻的鄙视表情。我扭头看了看邓萍,只见邓萍面若冰霜,用眼角白了一眼肖娜,连头也没抬,感觉肖娜就像一个人见人烦的苍蝇。

    我顿时感觉这个办公室里的气氛太压抑了,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先前感觉。刚刚被邓萍暖和了的心,又被爱娃肖娜这个浪b冰的瓦凉了。

    操,这种环境还怎么能够安心干好工作

    老潘回过头来,声音故意很大地对我说:小吕,李主任出去进修了,现在是我们的崔大主任主持工作,你刚培训回来,快去向我们的崔大主任报个到。边说边用眼白使劲剜了一下肖娜。

    哦,谢谢你的提醒,你要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呢。我们的崔大主任在哪里办公我也故意大声对潘丽说道。

    老潘同志开心地对我一笑,我明白她话的意思,她也明白了我话的意思。看来老潘和我还是志同道合的同志嘛,我也开心地对她一笑。

    小吕,我们的崔大主任是临时代替李主任来主持工作,他肯定也要在李主任的办公室里办公啊。

    哦,那我马上去李主任的办公室向崔大主任报到。

    我这一句话来的很是经典,老潘听我说完之后,顿时喜笑颜开,乐不可止。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邓萍也忍不住哧哧发笑。只有爱娃肖娜默不作声。默不作声的人是最阴险的人,老子倒要看看你这个浪b到底阴险到什么程度妈的,老子现在对肖娜这个浪b有一种说不出的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