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四、人心叵测-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一四、人心叵测

    老潘考虑了一下,去了崔有矛的办公室。

    不一会儿,就听到崔有矛和潘丽激烈争吵了起来。随后,传来一声摔门的巨响,潘丽气闷闷地回来了,气的脸色蜡黄,浑身发抖。

    不就迟到了几分钟吗至于这个样子吗纯粹是无事找事,混蛋。潘丽气哼哼地骂着发牢。

    我和邓萍急忙上去劝解她,消气,镇定,没必要闹得这样。

    肖娜脸上划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奸笑,撅腚拔步走了出去。不用问,这个浪蹄子去和崔b汇报去了。

    过了几分钟,分管我们办公室的副行长打电话让潘丽过去一下。

    自始至终,只有老子看的最清楚,知道这是希特勒崔有矛和爱娃肖娜联合起来整治我们,老潘只不过是赶在了枪口上,他们真正想整治的人是老子,但老子没有让他们抓住小辫子。

    我暗暗替老潘同志担心起来,她被副行长叫去,只能是被批的灰头土脸,不会有第二种结果。

    过了大约一刻钟,潘丽双眼红肿着回来了。脸色苍白,嘴唇发青,趴在工位上止不住又轻声哭了起来。

    邓萍过去劝解潘丽,老子悄悄观察着肖娜的表情变化。这个浪蹄子虽然极力在掩饰自己,但仍是无法掩饰那控制不住地奸笑。

    操她妈的,这对奸夫淫妇怎么这么坏心术太不正了。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两个人是如此令人恶心的卑鄙小人呢

    看来老子的确是太嫩了,社会阅历和工作经验少得可怜,策略性和斗争性都差的太远。想起李感性临走之前给我打的那个电话,我不由得对李感性更加佩服起来。

    潘丽被邓萍劝解了一番,好了很多,已不再哭了。

    我悄悄上了飞鸽,看到老潘同志也挂在上边,便对她说道:稍安躁,不要生气,更不要哭。

    我也不想这样,太气人了。老潘回道。

    没那个必要,挨批当吃葱,枪毙当没下生,没什么了不起的,关键是自己要想得开。

    谢谢你大聪我主要是气不过,崔有矛这混蛋太不是个东西了。

    你就不要生气了,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就行了。以后工作上小心谨慎,不要再被他抓住把柄就是了。

    嗯,我知道了,他今天这样对待我,我都给他记着。

    我紧紧盯着电脑显示屏,看着潘丽的最后这句话,心中凉气丝丝缠绕上冒。他今天这样对待我,我都给他记着。越看心中越凉,社会上的关系千千万万,唯独同事关系最不好相处,这句话太准确了,太富有哲理了。你今天得罪了别人,甚至是不经意间得罪了别人,你早晚会有把柄被别人抓住,到时候会连本带利一块偿还的,太得不偿失了。

    别人,尤其是同事,对你笑逐颜开,欢声笑语,态度热忱,和你说些知心话,你不要以为这就是好人,这就是同志,这就是朋友,说不定他她整死你的心都有。老子现在对人心叵测这四个字有了刻骨铭心的认识。

    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看来要想真正了解一个人,那是很难很难的,人心毕竟隔着肚皮。

    想到这里,我顿时茫然起来,一时感觉自己不适应这个社会了,更感觉自己在单位寸步难行了。

    老母亲在我懂事的时候,曾经告诫我一句话:你要把坏人当好人看,把坏人当好人来对待。老母亲的这句话我当时不理解,但也一直深深埋在心里。现在想来老母亲的这句话是安身立命,为人处事的典范总结。

    我心中不由得暗暗提醒自己:吕大聪啊吕大聪,你必须尽快成熟起来,再这样下去,当真是举步维艰、寸步难行了。

    我将昨天崔有矛交给我的改动底稿藏了起来,将修改完的三篇报告重新打印给他送了过去。

    下午一上班,老崔就把我叫了过去。他的脸色很难看,青一阵白一阵,操他妈的,这b又怎么了是不是又要找老子的茬

    小吕,那三个报告我给行领导送去审阅了,还需要改动一下。

    哦,好的,崔主任,你说怎么改我就怎么改。

    他听我说到这里,表情很是尴尬。我一愣,这b怎么如此尴尬啊当我看到他手中的稿子,顿时明白了一切。

    稿子又被改的乱七八糟,但看上边的字迹明显不是崔b的,而是三个人的笔迹。不用问,肯定是两个副行长和那个臭蛆所改动的。

    我心中暗暗一乐:的,老子写好了之后,你这b非要让老子按照你的意思来改,结果走到行领导那里全被退了回来。

    以前李感性在的时候,这种情况是从来没有过的,只要李感性审核通过,行领导那里则是畅通无阻。

    人还是老实一些好,不要自作聪明。自作聪明的后果只能是反被聪明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