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一、废寝忘食-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二一、废寝忘食

    上了个厕所,洗了把脸,精神略微焕发了些,便集中精力开始写那个竞标演讲稿。

    听了李感性那一番肺腑之言,我完全接受了她的训导。毕竟是在职场上混的,既然要混,那就要混出个名堂来,工作是最重要的,其它的都是次要的。

    上班挣钱养家糊口,又不是搞地下工作,更不是搞阶级斗争。但职场中的斗争是必不可少的,斗争的前提是要把本职工作做好。李感性是个女流之辈,这么年轻就身居要位,的确有过人之处,是个不可或缺的人才。

    我对李感性是既爱又服,恨不得她天天在我身边才好。那样,我进步的也会快些,成熟的也会全面些。

    潘丽突然开始进进出出的忙碌起来,我悄悄问她怎么了她说上级行来了个检查组,正在会议室里调度情况,她要负责接待。这是她的本职工作,义不容辞,忙得她热火朝天。

    邓萍依旧在那里低头忙碌着。而爱娃肖娜仍旧在飞鸽上和那些带把的色狼聊的不亦乐乎。老子则是冥思苦想在认真撰写着那个竞标演讲稿。

    我现在明白了这个稿子的重要性。如果竞标成功,会给整个支行带来很大的收益,后续效应也很明显。因此,我绞尽脑汁,殚精竭虑,搜肠刮肚地将自己的全部能量都发挥出来,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写的更好一些。

    下午下班时,我将稿子写了一多半。潘丽要陪检查组的人出去吃饭,和我打了个招呼后急匆匆走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爱娃肖娜同志早就不见了人影。妈的,她的奸夫是领导,她这个淫妇就更加肆无忌惮、放浪形骸了,迟到早退成了家常便饭。

    看来,老子必须将这个稿子写完才能走。想到这里,我给姚乐乐打了个手机。

    乐乐姐,我在单位加班,恐怕回去的挺晚。

    哦,那我就不等你了,我先吃了。

    恩,你不要等我了,你先吃吧。

    另外,昨晚你那么劳累,又上了一天班,晚上又要加班,你撑的住吗

    姚乐乐犹豫着说了这番话,让我既感暧昧又倍感温馨。

    没事的,我年轻力壮,不要紧的。

    哦,那你快忙吧,忙完之后快回家休息。

    嗯,好的。

    放下电话,我又急忙聚精会神地赶稿子。操他妈的,直到快十点才将稿子写完,累得筋疲力尽。

    准备收拾东西走时,忽地想到今天还没给冼梅打电话。急忙摸起桌上的固定电话拨通了阿梅的手机。

    阿梅,是我,你睡了吗

    我的天,你怎么还在单位估计是她看到了来电显示才这么问的。

    没办法,我在加班写一个竞标演讲稿,刚刚写完。明天一早行领导急着用。

    崔有矛那个混蛋还难为你不

    没有了,我昨天下午和他进行了沟通交流,以后应该不会再发我的坏了。

    我说这话,完全是为了安慰冼梅,免得她又着急上火担心我。

    哦,这样就行,我还真的担心他在使绊子坏你。

    他就是那种骨子里坏到家的人,我也不和他计较,大家毕竟是同事,以和为贵嘛。

    嗯,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下午饭你吃了吗

    没呢,还没来得及呢。

    哎呀,你快吃饭去,吃完饭早点休息。

    嗯,你在外地也要多多保重自己。

    和阿梅挂断电话后,想到这几天和姚乐乐那个样,感觉很是对不住阿梅。哎,另外还有梦到我的那个霹雳丫,老子想着想着头都大了起来。焦头烂额之下什么也不顾不管了,也顾不得管不得了,走一步说一步吧。

    我决定今晚不去姚乐乐家了。一是时间太晚了,她明天上课需要好好休息。二是刚刚和阿梅通完电话,内心惭愧无比。

    我在路上买了几个面包,几根火腿肠,来到自家楼前,进楼梯时,我开始蹑手蹑脚起来,尽量不发出动静。到了门前,更是小心谨慎,轻轻开锁,悄悄开门,静静关门,果真没有发出任何动静。即使姚乐乐没有睡觉在等我,也听不到我回来了。进了房门后,我立即将手机关机,免得姚乐乐再给我打手机。

    为了彻底不被姚乐乐发现我回来了,我没有开灯,而是黑灯瞎火地匆匆吃了点面包和火腿肠,上床睡觉了。

    老子是真的累了,全身似乎没了筋骨,躺倒床上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老子自己虽然没有听到,但咬牙放屁打呼噜三部曲是必不可少的。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敲门,也没有醒过来。当彻底醒透之后,一看表,大吃一惊,nnd,竟然已经是早上九点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