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二、女人的战争-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二二、女人的战争

    nnd,老子小心了再小心,谨慎了再谨慎,终于又出现小辫子了,要是被崔b这个狗日的紧紧抓住不放,真够老子喝一壶的。

    焦急之下,牙没刷,脸没洗,饭没吃,打了个出租匆匆忙忙往单位赶。急三火四之下手机也没有顾得上打开。

    到了单位,推开崔有矛的办公室,这狗日的不在。又急匆匆走进办公室,只见崔有矛正站在办公室里,很是着急的样子。

    看到我进门之后,立即对我发起火来。

    吕大聪,你险些误了大事,为何迟到为何不开手机

    昨天晚上我在这里加班加到二半夜,已经连续两天都是这样了,我实在撑不住了,所以今天早上起晚了。手机没开是因为没电了。

    那个稿子你写完了吗一把手都催了好几遍了。

    写完了,我马上打印出来。

    老子迟到这事,的确不对,但这b声色俱厉地和老子发火,老子还真无法接受,因此刚才和这b说的那番对话,说的不卑不亢,底气很足,理由充分。

    你他妈的和老子发什么火老子这几天连续加班加点地既忙工作又忙享乐容易吗我心中暗暗狂骂着。

    这b也许感觉到和老子发火有些过分了,便不再说话,回到他办公室了。

    谁的身体是铁打的这样连续地加班加点,任谁也受不了。不就迟到了半个小时嘛,至于这个样子吗

    说这番话的不是潘丽,而是邓萍,这让我很是意外。我没有想到平时寡言少语的邓萍会有这么强烈的正义感,使我禁不住频频向她点头致敬致谢

    就是,还有脸说人家小吕,别人迟到怎么不说

    这话是潘丽说的,听她说这样的话,一点也不意外。按照她的脾气,邓萍说的那番话就该她说。

    没想到潘丽话声刚落,只见肖娜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凶巴巴地对潘丽说:姓潘的,你这是说谁呢

    说谁说谁谁知道。

    你把话说明白,你说的别人是谁

    是谁谁心里清楚,你问什么

    我凭什么不问

    你凭什么要问你问说明你心里有鬼。

    我心里有什么鬼了

    你心里没鬼问什么问

    潘丽盛怒之下,啪的一声拍起了桌子。

    肖娜狗仗人势,不甘示弱,也拍起了桌子。

    我扭头看了一眼邓萍,邓萍轻蔑地看着肖娜,默不作声。邓萍今天怎么回事要是放在以前,碰到这种事情,她肯定第一个上前劝架。

    看邓萍没有丝毫去劝架的意思,我只好走到潘丽和肖娜中间,向她们两个连连摆手,连连说道:你们都少说一句,火气都别这么大,稍安躁。

    小吕,你不用管,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潘丽愤愤地说道。

    你不信邪,我还不信邪呢。肖娜也咬牙说道。

    这时,崔有矛连跑带滚地进来了,看了看潘丽,又看了看肖娜。连忙制止着她们两个。老子现在学能了,躲在一边静静地仔细观察着崔b的表情。他看潘丽的时候,小三角眼恶狠狠的,就差没有咬牙切齿了。他看肖娜的时候,小三角眼连连给她使眼色,意思是让她镇静下来。

    狗日的,你们这对狗男女,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老子就看看你们能蹦跶到什么程度。不要看老潘同志显得很是势单力孤,但她的背后有老子和邓萍,虽然都无职无权,但逼急了也会爆发出不可估量的能量。

    那个说着籍贯方言的副行长跑了过来,连问:怎么回事吵吵什么

    希特勒崔有矛忙不迭声地对副行长说道:没什么,没什么,工作上的一点误会,现在没事了。

    那个副行长严肃地说道:这是上班时间,你们要注意影响。说完之后,这才转身离去。

    我心中暗骂:的你这个崔b,也就是吵架的当事人中有肖娜,要是没有这个浪蹄子,你不会这么息事宁人的,你会把这件事捅上天的。

    我过去用手轻轻推了下潘丽,给她使个眼色,劝她坐下,不要再吵了。

    肖娜在崔b的安抚下也坐下不再说什么了。

    我扬了杨手中打印好的那个竞标演讲稿,故意大声对崔b说道:啐猪刃,竞标演讲稿是你给一把手送过去还是我给他送过去

    我这不但是说给崔b听,而是主要说给屋里的所有人听的。

    他一听急忙说道:你不用送过去,给我就行,我亲自给一把手送过去。

    老子暗中狠操了这b一下,轻蔑地笑了笑,连扔带抛将稿子递给了他。

    他拿着那个稿子急匆匆向那个臭蛆的办公室走去。

    看到潘丽仍是气鼓鼓的样子,我在飞鸽上悄悄对潘丽说道:潘姐,你何必和这种人生这么大的气呢,根本没有那个必要。

    她双手捋了捋头发,又使劲搓了搓面颊,这才回道:小吕,你进门的时候,肖娜只比你提前了几分钟。当时崔有矛就站在这里,看到肖娜迟到不闻不问,你迟到了他倒发起火来了。想想昨天我迟到时,他那副德行,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在飞鸽上足足劝了她半个小时,她的怒气才消了些。

    对待肖娜那个浪蹄子,老子连理也不理她,去她奶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