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九、臭B烂虾-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二九、臭B烂虾

    自从潘丽和我说了避孕套的事情之后,我发现她开始格外关注崔有矛和肖娜的动静了,细心程度不由得使老子发出感慨:女人心细如发,此话当真不假。在细心方面,男人永远不如女人。心细是上天赋予女人的得天独厚的天赋。

    老子本身就是个垃圾、乐色,因此,必须要讲究职业道德,不然会怕遭到报应。对于崔有矛和肖娜的龌龊勾当最好是由潘丽给揭出来,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就在我既耐心又急切地等待好戏上演的时候,潘丽却被调走了。

    日他奶奶的,真是没有天理了,老子还没有看到好戏上演的那一幕呢,老潘同志却被排挤出了办公室,被排挤出了我们这个团队。

    几天之后,上班不久,老潘就被分管人事的副行长叫了过去。等潘丽回来后,我发现她的表情很是恼火,但旁边肖娜那个浪蹄子很明显地竖起耳朵来要听潘丽说什么。这次潘丽终于学乖了,不再大喊大叫,而是平静地坐了下来。

    我知道她肯定要和我交流一下,急忙上了飞鸽。

    大聪,刚才行长把我叫过去谈话了,要把我从这里调出去。

    调到哪里去

    调到信贷部去。

    为什么呀

    哼,我估计还是因为肖娜那事,把姑奶奶当成替罪羊了。

    难道行长就是和你这么谈的

    不是,行长对我说,我干了多年的招待工作,对于银行业务懂的太少了,为了培养复合型人才,决定让我去学学业务,因此行里决定把我调到信贷部去。

    我顿时明白了,看来是行领导和崔有矛以及肖娜铁定认为那事就是潘丽干的。既然找不到证据,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她调离办公室。培养复合型人才,纯粹是一种托辞,纯粹是一种借口,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想到这里,我犹豫再三问道:潘姐,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问吧,咱两还分谁和谁。

    潘姐,我问你,你能如实告诉我吗

    我都快走了,你问我什么,我都如实告诉你。

    好的,潘姐,将肖娜的聊天记录打印出来塞到行领导办公室去的那事,是不是你干的

    我本以为她会犹豫片刻之后再回答我,没想到她连犹豫也没有犹豫就直接回道:不是我干的,我也正在寻找这个人呢。

    我的天,难道真的不是潘丽同志干的我心中也大惊起来。

    这时,潘丽问道:大聪,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我干的,我也很纳闷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呢

    真的不是你干的

    真的,潘姐,我骗你干吗

    难道难道是邓萍干的

    不知道,但我认为这事不像是邓萍干的。

    我也认为不是邓萍干的。

    嗯,邓萍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她干不出这种事来。

    是啊,应该不是她干的。

    我和老潘说到这里,我们两个人都陷入了迷惑阵,这事到底是谁干的呢百思不得其解。

    td,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让姑奶奶背了黑锅。潘丽愤愤地发着牢。

    潘姐,不要再说这件事了,人家行领导怀疑归怀疑,但人家找你谈话调动你的工作,说得很明白,是为了培养复合型人才,你不要再谈论肖娜这浪b的那点破事了。越谈论越会洗不清,最后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大聪,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不要发牢,更不要谈论,默默地接受调令,高高兴兴的去报到,这就行了。

    嗯,我听你的。

    nnd,李感性指导老子,而老子却要指导起潘丽来了,说明老子的确在不断进步了,嘿嘿。

    此时,肖娜从崔有矛办公室回来了,她现在也知道了潘丽要调往信贷部了,她一扫这几天的阴霾,变的志高气昂,幸灾乐祸起来,从骨子里散发出一副胜利者的丑态。

    潘丽也感觉到肖娜的这种挑衅,气的脸色蜡黄,双手都哆嗦了起来。

    我忍无可忍之下,连讽带刺地问道:肖娜,你有什么喜事怎么这么高兴说出来让大家共同分享一下。

    她万万没有想到老子会突然来这么一句,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尴尬地笑了笑,连说没有什么喜事,扭头转身走了出去。

    我轻轻骂了一句:什么东西,纯粹是个臭b烂虾。

    潘丽紧接着骂道:岂止是个臭b烂虾,简直就是个b烂b,还不如恶臭恶臭的女。

    我汗,老子骂人很厉害,老潘骂人更狠毒。

    你们两个骂的真过瘾,她就是个烂b。这是邓萍在说话。

    我的天,邓萍平时寡言少语,关键时刻竟语出惊人。我和老潘对望了一眼,均颇感意外,压根儿就没有想到邓萍也会这么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