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占我便宜-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十三、占我便宜

    出于同事的友爱我急忙跑上前去,举手发誓,我此时上前帮她,绝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纯粹是革命的人道主义。

    你怎么了没事吧我俯下身子问道。并没有伸手扶她,毕竟男女授受不亲主要是老子对这丫没感觉。

    哎呀,疼死我了,崴脚了。冯文青说话的声音已带哭腔,疼得脸色苍白,冷汗直冒,双眉紧皱,表情极其痛苦。我暗道:d,你穿这么高的高跟鞋不崴脚才怪呢。

    你还能站起来吗她听了我这句问话后,咬牙使劲想站起来,但瞬即又疼得坐在了地上。nnd,看来不出手援救不行了,男女授受不亲也顾不得了。

    那我扶你站起来吧听到我这句话后,她抬起苍白的瘦脸,眼含泪水,感激地点了点头。

    我伸出双手搀住她的左臂,别看她瘦骨嶙峋的,我竟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双手攥住她的胳膊,触摸之处竟没有肉感,仿佛攥住的是根细竹竿。

    我搀扶着她试着走了走,并问她是否能坚持她咬牙皱眉点了点头。

    刚下了几个台阶,她可能疼的很厉害,竟双手死死拽住了我的右臂。老子穿的是短袖衬衫,手臂上的肉被她抓了个结结实实,小丫竟吃起老子的豆腐来。

    就这样,又搀又扶下了一层楼,我突感右手臂奇疼无比,低头一看,险些得了晕血症。

    原来,这丫过于疼痛,竟对着老子嫩嫩的手臂使起了暗劲,又尖又长的手指甲都已经掐进了老子的手臂里,尤其是母食中几个手指的指甲掐的更深,鲜血都渗了出来。气的老子心中大骂:d,你丫可真是个梅超风,拿老子的手臂练起了九阴真经。

    看她那痛苦样,本想忍忍把她搀扶到楼下就完活,但手臂被她掐的越来越疼,实在忍无可忍,说道:你别掐我的手臂啊。

    啊她一听之下,仔细一看我被她掐出血的手臂,急忙一松手,我仿佛挣脱了鹰爪,本能地摔了摔手臂,这一来,她既失去了我的搀扶又失去了拽我的力量,咚的一声又蹲在了地上。d,这丫简直成了个累赘了。

    我又待去搀扶她,她的眼泪流了下来,哭腔浓浓地对我说:你能不能背我下去

    晕,刚练完了九阴真经,又他娘的开始练唐僧背白骨精了。算小爷今天霉气,碰上了你个梅超风加白骨精。

    怜香惜玉本就是老子的弱点。我只好蹲下身子,让她的两根竹竿搭在我的肩膀上,双手往后一探抓住她的两根大腿,将她背了起来。也别说,她看似很瘦,大腿上却是很肉头。本待将双爪往上挪挪,顺便摸摸她臀部的肉多不多,但想想此刻沾人便宜,未免有点沾之不武,只好双手紧紧提住她的大腿,向楼下走去。

    她将整个身子都糊在了我背上,我试了好几次,竟没感觉到她的咪咪,又将上身抖擞了抖擞,好让她的胸部贴的更紧密一些,但仍然没有感觉到。d,这丫是不是个无胸女,怎么没有一点凸起感整个儿一个直板的诺基亚,没有一点兴奋感。